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尚泰王今天这么隐秘的布置,就是为了单独召见首里城的禁卫军将领蔡冒。
  别看这个尚泰王只有12岁,自小登基的他比同龄人要成熟的多。至少他的处事方式一点都不像是少年。
  “蔡将军,你知道清国跟幕府签订条约的事情了吗?”
  “是的,陛下,这件事情早就有商人将消息带了过来。陛下这件事情有什么问题吗?”蔡冒是一个军人,虽然他忠于王室,但是作为军人,他的政治敏感性还是有点差。
  “你没发现,这几天那霸那边的萨摩人的军队比以往巡逻的更加频繁了吗?”
  “所以,我觉得咱们琉球可能要有大事发生了,清国人既然已经都到了日本,那么就不可能不知道我们琉球的情况。他们有能力去插手日本的事情,就可以顺带着解决琉球的问题。”
  “蔡将军,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一个摆脱日本人的机会。我们琉球不管怎么说还是清国的正牌藩属国。在日本人手中我们早晚要被吞并,日本跟我们一样都是岛国。而清国地大物博,只要我们忠于清国,那么就能够一直保证琉球的社稷传承下去。而且跟着清国,我们琉球的百姓也会过得更好。”
  “王上,您说的都对,但是这件事情风险太大,还请王上千万不要再跟他人说起,我们禁卫军誓死效忠王上,我会记住王上的提醒,但是我觉得还是先守好首里城最重要。”
  “嗯,蔡将军说的对,我们静观其变。”
  “另外还请蔡将军暗中加强王宫的守卫,本王担心,萨摩人会狗急跳墙。”
  尚泰小小年纪就已经知道怕死,知道要首先保护自己的安全,以后必将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国王。
  那霸港的码头上,一艘商船靠岸,这艘商船上的水手数量比别的船多一些。不过在那霸港,没人会来管这些。
  这些船员就像平常的船员一样,分散开来,进入了港口城市之中。只不过他们每人的身上都背着一个包袱。
  同福客栈是一个华人开的小客栈,主要供那些长期在海上漂泊的水手歇脚之用。
  客栈分前院后院,前院的房子有一个小厅,是客人们吃饭喝酒的地方,客栈会给客人提供饭食酒水。
  客栈的老板姓胡,祖上是从福建迁过来的。大明洪武年间,朱元璋共从福建迁移了八姓人家到琉球,这些人逐渐扎根当地。
  这些人深深地影响了当地人。当华人到了琉球之后,会发现这里的人都跟福建人的生活习惯很像。
  客栈的生意时好时坏,大部分船员不会花钱上岸住客栈。只有那些跑远洋的商船,水手们在海上漂久了会上岸歇歇脚。
  而远洋商船大部分是洋人的船。胡掌柜不喜欢接待洋客人。这些人喝了酒之后经常会砸坏客栈的东西,甚至有人不付钱。
  而管理港口的日本人根本不敢招惹他们。
  不过今天客栈里面陆续住进来了二十多人,而且都是华人,他们每个人都背着一个长长的包袱。
  为首的一个中年汉子也是一个福建人。
  “掌柜的,跟您商量个事儿,我们能把这里包下来吗?刚好您这儿的房间也要住满了。空下来的几个房间,我们贴钱给您,可以吗?”这个中年汉子用带着浓重福建口音的官话说道。
  掌柜的一下子就听出了这汉子是福建人。
  掌柜的连忙问道:“这位兄弟是福建人?”
  “泉州的。”
  “哎呀真是巧了,老夫祖上也是泉州的。”胡掌柜高兴地说道。
  “我这就去关门,你们这么多人住这儿,我就是不接新客人也划算,就不需要加钱了。”说着胡掌柜就走到客栈的门口给大门上板。
  中年汉子看胡掌柜年岁大了,也跟上去帮忙。
  “掌柜的,您这店里怎么没个伙计?”中年汉子问道。
  “嗨,小店面,要啥伙计,平时客人也不多,犬子平时在店里帮忙,这会儿出去采买东西去了。”胡掌柜说道。
  他这个店铺是祖上穿下来的,不过他家中人丁不旺,传到他这里还是一个儿子,你只能再把店传给这个儿子。
  店铺门关好后,中年汉子带着手底下的人各自安排了房间,这里的房间都是同时住几个人的大通间,不过好在干净整洁。
  不一会儿,胡掌柜的老伴和闺女就把饭食做好了。饭食很简单,大盆的海鲜杂烩汤,里面有各种贝类螃蟹还有海鱼,主食是木桶蒸出来的米饭。
  汤中虽然都是些海边捡回来的贝类螃蟹,海鱼也是那种小鱼。不过汤色熬成了奶白色,也不知道掌柜夫人用了什么法子。
  闻着这味道,队员们早就食指大动了。那个中年汉子是福建人,知道福建人最擅长煲汤,在江苏这些年都没喝到过。
  中年汉子没想到在到了那霸竟然能够吃到家乡的味道。
  几十个队员都围着餐桌吃了起来。
  胡掌柜家的闺女倒是长得标志。几个队员不禁多看了几眼。
