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二月初十,在扬州还没捂热总统府的董书恒,又坐上了去上海的快船。
  南洋总理涉外事务衙门,简称“总理衙门”即将挂牌,他这个新任的南洋总理大臣总要去的,虽然这个衙门的班底就是原来淮海军的外交部,以后也主要是刘青北在这里办公。
  上海的变化还是那么的快。尤其是在上海县城原来的城墙之外,围绕着海关,形成了一个新的商业区,这里就紧挨着租界,方便商业往来。
  另外在苏州河畔,淮海建筑投资建设了一个别墅区。这个别墅区由长江安保提供保卫服务。而且建筑的风格非常别致。
  里面甚至有超过这个时代的物业服务。这个别墅区一出来就被抢购一空,许多上海的洋人都加入了抢购的行列。
  公司不得不紧急能加了二期项目。这可能是上海地区最早的房地产项目了。
  无论如何,这些新的建筑的出现,至少在观感上增加了上海的活力。让上海呈现出一种欣欣向荣的景象。
  吴健彰在春节之后,通过关系调到广东任职,他也算是升了,做上了广东布政使。
  不过他完全放弃了在上海的一切,估计是之前算计淮海军的事情让他心虚了。
  原来的上海知县袁祖德接替了吴健彰的位置,也算是破格提拔。根据与朝廷之间达成的默契,两江总督府在两江范围内提名的官员,朝廷一般不会驳回。
  袁祖德是旧官员中投靠淮海军比较彻底的一个,也是最坚决的一个,这次破格提拔也是对他的一种奖励。
  董书恒很喜欢用这个人。袁祖德的办事效率很高,比较有决断,擅长揣摩董书恒的心思。他对淮海军的模式也有一定的研究。
  上任之后他积极协助推进苏州、松江地区军政府的建设,甚至出手解决了了一些地方势力的反弹。有很多不长眼的地方大族被袁祖德抄家收押,让他得了一个“袁抄家”的名号。
  正是袁祖德处理地方势力上的果决,让董书恒决定以后要重用他。除了这个道台的衔,袁祖德还担任上海海关总监,上海地方军政府长官的实职。
  现在淮海军在两江非常的强势,可以说是说一不二。尤其是在这次跟朝廷的博弈中胜出。更是让江苏,尤其是苏南的各大势力想清楚了如何站队。
  广东商人因为之前站错了队已经被排挤出了上海的经济圈。
  商场如战场,战败一方没有被完全吞掉已经是对手格外开恩了。
  现在的上海,淮海公司绝对是老大哥,后面跟着浙江、江苏商人做小弟。呈现出一幅史无前例的团结局面。
  在淮海公司的主导下,在上海的各地商人一道成立了华商总会。这是个纯商业性的行会组织,不过却有效地将各地商人凝聚到了一起,做到一致对外。
  大家都在上次的贸易战中尝到了甜头,也看到了团结的力量。原来华商联合起来,就连洋人也不得不低头。
  董书恒到达上海后,上海华商总会在华夏大饭店组织了一场隆重的招待会。现在的华夏大饭店在靠近租界的地方建造了一栋巨大的西式建筑。
  这个建筑一共有五层,一层有一个很大的舞厅,舞厅的四周摆放餐桌,客人可以去四周台子上取食自助餐。
  这种方式很新颖,但是许多的中国人并不喜欢,这些老爷们都是被人侍候惯了的。
  所以就出现了一个这样的景象,大人物们现在原地聊天,一个个家仆端着盘子在四周晃悠。取好了食物再送给自己的主人。
  与会的都是上海的顶级商人,还有西方的商人,甚至连英法的公使都来了。
  英国新任公使包令已经到了上海,董书恒还没有见过。法国公使还没有变,还是布尔布隆。
  这里面有资格主动跟董书恒打招呼的也就只有此二人。
  董书恒身边跟着高兴和李存训,还有新任上海海关总监、上海地区军政府长官袁祖德。
  高兴现在是董书恒的生活秘书,要说这侍候人的功夫,宫中出来的高兴还真是拿手。不是说他做的多好,主要是人家的意识很强。
  董书恒每次都不需要讲出来,高兴就能猜到他需要什么。确实让一直以来生活上大大咧咧的董书恒方便了很多。这宫里调教出来的小太监就是不一样。
  所以董书恒现在走到哪里都带着高兴。高兴的年纪不大也就十五六岁,长的很秀气,颇有些小书童的范儿。
  当然了,情报部和内卫不会放一个存在隐患的人在董书恒的身边。高兴的身份经过了仔细的核查,并没有问题。话说清廷也没那个能力放个密探在圆明园里等着董书恒上钩。
  “尊敬的总督阁下,恭喜你又高升了。”与董书恒相熟的布尔布隆率先开口打招呼道。
  看样子,他们都很关注董书恒。当然这是废话,不关注能行吗?董书恒已经用行动证明了他能够主导与西方的贸易。而且他现在拥有官方的外交权力,可以名正言顺地跟西方打交道。
  西方这些国家其实一直希望能够跟清廷建立有效的、稳定的联络通道。
  不要以为英法真的就想以枪炮来获得利益,实际上相对于采用武力,他们更希望在谈判桌上获得他们想要的利益。
  要知道英法距离中国都非常遥远,使用武力的成本是非常巨大的,而且风险也非常的高。
  所以董书恒这次到上海建立总理衙门,英法等国都比较重视。他们都想跟董书恒搞好关系,从而为本国争取到更多的利益。
  美国公使马沙利回国之后,新的公使麦莲到现在还没到上海。按照马沙利给的消息,麦莲早就应该到达上海了。
