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这次到达欧洲的两艘船,回程的时候,除了装了一些机器设备之外,大部分的空间都用来装人。
  在阿达尔伯特亲王的帮助下,这次王韬一下子招聘到了几百人。
  他们中有不受重视的学者,有被实验拖的穷困潦倒的科学家,有因生产过剩被工厂裁汰的技术工人。
  不管是什么职业出身,他们都抱着在东方致富的梦想,踏上了漫漫航程。
  五十几岁的舍恩拜本不应该出现在这条船上,他已经超出了出去闯荡的年纪。
  他是一个化学教授,但是因为他自己发明的一样东西,让他几乎要破产。
  为了让自己的实验继续下去,他不得不答应那个来自东方的学者兼外交官王韬的邀请去遥远的东方,前者答应让他担任一个化工学院的院长。
  并且许诺给他每年不少于5000马克的报酬。同时愿意全额资助他的硝化纤维实验。
  舍恩拜一直坚信自己能够找到一种消化纤维的稳定剂。给狂躁的硝化纤维套上一个笼头、一个枷锁,让它变得温顺、可控。
  可是每次回馈他的结果都是剧烈的爆炸,大学里面将他赶出了实验室。他自己租用的实验室,也在一次次爆炸中被破坏,他不得不断地支付赔偿金。
  巨额的赔偿金渐渐掏空了他多年的积蓄。他想寻求炸药厂或者政府的资助。
  可是,大家都认为硝化纤维是一种不可控的爆炸物,根本就无法正常利用,所以没有人愿意资助他。
  很多人都在说他被接连不断的失败科学实验逼成了偏执狂。大家就像看一个精神病人一样看他。
  在他绝望的时候,一个名叫王韬的东方人找到了他。他听过王韬的演讲。他讲的是东方的炼丹术,并且阐述了火药是由这些一千多年前的炼丹师发明的,并最终传到了欧洲。
  东方的炼丹师和西方的炼金术师一样都是最早的化学家。
  舍恩拜觉得也许他应该去一下这个火药的发明地,神秘的东方大国。他有一种预感,在那里他能够遇到好运气,一举找到硝化纤维的稳定剂。
  “呃……也许我也真的是疯了。”看着越来越远的港口,舍恩拜在心中想到。
  每一个伟大的科学家都有一股这样的执拗劲儿。只要能够达到研究的目标他们会强势、也会妥协。
  ……
  前面已经说过,本应该已经到达上海的麦莲却迟迟没有出现。那么他去哪里了呢?
  麦莲这次到中国做公使是带着重要的使命的。对于这个东方的古国麦莲并不放在眼中。他觉得中国迟早也会像印度一样成为西方强国的殖民地。
  只不过这次美国赶上了好机会,伟大的天选之国美利坚也将从这个老大帝国身上撕下一大块肉,从而成就美利坚的腾飞。
  这次麦莲到东方有两件任务:
  一件是同日本签订去年约定好的《亲善条约》。
  另外一件就是努力促使英法逼迫清国换约,以清廷的一贯反应,很有可能会搪塞、拖延,最终这件事情会促使英法出兵侵略中国。
  而美国将以一个帮凶的身份出现,等英法同清国签订新的条约的时候麦莲就可以趁机跟着英法分到一杯羹。
  美国人的生意算盘打得非常精。这一波操作要是成功了,那就是空手套白狼,对美国来说是纯受益的一件事情。
  所以麦莲没有直接到上海,而是到了香港,在那里他将会和佩里的东印度舰队。
  麦莲这次来中国带了三艘战舰,加上佩里的四艘,麦莲相信有这七艘战舰,逼迫日本签约只是小事一桩。
  这三艘军舰分别是:
  Powhatan(波瓦坦号),蒸汽动力木壳巡洋舰,旗舰,2415吨。
  Macedonian(马其顿人号)风帆动力木壳护卫舰,1726吨。
  Vandalia (温达里亚号),风帆动力木壳护卫舰,770吨。
  只要英法不加干预,这支舰队可以在远东这块地儿横着走了。
  汇合了佩里的舰队之后,麦莲在香港做了一个短暂的修整,立即北上。
  麦莲并不知道,他们在香港的一举一动都在淮海军情报部密探的眼皮子底下。
  这些密探本就是董书恒派到香港监视佩里舰队的。一个冬天的时间,可以做很多事情。他们甚至都已经买通了船上的一名爱尔兰裔水兵。
  这些美国水兵在香港的这几个月可不会安分地呆在船上。他们每天都在各种馆子里花天酒地打发时间。
  不过,有一部分水兵并没有那么多钱去消费,所以就给了情报人员买通的机会。
  被买通的水兵只要提供一些舰队的消息,就能得到一大笔钱,这些钱足够让他们去找一个白人女子好好地发泄一番,还可以到赌场去碰碰运气。
  麦莲的到来,以及他们下一步的打算很快传到了董书恒的手中。回到扬州的董书恒刚好接到了香港发回来的消息。这才知道原来麦莲是去了香港。
  现在摆在董书恒面前的问题是,他在五月份之后很可能就要同俄国人大干一场。
