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南美寻亲的队伍深处他乡,注定不可能一帆风顺。
  此时,国内也是风云诡谲。
  首先是太平军于9月29日,大败钦差大臣讷尔经额部清军于临关,乘胜北上,连下沙河、任县、隆平、柏乡、赵州、栾城、藁城、晋州,10月13日占深州城。
  太平军长驱直隶,北京震动,咸丰帝革讷尔经额职,命胜保为钦差大臣,命惠亲王绵愉为奉命大将军,科尔沁郡王僧格林沁为参赞大臣,率马步军4500人合力堵截。北京设巡防所,宣布戒严。
  ……
  北京城,郑亲王府的一间书房内,郑亲王端华、怡亲王载垣以及端华的弟弟肃顺,赫然在列。
  端华现在任御前大臣、总理行营事务大臣,载垣也是御前大臣行走。
  他们都是咸丰的心腹近臣。这几人虽然现在并未位列军机,但是端华的这个小集团在朝中的地位确是无人敢小觑。
  朝中、地方上更是有很多朋党追随他们。从后来这几人都位列咸丰的顾命八大臣就可见一般。
  “老六,你最是机灵,天天在外面跑,帮三哥说一下这个淮海军。怎么就突然冒出来,还把上海海关给拿了,断了兄弟们的财路。”端华问他的六弟肃顺道。
  这次他们聚会,就是因为上海海关事情。据吴健彰交上来的密件所说,海关那边的话事权已经被淮海军拿走。
  “三哥,二哥,这个淮海军年初的时候还是扬州那边一个盐商组织的团练。听说得到了扬州地方官府还有商人的支持。后来接连打了几个大胜仗,得到了朝廷的封赏。”
  “二位哥哥知道,年初的时候,朝廷的军队连连败退,因此皇上给淮海军的封赏很重。那个淮海军的将军直接给了个提督,也是史无前例了。”
  端华和载垣点头,他们能理解,皇上这是做给其他诸军看的。
  “后来,此人投到了琦善的门下,得到琦善的保举,更是率军一举收复了扬州,把北大营推到了江北,与太平军隔江对峙。”
  “自此之后,朝廷对琦善更为倚重,其原因就是琦善手下这个能打仗的淮海军。”
  “其实之前也有御史弹劾淮海军擅权。这个淮海军就在江北地方上私立衙门,架空官府,直接跟百姓收税,并且直接征兵组建民勇。”
  “这可是有谋反的嫌疑啊,朝廷就不管?”端华问道,淮海军这样俨然成了一个地方军阀。
  “这个事情,陛下都是知道的,可是现在这个情势,长毛都打到天津了。各地的地主团练哪个不是军阀一般,现在怎么可能去动这些军阀呢?况且淮海军上面还有一个琦善作保。琦善怎么说也是朝廷的老臣,皇上还是信得过他的。”
  “这样……看样子这个淮海军的董书恒野心不小啊!”载垣说道。
  “不仅如此,这个创立淮海军的盐商,据说还精通西学,颇受现在的江苏巡抚魏源器重。此人不仅治军有方,做生意也是一把好手,现在京中火爆的淮海商行就是他的产业。当然这京中的淮海商行,人家已经找了靠山了,就是醇君王府。”
  说着肃顺掏出一只银壳的打火机,拍的一下打着:“看,这就是淮海商行出售的,现在京中的爷们儿谁没有一个。”
  “三哥,您是想动这个董书恒?”肃顺问道。
  “原来是准备直接动他的,不过是一个盐商而已。现在听你这么说来,倒是要慎重一些了。观此人的手段,我觉得琦善是降不住此人的。我了解琦善这个人,胆小怕事,不能成事,倒是擅长明哲保身。”
  “恐怕现在琦善也是在这个董书恒的掌控之中了,如果这样就太可怕了,现在长毛都已经威胁到大清的根基了,要是我们兄弟几个再节外生枝,最后可能要把自己赔进去。”
  “老三说的是,无非就是一点钱财而已,没必要弄的鱼死网破。”载垣说道,他没什么主见,凡事都是听端华的安排。
  “两位哥哥不知道,这董书恒手下的产业颇多,据说还有两家公司,更是在江北有很多工厂,这些工厂可都是用的洋人的机器,那可是摇钱树啊。我觉得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至少要试探一下,让他知道哥几个不开心了,如果他识相的话,咱们原来丢掉的他应该想办法给咱么补回来。”
  “老六,就别卖关子了,有什么主意直接说出来。”
  “哎呀,两位哥哥别急啊,我这里有两策,一是在京中找些听话的御史参劾董书恒拥兵自重,擅自侵占地方权力,私设官府、图谋不轨,还有此人私通洋人、私立工厂、与民争利。还有一点就是侵犯海关利益,擅改朝廷制度。”
