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董书恒在咸丰四年二月五日回到了扬州,他坐的是快船,走的运河,比大部队先一步回来。
  这一个月南方也发生了很多大事。
  1月15日,太平军胡以晃部攻克庐州,逼死湘军的创始人,太平军的老对头江忠源。
  江忠源的崛起和太平军息息相关。
  太平军起义的时候他只是一个县令。在当时来说,这江忠源的官职,那真是一步一步打下来的,可比曾国藩的名气要更大,他才是正宗的湘军创始人。
  当年,太平天国刚起事之初,钦差大臣、大学士赛尚阿赴广西镇压太平军,江忠源随军征讨,得到副都统乌兰泰的特别器重。
  特意命令他回湖南老家组织一支军队,这就是后来大名鼎鼎湘军的雏形班底,一开始只500人就奔赴广西剿匪。
  当时,太平军兵锋极盛,屡破清军正规部队,把提督向荣、都统乌兰泰等率领的军队打得抱头鼠窜,溃不成军,一直由广西杀向湖南。
  1852年,太平军突围北上,进犯桂林,其时,都统乌兰泰战死,向荣也只能对太平军尾追。
  江忠源闻讯后,在家乡再次招募1000多士卒,独领一军扼守鸬鹚洲,三次大败太平军,解除桂林之围,咸丰皇帝大喜,认为所谓的正规部队还不如人家的乌合之众,因此,把他被擢升为知府。
  后来他又率军赢得了长沙保卫战的胜利,被授予二品顶戴。就这样江忠源一年时间从县令成为了一方巡抚。后来太平军东入江宁建都之后,派兵进攻江西南昌。
  江忠源帅军支援南昌,保住了南昌城,逼的太平军退兵北上。
  石达开到达安庆之后,改变策略,让胡以晃北上攻打安徽的临时省会庐州。庐州再次告急。
  清廷遂命令江忠源为安徽巡抚,坚守庐州,并且派遣援军支援。
  一路援军是淮海军,淮海军根本就没有把清廷的要求放在心上。董书恒还想借太平军的手把湘军的势力彻底赶出安徽呢。
  另外一路是陕甘总督舒兴阿的五千清军。可是舒兴阿速度太慢,直到庐州城破都没有赶到。
  太平军攻打庐州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一开始的进攻并不顺利。东王杨秀清和淮海军秘密停战之后,天京又为安徽派出了援军,胡以晃才占了优势。
  胡以晃以城外民房为掩护,挖掘地道。江忠源督军从城内对挖,先后将太平军攻城地道破坏九处。
  太平军虽曾两次炸塌城墙,但均未能攻入。其后,太平军改用新法,“于南门月城之旁,另掘数处,形如曲突,又叠为上下层。戒曰:初发时,闻声不必相应,俾其用力堵之;堵而后发,则无及矣。”
  1月14日夜,大雾迷漫,咫尺不辨,上层地雷轰发,毁城墙五六丈,守城清军连忙抢堵,不久,下层地雷又发,乡勇争相下城,投奔太平军,清军惊恐大乱。
  太平军攻击部队乘势由缺口冲入,守军纷纷溃退。与此同时,小南门、小东门方向的太平军也缘梯而上,攻入城内,与清军展开巷战。
  至15日晨,守城清军全部被歼,知府胡元炜降,庐州城为太平军占领。江忠源不愿意投降太平军,投水自尽。
  当太平军攻进庐州城时。刘青南率领教导师也占领了滁州和和州,两地的清军之前都被调去支援庐州,并且已经被太平军消灭。
  王从志率领的第一师一部也成功地拿下了凤阳府、泗州和颍州。将部队推进到了定远、凤台、颖上一线。
  太平军攻破庐州以后,没有东进和北上,而是乘胜进军庐江、六安、潜山无为等州县。
  这样庐州东至长江为线,以北为淮海军的地盘,以南全部被太平军占领。
  在南边,太平军也终于打下了碰了几次钉子的南昌,南城城内的一帮江西官员除了少数投降,其他全部被杀。
  淮海军第二师也占领了广德、宁国和徽州以及江西的广信府,并且收复了之前在太平军手中的饶州、景德镇。但是江西以及安徽南部的其他地方全部为太平军占领。
  这样太平军自江宁往西往南全部连为一体。并且占据着安徽、江苏、江西三省的省会。
  淮海军在董书恒的命令下,也停止在了当前的战线上没有动弹。
  太平军也十分默契地没有主动挑衅淮海军,就连之前淮海军趁着太平军全力进攻南昌的时机占了饶州、景德镇这件事情都没有发动反击。
  因为天京城中现在正在酝酿一件大事。
  定都天京以后,太平天国主要领导人之间嫌隙日生,杨秀清、韦昌辉、石达开等各自结成自己的势力集团,进行争权夺利的斗争。
  东王杨秀清掌握大部分军政实权,其骄傲专横的作风扩大了他和洪秀全、韦昌辉、石达开、秦日纲等的矛盾。
