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二天中午,董书恒在运河码头送吕飞燕一行上船离开。
  吕飞燕的随行女兵每人身上背着一个小包。这些姑娘们上午放了半天假,被鹃儿带着去逛扬州城。看她们高兴的样子估计是买了很多女孩家的东西。
  这些女孩都是吕飞燕在淮北招募的,淮北闹了那么多年捻匪,最受苦的还是这些女子。乱世之中,她们往往是那些乱兵、乱匪宣泄自己的对象。
  后来缴匪的过程中,这些女兵表现英勇,不畏牺牲。她们每次缴匪作战都像是在报仇。这让她们赢得了太行纵队男兵的尊重。
  现在在扬州已经要穿棉衣了。想必太行山区会更加的冷吧。
  这条路是吕飞燕自己选的,燕子是翱翔九天的青鸟。从来没有哪只燕子关在笼子里还能够存活的。自由是燕子生存的养分。
  望着船头渐渐模糊的倩影,董书恒陷入沉思。自己是不是有些渣男的潜质呢?
  ……
  让我们往前追溯一下时间,暂时把视线转移到安第斯山脉那荒凉的西麓。纵贯南美洲南北的安第斯山脉。将南美大陆分成了东西两半。
  但是她却偏心地给了东部广阔的平原还有丰沛的雨水。造就了世界水量第一,长度第二的大河和第一大的热带雨林。
  只给了西部狭长而干旱的土地。高耸的山脉锁住了从大西洋吹来的热带气流。
  南太平洋的寒流又锁住了太平洋的湿气。所以就造就了世界上最长的沙漠海岸线。
  马春和田方的寻亲队伍已经在库马尔的带领下走了三天。
  走之前马春他们从秘鲁的外交部借到了一份地图。从地图上看,他们现在要去的胡宁地区就在利马的正西方向,但是进山之后库马尔带着他们拐向了北方。
  马春让翻译去问库马尔,库马尔借口说,山路难行,没有直接到达胡宁地区的道路,必须要从北边绕道。
  不同的民族虽然语言不同,但是说话的时候的各种表情都是想通的,比如说在撒谎的时候目光都会左右游离,没有焦距。
  看着库马尔解释时候的表情,马春不禁起了怀疑的心思。自从踏上了秘鲁的国土,马春就开始处处小心。
  他不仅仅肩负着寻找大少爷的使命,同时也要对身边的弟兄们负责。
  马春将自己的怀疑告诉了田方。其实,田方也有相同的怀疑。他安排了几名特战队员在暗中偷偷地监视库马尔。
  晚上露营之后,大家差不多都睡着了,库马尔借口说要方便,跟哨兵通报后就离开了营地。
  他边走边东张西望,还觉得这帮子华人跟傻子一样被自己蒙在鼓里。
  实际上,他已经把这些人带到了帕斯科地区,这里有一个艾美瑞匪帮。这个匪帮是秘鲁中部地区较大的一个匪帮,连政府军都拿他们没办法。
  同世界各地的土匪一样,这个匪帮主要靠打劫过往安第斯山脉的商队生活。
  库马尔偷偷出来就是要与这个匪帮的人接头。这些大的匪帮在利马都有联络点,平时帮他们打探政府军的消息,同时还能够帮助匪帮传递消息。
  库马尔这种矿上的护卫很多都是黑帮出身,自然跟这些匪帮有交集。
  在利马的时候,当得知自己要为一个华人队伍带路时,库马尔就找到了这个匪帮。
  他告诉这个匪帮,这是一个中国商队,携带者大量的精美丝绸、瓷器,还有茶叶。
  而他库马尔会将这个商队带进约定好的埋伏圈。
  库马尔不知道的是,他跟接头人讲的话都被一名翻译还有一名特战队员听到了。
  他这种小角色还发现不了特战队员的跟踪。
  不一会儿两人就结束了接头,库马尔担心自己出来时间长了会引起那些华人的怀疑。
  翻译记下了两人说话的内容,回去报告给马春。
  而那名特战队员则一路跟着匪帮的接头人,来到了匪帮的老巢。这种抄土匪老巢的事情,特战队以前经常做,经验很足。
  所以刚才这名特战队员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要跟踪匪帮的人,找到他们的老巢。
  土匪的老巢一般都比较隐蔽,如果专门去寻找很难找到。同时如果在土匪有准备的情况下强攻也会比较困难。
  最好的办法就是用特种作战的办法,搞突袭渗透。
  既然选择在这里接头,那么就说明匪帮的巢穴与马春他们的营地并不是很远。
  那名特战队员跟随这个匪帮成员只跑了半个时辰就到了匪帮的巢穴。
  然后他原路返回营地,将情况报告给田方和马春。
  “马领队,要不咱们先发制人,把这个匪帮老巢给收了吧?”田方提议到。
  他之前已经见识过了秘鲁正规军的装备,推测这些匪帮的装备也不会好到什么地方去。
  而且他们特战队有一整套对付土匪的方法,所以他有足够的自信能够拿下匪帮的老巢。
  “老田,打仗的事情我不擅长,这方面我都听你的。要是能够拿到这个匪帮的老巢也好,这个地方估摸着秘鲁的政府不大管,我们占下来可以作为一个落脚的地方,万一寻找大少爷不顺利,我们可以守着这里慢慢地找。”马春说道。
  他已经决定了,在没找到董书同的消息之前,绝不折返。