  但是美国人北上日本,也很有可能要爆发战争。到时候淮海军不可能不出手。
  所以淮海军有可能就要面临双线作战的尴尬局面。虽然有一方是现在的二流国家。但是势必会对淮海军带来一定的麻烦。
  想不出好办法,只能集思广益了。于是董书恒将军、政的一帮大佬召集起来开会,专门就讨论如何破这个局。
  “总统的意思是最好是在三个月之内解决日本的问题,然后就能够全力对付俄国人了。所以我们不能等着美国人到日本之后碰了壁,回过头来再来算计我们。”总参谋长严仕坤分析道。
  “嗯,就是严总参谋上所说的这个问题。”
  “要我说我们干脆就跟这个美国宣战,我想他们隔着那么老远,在东方估计也没有多少兵力。”回到扬州述职的教导师师长刘青南说道。
  淮海军的攻势基本上已经结束了,彭玉麟、刘青南以及王从志、杨炳春都回到了扬州述职。淮海军下一步的动作还要讨论之后在行决定。
  针对太平军,董书恒一直在心中犹豫到底是以实力碾压过去,还是等待历史上出现的那个契机。
  他之前在天京周围做的那些事情就是为了促使这个契机提前出现。但是具体的时间不是他能够测算到的。
  所以之前部队和太平军对上之后,董书恒就叫停了淮海军进攻的步伐。
  而太平军的反应也应证了董书恒的想法。
  为了进一步的证实以及的想法,董书恒甚至安排第二师攻下饶州和景德镇,一方面能将瓷器的生产掌握在手中,另一方面也是对太平军的进一步试探。
  在这种情况下前线的太平军将领都能够忍住不向淮海军发动反击。说明他们一定是在谋划着什么重大的事情,没有时间和精力跟淮海军来上一场大战。
  ……
  “刘师长,我们如果要是主动对美国宣战的话,影响太大,英法等国可能会以为我们在向西方世界挑衅,很有可能会转向支持美国。但是美国进攻,我们被动防守就不一样了。”曾宪风反对道。
  在淮海军政府总理的位置上磨砺了那么久,老曾现在看待问题也能够使用国际眼光了。
  “老曾说的是,所以我们只能再寻找别的突破点。”
  “总统,属下觉得我们也许有一个突破点。”一直没说话的刘大海突然开口说道。
  说着他起身走到了会议室里的世界地图之前指着地图上日本和台湾之间的一个小群岛说道。
  “大家看,这里是琉球王国,他一直是我国的藩属国,到现在还是年年朝贡。”
  “现在琉球的国王是尚泰王,今年只有十二岁,国内的大权基本本上都是掌握在蔡、林、金等大家族手中。这些琉球的大家族基本上是在明朝的时候迁移过去的。当然也有一些海盗的后代。”
  “琉球的主要收入是朝贡贸易,他们没有什么特产,以前都是通过朝贡获取商品再在那霸转卖。不过这条财路后来一直被日本的萨摩藩侵占。”
  “现在的琉球本岛上,琉球王国能够控制的也就是首里城,港口那霸基本上处在萨摩藩的控制之中。”
  刘大海对琉球王国非常的了解,东海的海盗基本上都是以琉球作为一个海上的临时歇脚地。
  那霸港就像一个自由港,鱼龙混杂。商船、海盗船都能够停靠,根本就没有人管。萨摩家也只是牢牢掌控着港口的商业区。对于进港的船只他们是不管的。
  “刘司令,你说了这么多关于琉球的信息,可是具体我们该如何以琉球作为切入点呢!”董书恒以前的确忽视了琉球的价值。
  随着航海的发展琉球转口贸易的作用已经微乎其微。琉球通过朝贡获得的那么一点商品配额,连一艘大船都装不满。
  况且大清的国门已经被打开,西方国家都是直接从大清进口商品,比如说从上海、广州。
  现在的那霸主要是作为一个供船只中转休整的港口。看下地图上的位置,他正好处在一个十字路口上。
  “总统,属下想起来了,这一代的尚泰王还没有被朝廷册封。几年前琉球就来过使者,寻求册封,可是朝廷被太平军搞的焦头烂额哪有精力去管这个事情。”曾宪风突然记了起来。
  “我明白了,我们以册封的名义,派兵去琉球,如果萨摩藩从中搞事,那么正好将萨摩藩灭了,美国人的舰队要想对我们有所异动就一定要经过那霸。但是那霸要是被我们控制了,那么就相当于卡住了美国人的咽喉。”董书恒恍然大悟。
  董书恒突然想起了后世的第一岛链,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就被自己给忘记了呢。
  之前他做淮海军的规划的时候,只是考虑了琉球没有什么资源价值。所以没有把琉球放到自己优先发展的方向。
  然而,他忘记了,有的时候战略位置也是一种资源。同样因战略位置兴起的还有后世的新加坡。
  如果以后自己要想称霸太平洋的话,那么琉球就是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