  “老六,这几条好像都治不了这个董书恒的罪,现在地方上是一团糟,各地都在搞团练,这钱朝廷又没出一分,各个地方团练搞钱的手段那是层出不穷。所以朝廷不会深究这个事情的,否则牵扯太大。”
  “至于海关,只要董书恒那边到时候能够把该上交的钱都交上来,皇上也不会追究他的。况且朝廷现在的目光都盯着深入直隶的长毛。这种折子上上去几天就没人关注了。”
  “这个弟弟知道,三哥,我的意思是给董书恒一个敲山震虎,这个折子是上给董书恒看的。意思就是要告诉他,有人已经盯上他了。”
  “着啊,我看老六这第一策,可行,反正咱们又没损失。”载垣说道。
  “这第二策嘛,我听说江南大营的张国栋不是还派人给哥哥您送礼嘛。我看干脆就许他一个提督,让他在苏南给董书恒使点绊子。”
  “这淮海军现在主要的势力在江北,不过他们这次在上海搞事一定是盯上了江南。江南可比江北富多了,淮海军想要,那么向荣能不眼馋吗?咱们只要找个人跟向荣说一说,让他将张国栋放出去,先把苏常占了,到时候淮海军无论怎么处理都对他们没好处。”
  “他们要是动手了,野心就暴露无遗,朝中的人自然就会盯着他们。他们要是认怂了,那么就失去了扩张的机会。”
  “啪啪啪……”端华和载垣都拍手称好。
  “六子,我看这事儿,别人都不行,还得你亲自往江南跑一趟。”端华说道。
  肃顺真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叫你多嘴,现在江南可是在闹长毛,那是危险的很。自己这个小身板,说不定就葬送在那里喽。
  但是呢,自己又不能在二位哥哥面前露了怯。
  ……
  在上海的董书恒打了一场漂亮的贸易战,赚的是盆满钵满。所谓乐极生悲,他没有高兴多久,很快他就摊上事儿了。
  总理曾宪风让人来喊董书恒赶紧回扬州,因为淮海军跟常州、苏州的谈判出现了变故。
  江南大营的向荣不知道怎么地,突然不想做缩头乌龟了,居然要分兵去驻守常州和苏州。
  常州的官府士绅一看江南大营的官军愿意来驻守城池。谁还要你淮海军一个地方团练啊。
  况且淮海军的条件他们也很难接受,要让地方官员放弃手中的权力,这谁又愿意呢?
  于是谈判就这样被搁置了。本来已经准备好进驻常州的第二师部队只能滞留在扬州南面的瓜洲要塞。
  10月25日,董书恒回到了扬州,立即召开军政会议。
  “季部长,江南大营的这次行动为什么一点预兆都没有,什么时候向荣这个乌龟王八蛋改了性子。”
  “对不起,总统,是我们的失职。事后我们分析了一下,这次事情不是偶发的。就在前几天,京城爆出了一波针对淮海军的弹劾案,内容基本上都是老生常谈,朝廷忙着围剿进击天津的太平军,也没怎么理会。所以这个事情,属下仅仅做在了简报里,没有过于关注。”
  董书恒回想了一下,确实在简报里看到了这条信息。
  “不过这次弹劾之中却是提到了海关的事情,这事儿是以往没有的。但是也正常,这毕竟才发生。可是我们追查进入江南大营的陌生人员,发现在5天前有一个京城来的官员,进入了向荣的大营。”
  “据内线传出的消息,此人名叫肃顺,是郑亲王端华的弟弟。而苏松太道吴健彰一直跟郑亲王交往甚密。已经让北京站的人确认过,吴健彰以前投效的就是郑亲王端华。”
  “另外,广东那边有消息传来,两广总督府突然派了40多艘广东红单船支援江南大营。”
  “看样子,这帮子十三行的人,输得不心服口服啊,还搞了这么多小动作。”
  “这个红单船又是什么?”董书恒感觉这个称呼好奇怪,出口问道。
  回总统的话:“乾隆年间,严禁中外民间私自往来,片帆不得下海,否则就是死罪。广州是唯一的对外通商口岸,贸易非常发达,商船活跃。为了便于控制贸易,商人建造船只必须要呈报官府,换取“红单”,以备官府稽查。所以,官府认可,商人建造的运输船被称为红单船。”
  “红单船一般都进行远洋贸易,船只高大,除运输货物外,正常情况下可以乘坐60余人,多者达100余人。此外,红单船上人员,几乎都是父子、兄弟、家族子弟、亲戚、朋友,内部凝聚力非常强。”
  “这次率船队而来的是广东水师提督吴全美,训练水兵则由广州武术家黄飞鸿负责。”
  “黄飞鸿?是广州武术大师黄飞鸿吗?这个名字很熟悉啊!”
  “哦,总统,这个黄飞鸿,算不上广州大师,但还是有点水平,故而红单船水兵战斗力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