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呜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
  看着双眼突出、几近疯狂、仿佛在承受着无限痛苦的劳德诺,慕白默默自语:“看来掠夺对方,会令对方感受到极致痛苦!”
  慕白再看了眼进度条:百分之九十!
  这最后的几秒钟,似乎格外难熬,不管是对慕白,还是对劳德诺!
  百分之九十一!
  ……
  百分之九十五!
  ……
  百分之九十九!
  百分之一百!
  就在这一刻,慕白就看见劳德诺双眼一翻,竟然活生生痛晕过去!
  慕白松开手掌,感受着体内的功力,惊奇的发现那从劳德诺掠夺而来的真气,已经全部转化为了华山真气,正老老实实的存储在自己丹田之中!
  操控自如,毫无半点滞涩,仿佛这些真气都是自己辛苦修炼而来!
  是无限掠夺天赋!
  将劳德诺的真气过滤了一遍,将属于他人的气息清除了!
  慕白还能说什么,只能道一句无限掠夺天赋真牛逼!
  “才过去两分钟不到,还有时间,那就把他的记忆也掠夺过来吧!”慕白低声笑道,在幽暗的房间里,显得十分恐怖!
  忽然,慕白感觉到自己莫名的有些疲倦,但处在兴奋劲头上的他浑不在意,果断再次探出手,按在劳德诺额头上,开始默默等待!
  有过一次经验后,慕白十分淡定,更是期待掠夺记忆的效果。
  一分钟,几乎是转眼而过!
  随即一大段一大堆记忆涌入慕白意识!
  神奇的是,这些记忆似乎隔着一层,并没有冲击到慕白自身的意识。
  十分钟……
  二十分钟……
  三十分钟……
  劳德诺眼珠突出,记忆被掠夺的感受似乎更加痛苦!
  终于,一百分钟后,劳德诺的全部记忆漂浮在慕白意识海中,形成了一团记忆球。
  令慕白惊叹的是,慕白可以对这团记忆球做出筛选,比如:所有关于练功的记忆、所有关于左冷禅的记忆、或者是某年某月某日的记忆等等!
  这团记忆,每被筛选一次,被筛选掉的内容就被清除。
  当然,也可以不筛选而全部吸收,不过那样一来慕白很有可能被劳德诺的记忆冲击而被影响到!
  慕白想了想,将劳德诺的所有练功记忆筛选了出来,顷刻间,就看见那团记忆球消融了大半,只剩下一颗小球。
  将记忆小球融入自身后,刹那间,慕白仿佛看到了劳德诺所有关于练功的记忆!
  初出茅庐时接触到的大路武学……
  行走江湖时从队友那里学来的一招半式……
  被左冷禅救下拜师对方后传授的几招高深武学……
  带艺投师拜入华山派后学得的诸多武功……
  ……
  不知过了多久,慕白只感觉自己手脚更加灵活了,对剑法有了更多领悟,似乎已经侵淫七八年,掌握了数种武功招式,战斗力提升了数倍。
  “掠夺记忆,竟然是这种方式掠夺,相当于把别人修炼时的种种感悟都直接掠夺过来了!”
  慕白还是忍不住惊叹,自家这天赋太牛逼了,真想知道那七个未解锁的能力是什么,难道是掠夺寿命、掠夺气运之类?!
  慕白就要站起身,但整个人陡然一阵摇晃,差点栽倒在地!
  “什么情况,我怎么会这么疲惫,都快虚脱了!就仿佛是跑了二十公里马拉松的感觉……”
  “该死,是无限掠夺天赋!”
  “这门天赋施展需要消耗灵魂力量,而我刚刚……连续施展了两次!”
  “难怪!看来以后不能连续施展!”
  “不好,接近两个小时,师娘应该要回来了!”慕白暗道一声,随即挣扎着从房梁上垂下一根绳子,将劳德诺挂了上去。
  当然,慕白没有忘记踢翻的凳子和高度,看过大量网文和电视剧的慕白,可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随后,将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忏悔书放在案桌上,只等劳德诺……断气!
  全身真气和全部记忆被掠夺一空,此时的劳德诺不仅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糟老头子,还是被没有任何记忆的痴呆,又被捆绑着挂在吊绳上,哪里还有挣扎的可能!
  几分钟后,劳德诺因为长期卧底愧对师父师娘,愧对华山派,悬梁自尽……
  半小时后,宁中则从思过崖下来,见众多弟子都已回房休息,微微颔首,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次日清晨。
  “唔——头好疼,昨晚怎么了,我记得……”岳不群六弟子陆大有捂着脑仁,疑惑的走出房门,回想着昨晚的一切,但怎么也没想起来。
  随即,他看到三师兄梁发、四师兄施戴子、五师兄李高根明、七师弟罗、小师弟林平之和小师妹岳灵珊都在摇头晃脑的走出厢房,面露痛色,不禁大为惊奇。
  几个师兄弟一番交流,皆是摸不着头脑,忽然岳灵珊嘀咕了一句:“咦,二师兄呢?”
  这时众人才惊讶发现,都快日上山头,平时早早起床的二师兄劳德诺竟然没有起来。
  “不好,二师兄肯定出事了!”梁发惊呼一声,连忙跑向了劳德诺的房间。
  慕白和岳灵珊等人对视了一眼,也跑向了劳德诺房间,然后,他们都看到了令人惊讶的一幕!
  昏暗的房间里,劳德诺吊在房梁上,竟是悬梁自尽了!
  “二师兄!”
  “二师兄怎么会……”
  众人连忙手忙脚乱的将劳德诺抬下来,可惜此时的劳德诺,尸体早就凉透了。
  “等等,这是什么,忏悔书?!”陆大有发现了案桌上的忏悔书,惊呼道。
  岳灵珊伸手接过,急忙打开念叨:“致师父师娘,以及众位师兄师弟师妹……我自幼向往江湖,然时至二十之龄都没有闯出名堂,甚至差点死于马贼刀下,所幸是左冷禅救了我,传我武功……
  自从遵从左盟主之意拜入华山派,为他打探消息,我就饱受煎熬……
  七年时间,我作为卧底潜伏在华山,和大师兄、几位师弟和小师妹快乐的生活,我就越发厌恶我这些年所做的一切……
  直到最近,我发现我坚持不住了,我感觉我要发疯……
  师父,师娘,各位师兄师弟以及小师妹,我走了,希望你们能原谅我!
  弟子劳德诺,绝笔!”
  “怎么会……二师兄怎么会是左冷禅派来的卧底?!”
  “二师兄,竟然是……畏罪自杀!”
  “二师兄拜入咱们华山派有七年了,竟然一直没有暴露?!”
  众人都不敢相信,难以自信!
  “快,把这件事情禀告给师娘!”施戴子叫道。
  众人随即醒悟,这么重要的事情,显然不是他们能够决定的,马上就带着忏悔书来到了宁中则这边,将情况汇报。
  宁中则拿着忏悔书,沉默许久道:“我知道了,这件事等你们师父闭关结束再作处理……”
  很早以前,她就从岳不群那里了解到劳德诺的身份,也是一直装作不知,没想到劳德诺竟突然自杀了。
  只是,真的是自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