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洪秀全要动杨秀清不可能一蹴而就。杨秀清毕竟现在还是太平天国实际上的最大掌权着,无论是政治还是军事都压过天王洪秀全一头。
  所以从咸丰三年灭掉江南大营之后开始,洪秀全就开始思考并且着手布局除掉杨秀清。
  利用杨秀清要跟淮海军达成协议,将杨秀清安插在天京城的军队调到天京的外围去防御淮海军,这只是第一步。
  全力西征给自己打下一个稳定的后方,同时也是将自己的退路留好,这是第二部。
  联络其他诸王一致对付杨秀清,并且利用好掌握一部分天京内卫力量的韦昌辉,让其负责动手这是第三部。
  接下来就是等待时机了,等翼王石达开、燕王秦日纲处理好西边的事情,能够腾出手来了,在天京外围做好策应工作,那时才是动手的好机会。
  天京城至少目前来说还是很平静的,就连负责天京情报工作的张东旭都没有发现端倪。不得不说洪秀全这次是认真了,把事情做的非常隐蔽。
  所以董书恒目前还不知道天京的异动。淮海军也要花费时间去消化新占领的安徽和江西部分州府。
  这些新占领区,要先建立起淮海军的军政府机构,另外还要打击一部分地方势力,再拉拢一部分地方势力。
  泗州的地方豪强势力自古以来就比较强势。所谓的淮西豪强指的就是泗州的豪强。
  当淮海军第一师第二团进入到泗州之后,没有受到地方官府的抵抗,却遭到了地方豪强的抵制。
  泗州的周、王、李、薛、石、冯六大家族联起手来抵制淮海军。让淮海军的政令出不了泗州城。
  这六大家族为何非要跟淮海军过不去呢?原来淮海军修建灌溉总渠,治理洪泽湖,使得洪泽湖周边许多原来的洪泛区变成了良田。
  每次洪水过后都会在这些湖边土地上留下大量的淤泥,因此这些新出现的田地非常的肥沃。
  泗州就在洪泽湖西侧,当地的地方势力当然也想染指这些土地。但是被淮海军非常不留情面地拒绝了。
  淮海军为了防止土地被侵占,将这里都开辟成了农场。有了农场自然要招工,由于淮海军农场的待遇较好,所以很多豪强地主家里的佃农都跑到农场去做工人了。
  这样地主家的田没人种了,只能够降低地租从外地再招募佃户。但是农场的示范效应非常的强,不断地吸纳着无地农民的加入。
  因此淮海军的农场跟泗州豪强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
  一些地主豪强用上了之前东台地区地主用过的办法,擅自侵占农场的土地,组织农民到农场闹事。不过农场的民兵可不是吃素的。
  淮海军的新农场都会抽掉老民兵加入,尤其是建立在泗州这种淮海军影响力薄弱的地方,调拨老民兵的比例会非常高。
  地方豪强之间的械斗基本上都是人多欺负人少,因此六大家族一上来就组织里四五千人,浩浩荡荡地就向着农场推过去。
  当这些人拿着各种各样的兵器,甚至农具推进到农场的哨卡时。看到的是整齐的三排拿着火枪的民兵。
  这些民兵身穿农场的军绿色工服,带着农场特有的带檐布帽,身上还挂着手榴弹。
  一个拿着铁皮扩音器的民兵团长喊道:“乡亲们都停下来,不要受那些地主的蛊惑了,如果地主威胁你们,就到我们农场干,农场职工不用交税,每月都有工资拿,有平价粮食卖,子女还能进农场学校读书……”
  地主:“不要听他们蛊惑,都是骗人的!”
  “不要再往前走了,跨过那条红线我们就开枪了,你们死了家里的婆娘还有娃子怎么办?”
  地主:“不要担心,他们不敢开枪的,死了人官府会来找他们麻烦的。”
  “我们农场是属于总督大人的,官府不会插手农场上的事的。”
  豪强家的家丁们赶紧嗷嗷叫地裹挟着这些百姓向农场冲去,呐喊声盖过了那名农场民兵团长的喊话声。
  很快冲击的人群就跨过了设定好的警戒线。
  “砰砰砰……”民兵碎发枪整齐的枪声响起。枪声和硝烟交织在一起,声像感十足。
  跑在最前面的家丁瞬间齐刷刷地倒下。后面的人群一看这种架势,立马扔下手中的家伙事儿,转头就跑,不是说好了对方不敢开枪吗?