  自从跟淮海军牵上线以后,东王杨秀清的实力更加雄厚,不仅天京城的守卫力量都是他的手下,而且还通过金钱拉拢了一些西征的将领。
  这些人有石达开的部下,又有韦昌辉的部下,甚至还有天王洪秀全的人。
  这件事情让诸王站到了一个相同的立场上。
  在天京城欢度春节期间,诸王相聚天津城。宴席之上,天王提起了金田起事的时候,大家兄弟齐心,同甘共苦的艰难日子。还提起了,天国最早的传教者南王冯云山。
  并且洪秀全隐晦地提到冯云山的死颇为蹊跷。
  这实际上是一桩历史迷案,后世很多人认为是杨秀清设计害死了冯云山。
  这件事情让杨秀清离开宴席的时候心中颇为不快。
  是夜,一个瘦削的年轻人悄悄地来到了北王韦昌辉的后门。
  北王府的长史段泉亲自过来打开了们。
  “黄丞相,请进!王爷正在等您。”
  来人正是天王洪秀全的铁杆心腹黄浩。自从确认了自己不可能娶得到杨兮妹之后,黄浩就把杨秀清当成了自己得头号敌人。
  如果能够帮助天王除掉东王这个内部大敌。那么他黄浩很可能就会因此而一举封王。所以在除去东王这件事上黄浩非常的上心。
  北王府今天晚上把下人们都以各种理由给支开了。因此,黄浩一路到了韦昌辉的会客室,除了带路的长史没有一个外人。
  进得房内,段泉留在了会客室外面。
  “嘎吱”一声,段泉顺手把门儿给关上了。
  厅中坐着一人身材矮小,显得有些文弱,身穿明黄对襟袍服的男子。正是北王韦昌辉。
  了解韦昌辉的人都知道不能被这个人的外表所蒙蔽。韦昌辉指挥作战异常骁勇,而且此人心机深沉、阴险狡诈,花花肠子特别多。
  “黄丞相,天王陛下有什么旨意?”韦昌辉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他此刻心中激动不已。积累在心中的对杨秀清的仇恨几乎要决堤而出。
  韦昌辉还记得自己派部下张子朋乘船上犯湖北。张子朋建功心切,与友军争船只。杨秀清即以失责罪杖打韦昌辉。韦昌辉被打得皮开肉绽,旬日不能起床。
  最过分的是杨秀清的一个小妾的哥哥与韦昌辉的哥哥争夺房产,杨秀清要杀死韦昌辉的哥哥,却不亲自动手,转交韦昌辉处理。韦昌辉无可奈何,被迫将自己的哥哥五马分尸。
  可以说韦昌辉心中对杨秀清的恨已经积累到了一定程度,让韦昌辉自己心理上都要扭曲变形。
  黄浩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明黄卷轴。韦昌辉刚要起身下跪,就被黄浩扶住。
  “北王不必如此,即是密旨,天王陛下说了,让北王自己看就好。”黄浩略带谄媚地说道。
  韦昌辉接过密旨之后认真地看了起来。越看下去越激动,以至于他的拿着圣旨的手都有些微微的抖动。
  “臣接旨,陛下万岁万万岁!”韦昌辉对着天王府的方向行了一个大礼。
  ……
  董书恒还不知道自己的小翅膀一扇,把原来的天京事变提前了两年。
  江南大营的提前覆灭,以及太平军在安徽江西取得的胜利,都让洪秀全自信心爆棚。加上北伐军在北方也传回了攻到北京的喜讯。
  更是让洪秀全觉得清廷气数已尽,太平军的胜利指日可望。
  在取得最后的胜利之前,洪秀全必须要出去自己帝位最强的潜在敌人,一个在自己内部的敌人。
  自从江南大营覆灭之后,东王也日渐骄纵。先是让天王封其位万岁,又要求封他的儿子为万岁。
  加上黄浩等身边近臣,一直在天王面前罗织东王谋反的事实,让洪秀全信以为真。
  比如黄浩声称,杨秀清准备把自己的妹妹嫁给董书恒,以换取和淮海军合作共谋天国大权。这件事说得就有理有据。
  杨兮妹第一次被淮海军俘虏后又被放回来,这件事情可以证实。
  杨秀清跟淮海军之间有合作,这也是有据可查的。不然东王哪来的那么多的粮食物资。收来的丝绸瓷器又是卖给谁呢?
  之前跟淮海军谈判,那个烧炭工为何偏偏让他的妹妹去扬州谈,而且淮海军还那么容易就答应了帮助太平军运送物资。为此还被清妖给整治了一番。
  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洪秀全越来越相信杨秀清一定在与淮海军商量着什么阴谋。
  所谓攘外必先安内,淮海军可以先放一放,必须先把杨秀清给解决了,否则两者里应外合,自己一手建立的天国可能就要葬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