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吕飞燕离开扬州之后,带着补充的物资回到了淮北。
  在淮北的5000多太行纵队的士兵已经整装待发。淮北地方上的产业全部移交给了淮海公司。这里将会成为徐州的侧翼缓冲地带。
  吕飞燕将士兵带到了微山湖畔约定好的地方,这里已经有一支大型船队在此等候。
  按照总参的意见,他们将会乘船到达直隶。运河之上基本上都是淮海军的眼线,同时通过夜间运输的话,不容易被清廷发现,而且运河经过的山东地区也算是半个淮海军的地盘。
  这次奔赴太行山区的全部都是精挑细选的精锐,稍微差一些的都被留在了淮北的农场中。
  转移之前太行纵队也做足了工作了,再三强调了转移过程中的纪律。
  船只昼伏夜行,在两天之后到达沧州泊头镇以南,这里就是此次船运的终点,再往北去就会被围攻太平天国北伐军的清军察觉。太行纵队在此下船,连夜马不停蹄西进,一路绕开重要城镇。
  在安平县兵分两路,一路杀向阜平县、一路前往平山县,终于在清廷反应过来之前,到达目的地。
  阜平和平山二县并不像涞源县和井陉县那样位于连接太行山东西两侧的要道上。这两个县先相对闭塞、贫穷,同样的,清军的力量也非常薄弱。
  现在清军的主力都在天津周边。直隶的西部只在一些重要的位置有兵力把手。一些小的地方更是只有少部分的地方团练守护。
  天色漆黑如墨,山道两旁的大山仿佛是蹲守道旁的天神一般,形状各异。山道上却雪白一片,到处都是未融化的积雪。
  太行纵队的100多名特战队员穿着厚厚的鸭绒棉袄,身上披着雪白的披风,在满是积雪的的山道上快速的移动,站在远处根本就看不到这一队人。
  阜平县是一个小县,地处山区,又不在交通要道上,商贸十分落后,县城之内只有1000多的人口,整个县城的守卫力量就是300团练,这还是从各个乡镇抽调拼凑出来的。
  县城依山而建倒是易守难攻,不过毕竟是小城城墙只有四米多高。
  因为直隶在闹发匪,所以城墙上倒是有驻守的团练,但是现在正值冬季,守夜的团练全都躲在碉楼中烤火。
  也不能怪这些团练,他们都是为了一口饭被地方士绅招募的山民,根本就是没有一件厚实的棉衣。
  负责今天守夜的领头的叫方九元,是阜平张家的家丁头目,此人以前也是沧州城的数得上号的高手,现在挂了县城团练百总名号。只有他身上穿着一件皮裘,偶尔还会到城墙上转上一圈。
  方九元还是比较尽责的,半夜的时候,还能到城墙上转转。
  为了取暖,方九元夜里喝了太多的热茶,这会儿突然感觉尿急。于是方九元就取出鸟对着城垛外面放起了水。
  他不知道此时的墙根处蹲着10名包裹在白披风里的特战队员。
  方九元放出的水柱正好越过潜伏的特战队员,落在了墙根外面的雪地上。
  城墙跟,钱枫作为这个小队的小队长,带领着九名队员负责解决碉楼里的敌人,为后续第二波人上城墙扫清障碍。
  钱枫的耳朵贴近城墙,注意着城墙上那人的一举一动。
  刚才那人在城墙上停了下来,着实让钱枫的手心捏了一把汗。
  他们每人的手中都有一把用特种钢打造的手弩。这是兵工厂专门为特种作战打造的。
  现在还没有消声器一说,特种作战要想做到悄无声息,还是要使用冷兵器。因此董书恒专门让兵工厂用特种钢铁打造一批反曲手弩,这种手弩臂短,方便隐藏,而且威力是普通手弩的几倍。
  “艹,老子在心里紧张了半天,原来就是一泡尿。”钱枫在心中吐槽道。
  脚步声再次响起,方九元往碉楼方向走了回去,即使穿着皮裘,在外面也差点要把他给冻透了。山风中夹杂着一些雪沫子,打在人脸上就跟刀片子一般。
  刚才方九元在撒尿的时候,不知为何心中有一种悸动。他隐隐闻到空气中有一些味道。行走江湖多年,老方也是有几分看家本领的。
  不过他的鼻子今天冻僵了,不然老方仅凭着那点味道就能够分辨出周围有没有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是在心中有些怀疑。
  回到碉楼之后,他没有马上睡觉,而是留心听着外面的动静。
  钱枫那边又等了一阵子,才下令让手下活动一下身体,在墙根趴得久了,即使他们穿着鸭绒服都无法避免身体被冻得僵硬。
  方九元在火堆旁想了好久,刚才那究竟是什么味道呢?他回想起自己经历中闻到的各种味道。
  “对了,好像是鸭子味,阜平县中有一条沙河流经而过,河边就有农户养鸭子,那鸭子可不就是这个味道吗?可是城墙边上为什么会有鸭子的味道呢?”方九元百思不得其解。
