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按照礼仪,番邦国王要到城门外迎接天使。
  尚泰王今天特别激动,虽然料想到了可能有什么大事情将发生。
  但是他没想到,这么快册封的天使就来了。
  尚泰王刚继位的时候就几次派人去清廷寻求册封,每次都是杳无音信。
  对于一个藩属国国王而言,没经过宗主国的册封,他的位子就缺乏法理上的依据,这意味着他随时可能会被底下的人推翻。
  但是一旦他被册封了,再有人篡位,作为宗主国的天朝就必须插手来管了,因为这相当于是在挑战宗主国的权威。
  所以当中原王朝强盛时,藩属国的政治一般会比较稳定,因为没人敢随便篡位呀。
  所以藩属国新王继位第一件事事情就是寻求册封。
  不过,尚泰王没想到这么突然间天使就到了,这幸福来得太快了!
  他赶紧让人帮他找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袍服。这套袍服已经有过好几身了。
  因为尚泰王还在长身体,所以这身觐见天朝上使的袍服每年都要准备一套新的。
  尚泰王现在就像一个被人家欺负了多年的孤儿突然间找到了自己的父母,而且发现自己的父母原来是个亿万富豪。
  “尚泰,不要紧张,要注意自己的仪态,你怎么说也是大清藩属国王。”这时一个身穿公主袍服的女子走了过来。
  这女子雍容典雅,头上梳着汉人女子的发髻,外表看上去就跟一个汉人女子别无二致。
  她是尚泰王的异母姐姐尚云公主,尚云公主的母亲本就是一个琉球汉民女子,从小受母亲的影响,尚云一直过着汉人女子一般的生活,学习汉人女子的习惯。
  不过由于老国王过世的早,尚泰继位的时候年纪尚小,所以尚云就担负起了照顾弟弟的责任。
  在尚泰王的记忆中,姐姐一直都对自己非常的严厉,所以尚泰王非常的怕姐姐。
  听到了姐姐说话,尚泰王赶紧又变得严肃起来,配合宫人们整理好自己的着装。
  然后抬头挺胸,当着姐姐的面,走了几圈,直到姐姐点头之后才停了下来。
  “嗯,可以了!王上,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你现在代表的是琉球国,不能够让天朝觉得我们跟安南那边的蛮子一样。我们琉球世代学习汉文化,一定要做大清最开化的藩属国。”尚云说道。
  “嗯,姐姐。”尚泰王郑重地点了点头,“姐姐,如果大清能够帮我们赶走日本人,我想去大清读书。”
  “好,姐姐答应你。”尚云对弟弟的决定非常的认可,琉球实在太小了,他不能把弟弟一辈子困在这个岛上,那样他就成了书上说的井底之蛙。
  尚云跟着弟弟尚泰王一起向首里城的城门外走去,后面跟着文武百官。
  宰相林文轩走在最前面,他是琉球国公认的大儒,但是他却是一个亲日派。
  他一直主张向日本妥协,每次日本人对琉球提出不合理的要求,都是他带着百官去张罗,去满足日本人。
  尚泰王回头偷偷地用鄙夷的目光看了一下站在百官之首的林文轩。
  然后微不可查地又恢复了原状。
  蔡冒带着首里城的守军在城门口站成了整齐的两列,以迎接天使的到来。
  站在百官之首,林文轩抬头看了一眼远处不断靠近的金龙旗。
  这次清国派使节前来并没有对他带来多少的震动。身为国相,同时也是琉球数一数二的大家族的族长。
  他对清国现在情况再了解不过,清国现在被国内的叛乱弄得应接不暇,哪里有精力来处理琉球的事情。
  虽然这次派遣了册封的天使,估计也是册封完了就回去了。日本人照样在琉球作威作福。
  总不能靠着使团去把日本人给灭了吧。
  身为一个汉人出身的琉球官员,林文轩也不想向日本人低头,实际上林文轩打心眼里鄙视日本人。
  他们愚昧、暴戾、自以为是,以为学到了中华文化的精髓,实际上只是在东施效颦罢了。
  整个日本现在都算不上是一个民族,因为他们的文化没有灵魂。
  随着队伍靠近,整齐的脚步声传来。
  尚泰王目测使团顶多也就两百人,但是对面走过来的气势仿佛是一支千人大军压了过来。
  尚云公主美目流转,他也听说这些年清国已经每况愈下了,为什么一支使团的卫队就有这样的气势。
  随着队伍靠近到几百米,使团的卫队中响起了一声清脆的哨音。两列卫兵在排头的带领下,迅速地往两边跑开,他们跑开的时的脚步竟然也是整齐划一的。
  多年带兵的蔡冒,看得出来这些士兵比自己的手下强多了,甚至是岛上的日本士兵都比这些卫兵差远了。
  林文轩也感到颇为惊讶,这一队卫兵的装束颇为不同,有点类似于西夷的装束。难道是清国学习西夷建立的新军?