  民兵也没有上前追击,都是些愚昧无知被蛊惑的百姓,淮海军不屑于多造杀孽。
  要想治理这帮子地主豪强,淮海军有的是一套办法。
  等到第一师第二团进驻泗州之后,这些豪强乖了很多,开始搞消极抵制这一套。这些豪强很多都是传家几百年,在地方上的势力根深蒂固。老百姓出于多种原因不得不听从他们的话。
  这些人不出头,军队还真不好拿他们怎么着,最后还是董书恒拍板派出了特战队,把这几大家族的核心全部拔除。
  不过董书恒也没有多造杀孽,而是把这些人流放到了库页岛去。
  这些地方上的事情还都是小事。现在已经开春了,远东地区,俄国人反击时间快要到了。
  董书恒还不知道,尼古拉一世在一月初的时候批准了一份远东报复计划。
  这份计划将从贝加尔湖、西伯利亚地区调集五万哥萨克骑兵进攻清国的黑龙江地区,因为沙皇认为远东地区的事情是清国做下的。
  当然他相信是清国在英法的支持怂恿下作出的,因为清国根本没有什么海上的力量,而且报告上显示那些清国人的舰船都是英国样式的。
  所以尼古拉一世相信清国一定是跟英法结成了同盟,与他们东西两个方向夹击俄国。
  强大的沙俄如何能忍受一个落后愚昧的清国的挑衅。因此尼古拉一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要两线开战,他坚信凭着俄罗斯在乌拉尔山以东的十几万兵马完全能够打下清国的黑龙江。
  要知道俄国人眼馋黑龙江流域已经很久了。在近两百年前俄国就试图侵占黑龙江流域,但是那一次尝试失败了。
  不过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俄国已经成长为欧洲大国,而清国却逐渐没落了。
  从他们向英国人投降就能看出端倪。说明这个远东大国已经失去了昔日的荣光。
  这个清国也许现在连土耳其都不如,土耳其还有勇气跟强大的俄国开战。尼古拉一世相信只要自己的大军开到黑龙江就能够一举拿下这片肥沃的土地。
  伟大高贵的俄罗斯人将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繁衍生息。那些低贱的黄种人就跟美洲的印第安人一样,如何配得上这么好的土地呢?
  既然俄国的徽标是一只双头鹰,就应该两头都要硬。这些年俄国人把太多的经历放在欧洲了,虽然博得了一个“欧洲宪兵”的名号,但是并没有获得多少的实惠。
  还不如去欺负清国这个懦弱的腐朽的国家。去占领实实在在的土地,温暖而湿润的土地。
  尼古拉一世在命令中任命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为远东派遣军总司令,在五月份黑龙江化冻之后从赤塔地区率领五万正规军还有五万民兵沿着江面顺流而下,向黑龙江流域一路平推过去,杀光那里的黄皮猴子,为远东海军报仇。
  这个时候在庙街,人们熬过最严寒的两个月。在零下三四十度的天气里,连撒尿都得躲在温暖的木屋里解决。
  一些南方来的士兵,这下算是看够了雪。有些低洼处的木屋几乎都要被积雪掩埋起来。
  这还是在庙街,这里三面环山靠着海边,有山峰稍微抵挡一下北方吹来的寒流。有大海稍微调节一下温度,天气还不是那么的恶劣。
  听林子的鄂伦春人讲,再往北去穿过外兴安岭,都是平原地带,那里的气候更加严寒。有时候就连驯鹿都有可能被冻死。
  “我的个亲娘嘞,终于能出来透口气了!”今天是个大晴天,进入了二月份,白天的气温偶尔能够回到零下十度左右,人已经能够出来活动了。
  林威率领的骑兵旅到了庙街之后天气就开始转冷了,他们只来的得及做了一段时间的适应性训练就得猫在屋子里。整天除了睡觉就是吹牛打屁。林威没办法就让士兵们天天学习文化知识,这可苦了这帮子响马出身的骑兵。
  可是没办法,淮海军中要想上升做军官,必须要识字,有知识才行。军官晋级,文化考试是要保底通过的。
  还好他们随船来到庙街之后,扩建了很多的建筑物。不然人可以挤一挤,战马的体型大,可需要很多的马舍。要是没有这些马舍,这些蒙古马估计也要冻死很多。
  庙街农场、伐木场的工人也都停止了一切活动。就连捕鱼队都停了下来。
  今天,大家终于可以从木屋里出来放放风了,说得难听一些,好多人就像刚释放的囚犯一般心情舒畅。
  “二牛,听说你撒尿把那玩意儿给冻坏了?”一个士兵哈着气跟另外一个士兵开玩笑道。
  “放你娘狗屁,老子只是尿了个冰溜子出来,咋的啦,老子的家伙事儿好着呢,可惜没办法跟你试试。”另外一个士兵也不甘示弱,直接给怼回去了。
  林威也没让这些人闲着,一部分人在当地人的带领下去四周巡视一番,外围有些小型的堡垒哨所,要定期巡视,不然给敌人端了都不知道。
  还有一部分人清理庙街的积雪,反正这些人憋了一个冬天的力气没地方释放。
  捕鱼队的人要去江面上冬捕,需要大量的人手,伐木队的人全都支援过去了。
  大家吃了一个冬天的咸鱼,现在也想换点新鲜的尝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