  方九元突然心中一紧,把耳朵贴在了墙壁之上,耳中传来了脚步声,这种脚步只有高手才能走的出来,走的时候是用脚掌着力,一般人根本就听不到。
  也就是方九元多年行走江湖,知道这些小伎俩,晓得分辨的方法,对方有大概有十人,而且都是练家子,自己这边能打的就自己一人,看着旁边那些睡得呼哈的团练。
  方九元在心中做了短暂的思考。
  假如自己把团练喊醒,那就意味着跟对方撕破脸,双方必将是你死我活。
  看了看身边,再想想外面有备而来的十人,方九元做了人生之中最重要的一次选择。
  他把团练放在一边的兵器还有示警用的铜锣都藏了起来。
  然后隔着墙对外面小声说道:“哪条道上的兄弟?还请报上名来,在下无意为敌。”
  钱枫带着小队行动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状况,今天看来是遇到同道中人了。
  他以前也是混迹江湖的,一听对方这么说,抬手给身后的兄弟们打了个手势,让他们原地戒备。
  “对面的兄弟,我等乃是飞燕军,仁义之师,都是反清的义士。只要兄弟愿意投降,我等保证不杀一人,兄弟既然不想为敌,那么大家可以做朋友。还请里面的诸位把手放在头上慢慢地走出来。”钱枫对着里面说道。
  此时,碉楼里的团练也都陆续醒来,有些人看到情况有变,慌张得要叫出声来,不过被方九元挥手制止住了,显然方九元平时在这些人里面很有威信。
  “弟兄们,我们已经被包围了,外面是义军的前锋,大家要活命的按照我说的做,都明白了吗?”
  众人点头,大家都是苦哈哈出身,谁家都有一家老小要养活,哪个愿意为了那些官员还有地主老财,把命都给丢了呢?
  义军进城之后倒霉的只会是那些城里的达官贵人,这些团练大多是乡下、山里招募的,而且都是家徒四壁,根本就不要怕义军。
  “我等愿降!”方九元对外面说道,然后举着手率先从碉楼走了出来。他后面的团丁也都陆续走了出来。
  两名特战队员跑进碉楼又查看了一遍,确保没人才去给钱枫报告。
  钱枫命人从碉楼中拿住了几个火把,对着城外发了个信号。
  不一会儿剩下的九十多人都靠了过来。
  呼呼呼……十几根飞爪飞到了墙头,城墙下的特战队员十分灵活地顺着绳索爬到了墙上。
  方九元低着头,双手举在头顶,用眼角的余光瞄向这群人。
  只见他们他们全都是一样的装束,里面穿着厚实的棉衣,发出淡淡的鸭绒的味道,怪不得自己刚才会在城墙上闻到这种味道。
  这些人每个人的手上都有一把造型别致的手弩,身后背着火枪,腰间还插着短铳,假如刚才自己带人反抗的话,现在怕是已经成了弩下亡魂了吧!
  方九元在心里给自己默默地捏了一把汗,突然想起了那个经常躲在张老爷后面给自己的抛媚眼的四姨太。
  那是一个珠圆玉润的年轻女子,自己四十出头的人了还是一个光棍,那张老头一个糟老头子竟然霸着四个女人,简直是暴殄天物。
  这次如果义军成功了,自己一定要把那个四姨太娶过来。
  “你叫什么名字,看你的样子也是道上混的,以后就跟着我们飞燕军吧,不要再给那些地主老财卖命了。”
  方九元抬起头来,看着来人说道:“在下也是讨口饭吃,现在世道艰难,这位首领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在下一定配合。”
  “好,你起来吧。”那统领说道,“城内的县衙、府库以及大户你应该都知道。帮我们带路吧,做的好了,到时候我向上面给你报功。”
  “原来这人还不是大头目,看这一百多人全部都是精锐,应该是前锋,那么这个义军的实力肯定不弱,自己算是压对了宝。”方九元在心中暗暗想道。
  在方九元的带领下,特战队很快就占领了县衙、府库,控制了县城的两座城门,阜平县依山而建只有两座城门。
  天亮之后,当吕飞燕的大军赶到之后,阜平城头已经变幻大王旗。
  进驻阜平之后,吕飞燕将行政工作交给了军政府派来的工作人员。审判原来的官员、地主恶霸,没收地主恶霸的财产,救急穷困百姓。
  飞燕军在这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
  越是这种穷困的山区,越容易收复民心,百姓实在是太苦了,哪怕是一点点的好都能够让他们感激涕零。
  留足了驻守人员之后大军分几路出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