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哦,那我派几个人跟你去看看,要是你撒谎的话,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彭越说着派出一名连长带着几名士兵跟着古烈走到了巴甫洛夫的府邸边上。
  这是城镇中唯一的一座石头建筑。古烈告诉带队的连长这是岛上的金库。附近的土著会在一些溪流内淘取金沙,然后拿到这里跟他们交易。这些金沙都被熔成金条存放在这个金库之中。
  不一会儿士兵们就从金库拖出了好几只沉重的大箱子。彭越直接把收缴战利品的事情交给了营监察官处理。
  反正这些黄金交上去,部队会按照缴获奖励办法,把自己应得的那部分打到自己的工资账户上。不光是淮海军士兵,所有淮海军旗下的公职人员、职工都拥有个人账户,他们的工资都是转到工资卡上。
  一般人都是用的时候再取,因为银行是给利息的。长江银行的存款利息达到了3个点。以前大户喜欢在家存银子的习惯,也被长江银行高利息的政策给渐渐改变。
  有人说这么多人存钱,那长江还怎么赚钱。要知道他们现在是自己铸币,大户存进来的是白银,取的时候可就是银元了。这其中的收益才是长江银行的主要收益。
  都说钱财动人心,彭岳不是没有占有这些黄金的想法,但是不说军中有监察官,就说周围的这些士兵都看到了,说不定谁就会捅出去。
  自己在军中还有大好的前途,才不会做这样的傻事呢!
  此时,天已经渐渐亮了起来,站在庙街,就可以看到东方海平面上的日出,已经接近十月,庙街早晨的气温在零度左右,海上升起了若有若无的晨雾。日光透过薄薄的晨雾照射到海岸上,就如同披上了一层轻纱,神秘而美丽。
  南洋水师在清理趴窝在港口的沙俄舰队,战列舰上的大火已经扑灭,但是这艘战列舰已经废掉了。
  刘大海不得不下令把战列舰上的火炮都拆下来,他准备用这些战列舰上的舰炮建设炮台。
  至于这艘战列舰本身将会被拆散,拆下来的材料用来修补港口的两艘巡洋舰以及还没有沉没的四艘炮艇。
  一艘木质战列舰而已,刘大海还看不上。作为海军的最高层,他知道董书恒的计划,也知道海军已经研制出了秘密武器。
  这样,加上之前的一场海战,南洋水师一共俘虏了四艘巡洋舰和八艘炮艇。这些战舰要是利用好了在远东这片海域基本上个已经是一支很强的海上力量了。
  这里毕竟是沙俄在远东的海军基地,巴甫洛夫在这里建了一座修船厂。船厂的设备在炮击中幸存了下来,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为了清理岸上的废墟,陆战队把俘虏都用上了。
  上了岸之后,刘大海有些后悔,零晨的炮击太过猛烈了,许多房屋都被焚毁。不过还好,这里周围全是树木。只要砍下足够的树木,很快就能把房子重新建立起来。
  不过战事远远没有结束。沙俄在远东还有一座港口——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
  刘大海命令两艘巡洋舰补充给养,带上一个连的陆战队,以及从港口搜到的海图,还有两名俄军海军底层军官作为向导,去找到这个港口并且摧毁他。
  他要消灭俄海军在鄂霍茨克海的所有海军力量。这样子,淮海军只要防备俄国人从黑龙江上游以及从陆地上过来的报复就好了。
  “彭营长,这次我们虽然打下了庙街,但是事情远远没有结束,俄国人在远东经营了几百年,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们陆战队要在入冬之前修建好基本的防御工事。这次战斗缴获了很多火炮,全部给你们。你要在庙街背后的几处重要高地修建哨所和防御阵地。”一个临时的作战室内,刘大海正在布置任务。
  “是,司令,我部一定守住庙街,绝不让他再次落入俄国人手中。”彭岳起立敬礼,拍着胸脯保证道。
  “你可别大意,俄国人的战斗意志还是很强的。这次我们能够胜利,是因为他们太过大意,毫无准备。但是下次换做他们进攻我们就不一样了。”
  “鲍有志,我会把俄国人的巡洋舰留两艘给你,再加上6艘炮艇,还有两艘轻巡舰。你在结冰之前要负责守卫黑龙江下游水域以及鄂霍次克海。等到海水结冰之前你们再向南转移回到江北。”
  “是,司令。”能够得到独当一面的机会,鲍有志心中非常开心。跟在刘大海这个长辈后面,自己总感到不自在。
