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李知府回到府衙,刚要跨过门槛,突然城墙边传来了接二连三如雷般的爆炸声,那声音接连不断,仿佛神兽渡劫一般。
  李知府被吓得一脚拌在门槛上,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一旁的差役护卫赶紧上前去将他扶了起来。
  “快……快去请刘知县!”李知府被吓得有些哆嗦了,结结巴巴地说道。
  苏州号巡洋舰上,董书恒正在饶有兴味地欣赏着舰炮齐射城墙的震撼场面。
  海河距离天津城南墙只有不到一千米,正好在舰炮的射程范围之内。这个距离上射击城墙,对于南洋水师的炮手来说就跟打靶一般。
  “尊敬的总督阁下,你们为什么攻击自己的城池?”水师顾问戴维小心的地向董书恒问道,他已经知道这位将军升任了这个国家最有权力的总督。不过看到董书恒下令攻击天津城,戴维在想这是不是中国一场新的内战的开始。
  “哦,戴维,放轻松些,只是这座城中出现了叛贼,我们这次北上就是为了帮助我们的政府剿灭叛匪的。”董书恒认真地说道,仿佛他说的就是真话。
  “戴维,我对你们为南洋水师作出的贡献表示由衷的感谢,我对你个人的专业水平也非常的佩服。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的合同到期后我想聘任你到我们的海军学堂担任总教习。”
  “谢谢你,总督阁下,我非常乐意。”戴维说道,他现在回到英国基本上没有什么前途,还不如留在淮海军多赚些钱,等以后回到英国购买一个庄园养老。
  打发走了戴维,董书恒终于可以安心地欣赏舰炮轰鸣了。只见炮弹在城墙上炸开,仿佛一朵朵争相盛开的巨大花朵。城墙上的清军除了被炸死的,大部分已经逃离了城墙。
  这种带着爆炸的猛烈炮火,他们从来没承受过,这与太平军的战斗不同,双方厮杀在一起,互有死伤。
  现在的情况是他们只能看到炮弹从远处普天盖地地飞来,城墙上的火炮第一时间就被炸坏了了,根本就没办法反击。这种情况下除了逃离城墙,清军什么都做不了。
  守备天津城的参将已经不知所踪,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炸死了。
  “刘司令差不多了,不能再浪费炮弹了,集中火力把城门炸了就好了。安排步兵开始登陆。”
  刘大海还有些意犹未尽,可是他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董书恒可是知道海军花了自己多少钱。这么多钱要是投到陆军,他可以养活好几个师了。
  身着黄绿色迷彩的陆军士兵在登陆艇的运输下,缓缓登岸。
  淮海军的迷彩是采用套染的方式染出来,使用的布料是混纺了麻线的棉布,麻线可以增强布料的强度。
  当然比不上后世的军用迷彩服,甚至连后世工地上工人经常穿的那种都不如。但是其隐蔽性、实用性,还是比现在欧洲的主流军服要好的多。
  尤其是英国的龙虾服,把士兵勒得跟个芭蕾舞演员似的。穿着这样的军服,士兵上战场上就如同企鹅一般步履缓慢。
  先登陆的步兵迅速占领了对准海河一侧的城门,然后就是清理城墙上的残敌。这时城墙上的还剩下的清军基本上都是受伤的,早已经都没了战心。
  “总统,你准备好如何收尾了吗?弄不好就与清廷翻脸了。”刘大海担忧地问道。
  “不怕,我们现在可是光脚的,清廷才是那个穿鞋的。”董书恒说道。
  加上董书恒后来带出来的一个团,这次淮海军共有三个步兵团以及一个炮兵团,另外还有一个陆战团,不过陆战团有一个营留在了大沽口守卫炮台。
  这样淮海军陆军在一起也有将近一万人了。这一万人马摆在城墙与海河之间的空地上也是密密麻麻的一片。
  李知府终于在府衙等到了一脸煞白的刘知县。
  “知府大人,这可如何是好,淮海军火炮犀利,我听逃回来的兵丁说,淮海军已经夺取了城门。”刘知县一见到李知府倒是先问起来了。
  李知府一听就知道自己要问主意是找错人了。
  “这样,我们把城内的富商士绅都找来,问问对策。”李知府说道,他刚才拒绝淮海军的时候可没想到问旁边的士绅富商,现在出了事情倒想起人家了。
  “孙参将人呢?快让他去阻拦一下淮海军。”李知府问道。
  “报告知府大人,刚才有人来报,孙参将人不见了。”一个衙役禀报道。
  李知府差点跌坐地上,这可如何是好哦。衙役去请那些士绅富商,可是家家都是大门紧闭,这个时候没人愿意再跟这个知府胡闹了。
  “嗒嗒嗒……”急促的马蹄声响起,淮海军的一个骑兵连迅速把知府衙门给包围了下来。
  “你们这是要造反吗?”李知府还要叫嚣,对着封锁知府衙门的淮海军士兵叫道。
  不过这个时候也就他一个人在叫了,衙役们看到这么多凶神恶煞的士兵围住了知府衙门,早就已经逃之夭夭了,刘县令躲在一边瑟瑟发抖也不敢出声。
