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嵩山派,议事大厅
  “最近半年,江湖上多了上百位年轻俊杰,武功都不弱,专门行侠仗义,打杀绿林匪患?!”左冷禅疑惑道,“有调查都来自于哪些门派吗?”
  毫无疑问,这些所谓的年轻俊杰自然就是慕白的同学们,总计十个班级300号人,带着各自的任务,四处活动,想不引起各大门派的注意都难。
  事实上,左冷禅等人不知道的是,早已经有不少人潜伏加入了嵩山派。
  “启禀盟主,他们自称来自西域诸国,奉师命回归中原历练!”
  左冷禅顿时笑了:“中原地大物博,年轻俊杰也只有那么几十位,西域诸国能培养出那么多好手?!”
  “深入调查,一定要查清楚他们的来历和目的,若是有可能,可收入门派中!狄修,这件事交给你负责!”
  狄修就是左冷禅大弟子,深受左冷禅重视,话音落下,他就站了出来领命道:“遵命,师父!”
  这时,狄修之后,二弟子史登达出列道:“师父,林平之身怀辟邪剑谱之事已经确定,目前最新情报显示,他目前就藏在襄阳城外一座破庙里疗伤!”
  史登达外号千丈松,武功不错,乃是左冷禅二弟子。
  原著中,狄修和史登达都被刺瞎双目的左冷禅砍成两段而死。
  左冷禅高坐上首,稍一沉思便道:“林平之身怀辟邪剑谱,危害极大,这门顶级武学绝不能被其他门派,特别是岳不群那个伪君子夺去!”
  说完,他看向了嵩山派二号人物、「托塔手」丁勉道:“丁师弟,为了防止意外,还是由你走一趟为妙!不管遇到何人,只要不死就行!”
  “若是那林平之识相,愿意加入派中,可以带回嵩山,否则……就送他去和他爹娘团聚吧!”
  接着又对史登达、汤英鹗、乐厚笑道:“登达、汤师弟、乐师弟,你们也一起下山,从旁协助丁师弟,务必带回辟邪剑谱!”
  丁勉号称托塔手,实力强悍,修为深厚,之前在衡山城刘正风金盆洗手时,就曾以一掌打得定逸师太退了三步口涌鲜血。
  要知道,定逸师太可是恒山派掌门,江湖二流高手,结果一掌被击伤,足见丁勉之强悍。
  汤英鹗、乐厚同为嵩山十三太保,实力同样不弱,这三人出马基本上就算是一流高手也可以周旋一番了。
  史登达、丁勉、汤英鹗、乐厚四人点头遵令。
  这一日,泰山派玉玑子私自下山,直往襄阳而去!
  这一日,华山派岳不群再次借口闭关,南下襄阳!
  这一日,日月神教两大堂主率众下山!
  这一日,黑道帮派、绿林巨匪、世家豪族甚至转生者们,尽皆前往襄阳,谋夺辟邪剑谱,八方风雨,齐聚汉江平原!
  湖北,襄阳古城外破庙,慕白和岳灵珊就寄居在此,等待着目标出现。
  破庙之外,血气弥漫,草木残破,显然已经不止一次发生过战斗。
  “师弟,那木高峰真的会出现吗?”岳灵珊担忧道,她怕,怕等来的不是木高峰,而是江湖上的那些绝顶高手,武林巨擘。
  “师弟,咱们真不应该答应那两个人的计划,这太冒险了!”
  慕白淡淡一笑,:“世界不必担心,只要不是那几个人亲自到场,我皆能应付!”
  言语间充满着自信,哪里像是重伤之人!
  不过这却是大实话,到如今除了那黑木崖上的东方不败和那几名江湖一流高手,他慕白还真不怕任何人!
  这段时间,他已经经历了数次三流好手袭击,皆是被贪欲蒙蔽之辈,最后自然也全都成了他的经验宝宝。
  再加上他一有空就修炼易筋煅骨篇,早已经今非昔比,实力已然达到了江湖一流高手层次,也就任我行、左冷禅、向问天几人能够稳胜于他了。
  唔,或许还要加上个岳不群,听说左冷禅最近一直在找华山派的麻烦,老岳估计还是走上了原著中的老路,修炼了辟邪剑谱,踏入了一流层次。
  “那就好!”岳灵珊放下心来,忽然想起了什么,俏脸通红道:“师弟,最近我经常恶心想吐,大夫说可能是有了!”
  “怀上了?!”慕白有些惊喜,耕耘了这么久,终于有收获啦!这是他的一点恶趣味,就是想看看岳老贼认还是不认他这个乘龙快婿。
  “嗯——”岳灵珊低声道。
  慕白顿时哈哈一笑:“好好好,太好了师姐,等杀了木高峰,咱们就回华山向师父提亲!”
  这会儿,慕白还不知道岳不群已经将他逐出华山派了。当然,就算知道了也没啥,不就是华山派嘛,他还不想呆了呢。
  “嗯嗯——”岳灵珊露出幸福之色,已经开始幻想自己出嫁时的场景了……
  此后几天,风平浪静,这处破庙仿佛成了世外桃源,无人打扰,直到这一日,一位蓑衣人踏入了破庙范围。
  “逆徒,你倒是好胆色,诸多高手齐聚襄阳,你还带着我女儿花前月下!”蓑衣人淡淡道,声音充满了怒色!
  话音落下,在破庙外桃花树下手牵手踏青的慕白和岳灵珊俱是惊讶。
  岳灵珊更是惊喜叫道:“爹,你怎么来了?!”
  蓑衣人露出脸庞,不是岳不群还有谁!
  “再不来就该替你们收尸了!”他没好气的瞪了眼岳灵珊,“走,跟爹回家!”
  “师父来都来了,何必这么快就回山呢!”对于岳不群的到来,慕白没有丝毫惧怕,笑呵呵道:“对了师父,我正有一件喜事要禀告师父呢!”
  “什么事!”岳不群冷冷道,他准备先把自家女儿带走,再来解决这个唯一知道他秘密的人,只是不知为何,他看着笑吟吟的慕白,心底有些发慌。
  “师父,有个好消息,您马上就要当外公啦!”慕白笑嘻嘻道,时刻关注着老岳的神情,他知道老岳的神色一定会非常精彩!
  毫无疑问,慕白猜对了,当岳不群听到自家女儿已经怀孕的消息,当场就懵逼了,心态直接爆炸!
  “什么,你……你和灵珊她……她……”岳不群几乎是用颤抖的语气说话的,这个消息,哪里是惊喜,简直就是准备送他上天的惊吓啊!
  “灵珊,这是不是……真的?”
  岳灵珊俏脸通红,无声点头。
  咣当一声,老岳手里紧握的剑当场跌落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