  后半夜,三十几名特战队员在田方的带领下,跟随着之前的那名特战队员,快速地在满是碎石的安第斯山脉上前进。
  天亮之前他们就赶到了这个匪帮老巢的外围。
  这是一个由石头建造的小型堡垒。周围有一道大概三四米高的围墙,围墙有一米多厚,上面可以供人行走。围墙的四角有四个碉楼。里面应该有放哨的土匪。
  堡垒的里面大概有二三十间平房,同样也是由石头垒成,有个别的房子没有房顶,可能是用来关牲口的。堡垒的中间有两栋大一些的房子,一栋房子上面有十字架,显然是个教堂,另外一栋房子有可能是首领的房子。
  田方简单地布置了一下,四个三人小组被分派了出去。
  现在已经是凌晨三四点钟了,斜挂在天上的月亮投下了淡淡的光,照射在堡垒周围无处不在的巨石上,投射出长长的影子。
  特战队员利用这些巨石的影子,快速穿梭到围墙下方。这个围墙的高度只要要队友搭一下手,就很容易翻得上去。
  碉楼之中果真有放哨的土匪,但是已经在呼呼大睡。以一个匪帮的纪律,不能指望值夜的土匪不睡觉,就是现在的很多正规军都做不到。
  尤其是现在是零晨三四点钟,正是一个人最容易放松警惕,最瞌睡的时间。
  这些放哨的土匪是幸运的,他们在睡梦中就被特战队员抹了脖子。
  田方一直在外面焦急地等待着。终于他看到四个碉楼上都亮起了像萤火虫一样的微光,这是约定好的信号。
  留下几个人守住堡垒的大门。田方带领剩下的特战队员。从围墙翻进了这个堡垒内部。开始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清理匪徒。
  两名队员清理到一个敞篷的房子旁,这个房子里飘出一股粪便的恶臭。但是又和关牲口的棚子的味道不同。
  门是从外面拴上的,队员轻轻地将门栓挑开,将房门推开了一角。
  小小的房间了竟然蜷缩着十几个人,虽然很昏暗看不清楚,但是能够分辨出他们有黑人、有印第安人、还有有几个人头上有辫子,明显是华人。
  队员没有惊醒他们,而是留下一人守着这里,防止有队友过来,把里面的人误伤了。
  就在特战队即将清理完外围的房子后,一名起夜的老土匪,发现了要异状,喊了一声,堡垒里面迅速喧哗了起来,这是被惊醒的土匪发出的。
  田方果断拔出手枪一枪结果了那个老土匪,带着队员快速地奔向剩下的几栋房子。
  这个时候也没必要再去隐藏了,队员们直接拔出手榴弹扔进这些房子里,随着“嘭”的一声响,房子里面就安静了下来。
  突然在中间那栋楼房的二楼窗口亮起了一道火光,一名队员被打中了大腿摔倒在地。
  顿时好几把枪瞄准那个窗口射去。噼啪的玻璃碎裂声响起。
  田方对着窗口扔了一颗手榴弹。
  爆炸将房子里的一些家具碎片从窗口喷了出来。
  “上!”田方一声令下。
  三名士兵从楼下踹门而入。
  房间了顿时响起了几声枪响。
  枪声结束后,一名士兵跑出来报告战斗结束。田方这才带人进入房间,他看见地上倒着五六具尸体,这些人都是匪帮的统领或者护卫。二楼那个窗口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大卧室。
  一名白人女子全身赤裸地倒在地上,旁边还有一名同样全身赤裸的白人男性。他身上的凶器还耷拉在那里。似乎在哀悼自己未尽的“事业”。
  一楼的一个房间内关着七八个女人,他们有白人也有印第安人,一名队员问田方怎么处置。
  “先不要管她们,也不要放出来,先给她们找些吃的还有水。”田方吩咐道。
  这些女人一看就是这些匪徒抢来作为自己发泄的工具的,都是可怜人。但是现在堡内的情况还没明了,还不能放她们出来。
  这个时候一名队员将他们在房子里发现奴隶的事情报告给了田方。田方一听里面可能有华人劳工,不敢怠慢,赶紧过去了解情况。
  这十几人里面一共有四名华人。经过了解,田方知道这几人都是福建泉州府人,被拐骗到秘鲁已经有两年多了。
  他们以前在一个商人那里做劳工,可是后来这个商人被匪帮打劫了,他们就被抓过来坐奴隶了。
  之前他们有六个人,但是有两人病死了,毕竟这里的生活条件太恶劣了,这些人生病了又得不到治疗。
  这四人看到是同胞救了自己,都非常欣喜,同时也感到太不可思议。但他们都是农家汉子,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田方试图打探董书同的消息,但是这些人都讲不出来,他们已经关在这里很久了,根本不知道外面的消息。
  田方的心里很失望,不过还是命人帮他们解救了出来。
  这些奴隶出来后,洗了个澡吃了些东西。就帮着特战队清理堡垒内的敌人尸体。他们没人要求离开。
  看着这些横死的土匪,这些奴隶的心中有种大仇得报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