  没人说话,两个士兵跑上前去,将这个知府给绑了起来,顺势还把他的嘴巴堵上了。
  刘锦文跟大多数人一样回到家中就闭门不出,他在考虑自己到底该怎么做。但是一直以来对朝廷、官府的畏惧,让他犹豫不决。
  直到城外的炮响了,他才最终下定了决心,终归要选择一边站位,清廷?当然不是,朝堂上那些文官只会用自己,但是不会看得起自己,用完自己之后肯定是弃之如敝履。
  所以他只能选择董书恒。不知为何刘锦文隐隐觉得董书恒就在城外的军舰上。
  如果仅仅是淮海军的下属,如何会这么果决地下令开炮呢?这边才说完,那边炮弹这么快就打出来了,说明一定是淮海军的话事人就在船上。
  而这个话事人是谁就不言而喻了。
  “快去备轿,送我上城,另外通知各家富商士绅随我一同去城外迎接淮海军。”刘锦文对一个管家吩咐道。
  刘锦文不知道是,董书恒仅仅让人占了知府衙门而没有直接率军进城,就是在等他。
  董书恒不想让淮海军以一个占领者的身份进入天津城,而是希望以一个拯救者的身份进入。
  天津城是北方的一个重要商业中心,里面住着大量的富商巨贾。董书恒并不需要他们的银子,当然他们主动投献的董书恒也不会拒绝。
  董书恒最看中的是这些人的人脉以及手中掌握的商业网络。这里所说的人脉不是与地方官员的人脉,而是与地方胥吏势力的人脉。
  董书恒记得清末有人说过:“汉唐以来……西汉与宰相、外戚共天下,东汉与太监、名士共天下,唐与后妃、藩镇共天下,北宋与奸臣共天下,南宋则与外国共天下,元与奸臣、番僧共天下,明与宰相、太监共天下,清朝则与胥吏共天下。”
  清朝地方上胥吏的势力根深蒂固,很多地方官员都是被胥吏幕僚架空,应该说这些人才是地方州县上的真正掌权者。
  但是不能说幕僚胥吏就是坏的,他们中不乏很多有能力者。之所以历史上对胥吏多有诟病,那是因为历史都是官员记录的。另外胥吏的待遇很低,难免会用一些方式去敛财,但是根子上还在于他们的待遇得不到保障。
  淮海军的军政府就是拉拢吸收了一大批胥吏,并加以改造,才有现在淮海军军政府的高效运转,淮海军转化他们的方法就是使用培训加上待遇。
  曾宪风本身就是一个老幕僚,因此他非常了解这些人,知道这些人的心理需求。
  所以淮海军军政府给他们堪比官员的薪酬待遇,比官员还顺畅,而且更加可预期的上升通道,随着淮海军的扩张这些人的上升通道就越高。
  同时淮海军给了他们最为重要的——尊重,在淮海军治下,他们就是军政府官员,哪怕是一个乡镇的军政府官员,也是一样的官,同样纳入淮海军政府的内部品级,不再是低于县官,永远不入流的小吏。
  这让这些人进入淮海军之后爆发出了他们的全部的理政能力。加上淮海军有相对公平的考核制度,以及严格的监督审查制度。使得淮海军的军政府至少目前来说是一个廉洁、高效、积极进取的政府。
  董书恒在苏州号巡洋舰上接见了刘锦文。这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中年商人,穿着长衫棉衣,外罩锦袍,身材不高,眉宇间透着一股忠厚气。
  “草民刘锦文,参见总督大人!”刘锦文显得很恭顺,一眼就认出了董书恒。
  “哦,快请起,刘员外,你如何认得本官?”董书恒微笑着问道。
  “大人,人中龙凤,英气外露,草民虽然眼拙,但还是能够认得出大人。”
  “你倒是很会说话,也是,做商人的又有几个不会说话呢?”
  “刘员外,来见本官不知是何要事?”董书恒问道。
  “草民是代表城内士绅商人前来欢迎大人率军入城。”这就是刘锦文的投名状了,让淮海军得到天津士绅百姓的接纳。
  “你能代表天津的士绅商人?”董书恒眼睛盯着刘锦文,严肃地问道。
  “草民不才,在天津士绅商人之中还有些许威望。”刘锦文这是在向董书恒展现自己的价值了。
  “好,刘员外是个畅快人,不过说实话,我淮海军确实只是路过天津。刘员外你先站出来欢迎我们淮海军,难道不怕朝廷事后追究你的责任?”
  “刘锦文愿意追随大人,绝不会反悔。”刘锦文深深下拜。
  刘锦文在进行他人生的又一次赌博,赌赢了也许就飞黄腾达,赌输了则可能家破人亡。
  大部分成功的商人都是不折不扣的赌徒。但是他们不会盲目地去赌,他们会根据各种条件做出自己的分析判断。
  现在刘锦文就是在对比董书恒跟清廷。一个小而蒸蒸日上,充满活力,一个大而日渐臃肿,死气沉沉。
  这次清廷针对淮海公司的事情他也是知道一些,稍微聪明一点的人都猜得出来,这是针对淮海军的打击报复。
  联系到之前太平军劫掠淮海公司物资的事情,他大概能够把这件事情理清楚。结合董书恒现在突然升任总督,不难猜出朝廷这次是输了,也就是说淮海军以小博大还赢了。
  这对于蒸蒸日上的淮海军来说是一个转折点,一个压过清廷一头的转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