  如果清廷能够这么做的话,倒是未必不能够重新崛起。
  远处一个长得矮矮壮壮的日本军官拿着一个单筒望远镜也在看着这边。
  “纳尼,清国人什么时候也有这样精锐的军队了。”西乡隆盛没有去江户,所以还是第一次见到淮海军的士兵。
  他惊讶于这些士兵的队列竟然走的比自己手下的士兵还要整齐。
  他一直认为在东亚只有他们萨摩藩的军队能够匹敌西夷的军队。
  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竟然看到了一队队列比西夷走得还要好的军队。
  “将军,他们这些使团的卫兵,都是专门训练队列的,别看走的这么整齐,打起仗来不一定有用,用清国人的话说就是花架子。”一名副官向西乡隆盛宽慰道。
  西乡点了点头,他显然也是这么认为的。
  “一定要密切监视好这一队人,不要让他们影响藩主的计划。”西乡隆盛对身边的人吩咐道。
  “嗨!”身旁的士兵弯腰低头答道。
  城门口,两排士兵迅速跑出前出,他们跑步的时候双手抓住步枪斜放在身前,枪口上明晃晃的刺刀,随着步兵的步伐一上一下地晃动着。
  12岁的尚泰看呆了,他闪出了一个念头,要是自己也能够穿上这一身军装该有多好啊。
  现在在淮海军的辖区内很多年轻人都是被这一身的军装吸引才去参加淮海军的。
  可是现在淮海军基本上只在农场的民兵中选拔士兵,普通人只能够去参加军校的考试,直接成为军官。
  或者是去到农场工作成为民兵,再或者先成为地方上的守备民兵。
  正当尚泰走神的时候,尚云轻轻地拉了一下他,他这才回过神来。
  只见使者身穿一袭朝服,拿出了一个黄色的卷轴。
  在尚泰王的带领下,琉球一方的人全部跪下行大礼。
  “琉球王尚泰接旨!”
  “臣琉球王尚泰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
  整个册封的过程非常的繁琐,对于尚泰王这样一个十二岁的少年来说非常的累。
  不过尚泰王全程都非常注意自己的仪态,没有一点失礼的地方。
  册封结束之后,使团被迎进首里城内歇息。
  首里城内没有专门的官舍,使团的人被直接安排在王宫居住。
  晚上,尚泰王在首里城款待使团人员。
  这次使团明面上的正使是从理藩院借来的那名官员,虽然那人在京城只是一个小官,但到了藩属国就摇身一变成了上国天使。
  这次出趟差事让他赚得盆满钵满,淮海军处给了他一大笔好处,等离开时,这琉球国也少不了好处。
  实际上使团的副使,也就是淮海军外交部的张文汉才是这个使团的话事人。
  晚上宴席的时候,尚泰王亲自想使团的主要成员敬酒。趁着这个档口,张文汉偷偷地塞了一张纸条给尚泰王。
  这一举动让小小年纪的尚泰王呆愣了一下,差点要露出马脚。
  接到纸条的一瞬间,尚泰王的小心脏就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
  他的心中既激动紧张,又欣喜好奇。
  好不容易才忍住打开的冲动。
  等到夜宴之后回到房间,他单独留下了姐姐尚云,才把那张纸条拿了出来。
  “哪里来的纸条,王弟?”尚云好奇地问道。
  “是那个副使偷偷塞给我的。”
  尚云赶紧把这个纸条打开,只见纸条上面简单写着一行字:“请求单独面见王上,有要事相商。”不过落款上却写着外交部驻琉球特使张文汉。
  尚云看了纸条之后面色凝重。两条笔直的细眉都要凑到了一起。
  她把纸条递给了尚泰王,然后问道:“王弟,你怎么看?”
  “王姐,副使要说的事情会不会跟城内的日本人有关呢!难道清国要帮我们驱逐日本人吗?”尚泰王说道。
  小孩子嘛,总是希望有一个厉害的家长来帮助自己解决自己解决不了的困难。
  “王弟,不管是什么事情,我们都必须去见这个使者,到时候随机应变吧。姐姐陪你一起去,就我们俩,不要告诉任何人。”
  说完尚云让尚泰去换了一身王宫下人的衣服,跟在自己的身后。
  从后门溜了出去,一路走到了使团住的地方。首里城不大,琉球的王宫就更小了,几步路就到了使团的住处。
  使团住的地方并没有琉球王宫的人,全部都是使团自己的护卫负责王宫的保卫工作。
  卫兵很有礼貌地拦住了尚云公主,然后赶紧进去向张文汉禀报情况,这些卫兵都是接受张文汉的命令的。
  张文汉亲自出来把尚云公主给迎了进去。
  “公主殿下,不知……”张文汉初时还没有看到尚云公主身后跟着的仆人就是尚泰王,这一行礼才发现,原来尚云公主身后跟着的小仆人竟然就是尚泰王。
  张文汉在心里给这个尚云公主点了一个赞,好感值又上升了几个点,没想到这个琉球公主不仅人长得漂亮还冰雪聪明。
  “公主殿下,请随我来。”张文汉将公主二人引到了一个会客室内,然后让人去外面守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