  “最近一段时间,你们可以向黑龙江上游探索,这里基本上都是自治状态,无需担心清廷的黑龙江将军。如果有机会的话,可以从上游的村落雇佣一些民夫过来。记住一定要和当地人交好,总统说了,这些世代居住黑龙江流域的百姓也是华夏子民。”
  “恩,知道了。”
  “我已经派遣快船向总统报告了这里的情况,相信总统会有安排的。舰队主力这几天就会返航。希望你们留下来的人要继续努力。我想这里以后可能会对淮海军非常的重要。”
  刘大海组织的这次会议包括了舰队的所有中上层军官。确定了留守人员,以及舰队的最新安排。有一部分军舰上的人员被临时提拔上来负责统领缴获的军舰。
  还好,南洋水师作为一支以锻炼海军为目的成立的舰队,一开始就是超员配置,舰上的军官都是双岗。
  因此即使调离了很多人,也能够保证舰队的人员编制和战斗力。
  此时,在庙街往北的道路上,一个俄罗斯商人正在狼狈不堪地赶路。
  他是从庙街逃出来的唯一幸存者。他一路往北跋涉,那里有沙俄的一个据点。只要赶到那里就能够把庙街被占领的消息传递出去。
  ……
  雅库茨克城建立于1632年,又称为“冰城”,是沙俄在东西伯利亚的重要据点。
  此时在雅库茨克的城堡内,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正在壁炉前书写一份报告。
  报告的大致内容是:介于清政府正在镇压国内叛乱,我方可以组织士兵、移民乘坐武装运输船,从石勒喀河入阿穆尔河,打通航道,并尝试向阿穆尔河流域渗透,直至到达尼古拉耶夫斯克城。
  他此时还不知道庙街发生的事情。
  穆拉维约夫反复地看了几遍自己写给沙皇的报告,觉得非常满意。
  他感觉沙皇陛下一定会被自己的计划打动。相比于东西伯利亚的苦寒,清国的黑龙江流域显然更加适合俄国人生活。
  ……
  董书恒在高邮兜了一圈,确定好了随同阿达尔伯特亲王前往欧洲的人员名单。
  并且在第三天,亲自到上海为他们送行。
  这次淮海军派遣了两艘风帆轮船跟随亲王的船队一起出发。这将是中国人自己的船只首次踏上欧洲。
  船上有徐寿带领造船厂技术工人,他们将与普鲁士人一起完成四艘装甲舰的制造。徐寿除了协助完成船舶的设计工作以外,还会作为访问学者,在欧洲走访。
  当然作为铁甲舰设计以及蒸汽轮机技术的交换,普鲁士将会向淮海军授权一批冶炼、机床、铁路铺设以及铁路机车建造的技术。
  另外,船上还有淮海书院的50名教师,他们都是书院各个学科的带头人,他们将在欧洲一些大学进行为期半年的访问学习。
  还有200多名留学生,作为第二批赴欧洲留学人员,其中有100多人是军队中选拔的留学生,他们将到欧洲军校学习,其中以海军军官居多。
  看着船队远行,董书恒的眼中充满了期许。
  “书恒,有机会我也想去国外走走。不是觉得他们那儿好,就是觉得人这一辈子应该多出去看看。”一旁的魏玉珍说道。
  这次魏玉珍也跟着他一起到上海,可谓携美同游。
  魏玉珍一直跟着老魏呆在扬州,都没怎么出过远门,这次能够跟董书恒一起出来,让她非常开心。
  当然,她这次出来也是公差,她准备在上海创办一家商务印书馆,与淮海书局不同,这家印书馆更偏向商务化。
  “玉珍,你等着,有生之年,我一定带你环游世界,不仅如此,你还会成为各国王宫的座上宾。”
  “那时候我们华夏人可以在世界各地自由行走,而且不必担心自己受到不公正的对待。而不是现在这样,被人家当做劳工卖到世界各地。”董书恒看着身边的魏玉珍说道,眼神深邃。
  “我想我们很快就会到那一天的。到时候我一定要去巴黎的凡尔赛宫还有伦敦的白金汉宫去看看。”
  “没问题,我们就是一起在里面住一个晚上都没问题。”
  “嗯?哼,谁跟你一起睡,你又占我便宜!”魏玉珍瞪了他一眼,这家伙刚刚还是一本正经的忧国忧民,一转眼就变的不着调了。
  “印书馆的地址我已经让袁县令帮你选好了,你就不用再操心了,馆房会有人帮你建好的,到时候你只要带人拎包入驻就好了。今天我先带你去游豫园转转。”
  豫园之前实际上是杨坊的家,可是因为董书恒每次都住这边,杨坊只好把豫园弄得跟国宾馆一般,自己一家则另外寻了个宅院当做家宅。
  董书恒觉得也不能浪费,干脆跟杨坊合作,就把豫园改造成一个专门接待贵宾的宾馆。
  人老成精的杨坊当然不会让董书恒出钱。不过董书恒也是出了不少力,至少搬了一些后世五星级宾馆的服务管理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