  “啪啪啪……”中年大汉在每个人的脑门子上敲了一下。
  “没出息的东西。”中年汉子小声地骂道。
  快要走到厨房门口的胡家闺女仿佛听见了一般,小碎步一踩就遛进厨房。
  胡掌柜在柜台那里也是会心一笑。这些后生仔看起来倒是蛮正派的。
  这队人是淮海军的一个特战小队,随同他们一起的还有一队情报部行动局的人马,不过那些地老鼠没有跟他们呆在一起,早就不知道钻到哪里去了。
  中年汉子名叫王乔,是这支小队的小队长。他们的任务跟那些行动局的人不同。
  行动局主要负责收集那霸这边的情报。而他们特战小队则要潜伏下来,在关键时刻做到里应外合。
  送他们过来的是淮海公司的商船,为了不引人耳目。商船在补充了食水之后就离开了。
  实际上淮海公司的船队也经常在这里补给。不过萨摩藩在琉球的这种殖民模式已经持续了上百年。董书恒没有指示,商船才不会去关注这方面。
  王乔给胡掌柜递上十块银元说道:“掌柜的,我们可能要在这里多住上几天。这些钱是另外给您的,这几天做些好的给弟兄们吃。”
  “呵呵,老夫晓得,客人真是太客气。”嘴上虽然这么说,胡掌柜还是把银元收起来了。
  这是市面上非常受欢迎的长江银元,成色比洋人的鹰洋还要好。
  正面是一元的汉字,反面是个画得像巨龙的长江图案,图案上方有长江二字。
  长江银行彻底铺开之后已经不再仿制墨西哥鹰洋。而是改为铸造自己得银元。反正清廷是不会因为这些事情找银行的麻烦。
  胡掌柜现在倒是觉得这些人不像是普通的水手。这些人出手一点不抠门儿,说话也客气。举手投足之间还有一丝正气。
  不过作为一个开客栈的,老胡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莫问来处,这最基本的职业素养老胡还是有的。
  另外一边侯浩率领的行动局的小队也登上了那霸。他们不像王乔那样在城内找个地方潜伏下来就好了。
  他们一上岸就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化妆成各式各样的人。有的扮成乞丐,有的扮成富商,有的扮成小贩,有的扮成水手,还有的扮成日本浪人。
  之所以这样,是为了方便打探消息。他们的活都是主动的,呆在那里不动,情报也不可能找上门来。
  侯浩扮演的是一个清国来的富商。他带着两个随从在各家店铺中转悠着。
  不时会跟店铺中的掌柜伙计聊聊天。看似漫无目的的聊天,集合到一起就成了完整的情报。
  通过刚才的聊天,侯浩知道了一些岛上人都知道的常规情报。比如萨摩藩在岛上驻有两千多足轻,由大将桦山溧源率领。甚至还有首里城那位小国王的一些传言。
  从这些传言中,侯浩能够感觉到这位小国王对日本人的不满。这非常符合一位小国国王的正常心态。
  换做是谁,都不想有人骑在自己得头顶上吸血。更何况是琉球这种本就没有多少资源的小国。
  “老板,赏点饭钱吧!”这时一个浑身脏兮兮,令人讨厌的乞丐凑了过来。
  “走开!”两个跟班赶紧跑上前去把那个乞丐推开。
  接触的一刹那,乞丐塞了一张纸条子,给了那个跟班。
  到了没人处,那个跟班才把纸条递给了侯浩。
  “日本人为什么突然储备物资?”侯浩自言自语道。
  纸条上的信息是,日本人在岛上的军营最近购买了很多的粮食物资,这种情况以往没有出现过。
  而且这次储备的物资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要求。
  另外一边,日本人的军营。桦山溧源正在那里对着山本清一抱怨。
  “藩主难道不相信我们的战斗力?为什么要派西乡那个毛头小子来琉球。”
  “桦山君,请你注意自己的讲话,作为一名武士不可以在背后议论家主。”山本清一是一个很传统的武士。他绝对终于岛津家的家主。
  即使是桦山溧源这样的老家臣在自己面前抱怨家主也不能够被他所接受。
  “嗨,山本君,是我说话孟浪了。”桦山溧源知道自己助手的性格,所以并不在意他这样跟自己说话。
  “山本君,让你去准备物资,怎么样了?西乡他们可是有两千多人呢。”桦山凓源问道。西乡隆盛的新军到了那霸之后,后勤物资的供应都要由桦山凓源他们负责。
  岛津齐彬这次是把岛津家的家底都给掏出来了,不仅是两千新军的装备,还有一些火炮,甚至还买了三艘炮艇。
  就连法国人都奇怪一向小家子气的日本人这次为什么这么阔气。
  岛津齐彬这次是把家族的命运都堵上了。清国人入驻日本,这对日本来说是千年未有之大变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