  通过去年的合作,英法等国还是很希望能够与董书恒打交道。虽然他幕后主使了一场贸易战,让中国出口产品的价格提升了。但是董书恒比清国朝廷的那些人要开明得多,他会主动购买英法的商品,知道平衡交易差额。
  他们这些公使就是靠着给国内的工厂争取订单来换取成绩的,只有让那些国内的工厂主拿到了订单,国家才能够继续跟他们收税。
  跟清国打了那么久的交道,只有这个董书恒会把订单送到他们的手中。
  “这个年轻人,让人在跟他相处的时候很容易就忽略掉他的年龄。但实际上,在做生意方面,他比那些狡猾的犹太人还要精明。”这是包令的前任文翰在新加坡跟包令交接工作的时候对董书恒所做出的评价。
  文翰还告诉包令,绝对不能够以看待平常清国人的眼光来看待这个董书恒,他崛起的太快,就像一个迷一般。
  他对西方的了解,超过了任何的清国人,有时候文翰甚至觉得董书恒比自己都要了解西方世界。
  像董书恒这样的清国实权人物,最好和他做朋友,做合作伙伴。如果是做敌人的话,最好先从肉体上消灭他,不然他会成为所有人的噩梦。
  董书恒见和二人聊的很投机,就让人安排了一个豪华包厢。
  他实际上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二位公使相商。如果不是今天的这个宴会,董书恒也会专门安排时间见两位公使。
  包厢之内。
  “二位公使,俄国人在奥斯曼土耳其的举动,我都已经听说了,简直令人发指,这个国家自称文明世界的一员,却做出了种种野蛮的举动,实在是令人不齿。”
  “是的,总督阁下说的太好了。全世界文明世界的人们都应该一致地谴责俄国,以及他们那个野蛮的君主尼古拉一世。”虽然不知道董书恒为什么提起这件事情,但是法国一直想挑起对俄国的战争,因此布尔布隆还是马上附和道。
  一旁的包令却若有所思地打量着董书恒。
  “总督大人,俄国人和中国之间的关系也不是很好吧?”包令问道。去年,南洋水师北上跟俄国人在鄂霍茨克海干了一场,将俄国人在远东的舰队一举干掉的事情,包令是知道的,毕竟舰船上有那么多的英国教官,这个事情是瞒不住的。
  所以董书恒刚才提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包令就大概猜出了董书恒的意思,并且接着他的话茬把话题引下去。
  “是的,公使先生,俄国人在远东地区,野蛮地杀害我们的居民,公然侵占我们的领土,对于这种行径,我们不可能不做出反击。”
  此时,英法确实已经把军舰都开到了黑海,大战一触即发。
  法国的拿破仑三世并不具有其伯父的胆略,但也不害怕与俄国一战,俄国与法国相隔普、奥两国,只要普、奥保持中立,全面战争的可能性为零。
  如果在巴尔干或黑海作战,法国拥有技术优势,战场和战争规模都很有限。而且无论战场输赢法国都是赢家,神圣同盟将被拆散,《四国同盟条约》将彻底作古。法国将会摆脱孤立的局面。
  英国人同样担心俄国人的南侵会影响到英国在中东,甚至是印度的利益。
  董书恒这么说了,说明清国或者是说他本人对与俄罗斯作战有兴趣。
  “总督阁下,您这么说,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中国将向俄罗斯宣战?”布尔布隆显然有些急切了,他非常希望董书恒能够亲口说出那个答案。
  “宣战?哦,不,我们的清国和俄国接壤的边界线实在是太长了。如果是全面开战的话,对我们非常的不利。”董书恒显然也不想做一个冤大头,跟俄国人宣战不是可以,但是这得看什么情况了,他可不想给人做免费打手。
  “先生,如果我们两个国家全部都向俄国宣战,那么贵国是否愿意同我们签署一份协约,从东方出兵,牵制住俄罗斯的乌拉尔山以东的兵力。”最后还是,包令说出了三方都想讲出来的想法。
  包令和布尔布隆的心中都清楚,如果能够把清国拉入反抗俄罗斯的同盟,那么自己二人一定会得到国内的嘉奖。
  清国虽然不是什么强国,但是他是一个老牌帝国,拥有深厚的底蕴,怎么着也不会比土耳其帝国要差多少。
  “两位先生,如果真如两位说的那样,那么我可以在这里做出保证,我们将在远东和西伯利亚地区吸引超过十万的俄国军队。”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好了,我相信我们之间的合作一定会非常的愉快的。”布尔布隆高兴地说道。
  董书恒并不知道,正是他的这个决定,让英国暂停了南京条约的换约活动。
  本来就在最近,英国首相准备下令让包令主持南京条约换约。因为这份条约已经满12年了。
  内容还是老生常谈的全面开放、鸦片贸易合法化,扩大上海租界权益等等。
  但是现在董书恒提出的合作打击俄国的方案,让英法的高层更感兴趣。这样以为着他们面对的俄国兵力要少很多,战争也许可以更早地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