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老师,玉珍呢?许久未见,她天天在忙什么呢?上次过来就没见着她。”
  “哼,你还好意思说,玉珍以前多乖巧,自从跟你认识了以后,就越来越野了。”魏源嗔怪地说道。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觉得很欣慰,自己就这么一个闺女,原来就是当男孩一般养着的,不然也不会让她学这么多西学。
  “有你这样一个开放的爹,能教出小脚的女儿吗?”董书恒在心中吐槽,要是没有魏源的同意,魏玉珍也不可能出来做事。
  “算了,不说你了,玉珍现在这样,完全是你的责任。你必须要要对此负责。”老魏其实也在担心女儿这样,以后真的会嫁不出去。
  要知道这个时代女人还是要遵守三从四德,像魏玉珍这样抛头露面的还是属于异类。不过貌似董书恒对此并不在意,反倒是乐见其成。
  “师傅放心,师妹的终身大事包在小子身上了。”董书恒笑着说道。
  “哼,滚吧,玉珍正在文学院上课,访问团的事情,我会认真确定人选的。我们这里的老师也确实需要出去开开眼界了,不然有人始终还是井底之蛙,目空一切。”
  ……
  董书恒今天到学校的时候穿着一身学子的长衫。以他的年龄,跟书院的学子没有什么两样。
  文学院的教学楼是中式建筑风格,雕栏玉砌,甚为古朴。因为刚建好不久,还能闻到一股桐油的味道和木头的清香。
  不过教室的窗户用的都是透明玻璃,里面也都粉刷成白色,这样能够增加教室的亮度。教室的墙壁上嵌着密闭汽灯,让学生们即使在阴天或者夜晚,都可以正常上课。
  教室的布局加入了董书恒的意见,大教室呈阶梯半圆形,这样能够容纳更多的学生。所有的教室有前后两个门,在董书恒的印象中后世的教室都是前后两个门。
  前门给老师走的,后门……呃……好像是方便那些迟到的学生偷偷溜进教室的……
  魏玉珍的课是选修课,而且是那种很受欢迎的选修课。因此放在大教室里上课。
  董书恒前世读大学的时候也遇到过这样的状况,某个女老师长得亲切近人、某个老师的期末考试松一些,他的课在选修的时候就会出显抢手的情况,要想选得上还得凭自己的运气。
  没想到这个时代也这样。
  董书恒假模假样地拿着纸笔从后门猫着腰溜进了教室。
  好不容易才在后排找到了一个座位。
  “同学们,我们讲了报纸的特性,那么大家说一下,朝廷的邸报算不算是报纸?”
  魏玉珍穿着一件偏中性的长衫,拿着教案站在黑板前方,向教室里的同学提问道。
  这个问题在现在的大清还是有点敏感的,也就是淮海书院这种地方敢拿出来讨论。要是在其他的书院,可能就有人去报官了。
  教室里瞬间变得热闹起来。大家都想在美女老师面前表现一下,于是一个个在那里夸夸其谈。
  “我认为算吧!”一个胖胖的年轻学生站起来说道,:“朝廷的邸报都是大清国新发生的事情,而且面向全国的官府,这应该算是一份报纸吧。”
  立即有一名学生站起来反对道:“朝廷的邸报,并不是公开的,只能在各级官府传递,只是一种上下级间传播的公文。”
  ……
  魏玉珍这时才看到坐在后排的董书恒,潸然一笑。这一笑,让看到的同学都觉得老师是在对自己笑。一时让底下听课的学生们精神大振。
  她走到董书恒的面前,说道:“这位学生,你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众人顺着老师目光看去,只见后排什么时候来了一个陌生的同学。
  “靠,一定是从其他班级翘课前来旁听的,真没下限。”有些学生在心中吐槽道,一点也没有反思自己之前是以何种动机选课的。
  当魏玉珍走到自己面前跟自己说话的一瞬间,董书恒瞬间感觉到教室里无数道杀机向自己袭来,让他寒毛直竖。
  “呃……魏老师,刚才您说的非常清楚,报纸要有真实性、公开性。”
  “那么我们来看一下近些年的朝廷邸报,首先它上面的很多内容都是假的,是朝廷拿出来粉饰太平的假面文章。我们看到的邸报上面全是朝廷大胜,但是为什么太平军还占据了那么多的地盘呢?朝廷邸报上还说自己是天朝上国,可是为什么洋人还在我们的国土上建立租界耀武扬威?我们的香港岛为什么割让给洋人?这是天朝上国该做的事情吗?为什么汉朝的时候我们还能喊出‘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为什么唐朝时我们的军队还能够在西域驰骋?现在在南洋华人同胞经常遭到屠杀,朝廷的邸报有报道吗?俄国人在北方屠杀我们的边民,朝廷的邸报上有报道吗?没有,这一切都没有,可是他们的确是实实在在发生的新闻。”
  这话一出,教室里顿时响起了掌声,在做的学生中还有南洋派来的青年,他们对董书恒的话深有体会。
  当然也有同学批判这名新来的同学,哗众取宠,不顾忌朝廷的颜面。
  就在大家为董书恒的豪言壮语拍手称快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这位同学,你这么说话就有失偏颇了,难道你不怕朝廷治你的大不敬之罪吗?”这是一位安徽来的学子,乃是官宦之后,心中还有忠君的那一套老思想。
  “呵呵……难道会有人敢在我淮海书院中兴文字狱吗?是我淮海军的刺刀不够锋利吗?”董书恒斩钉截铁地说道。那种上位者的气势十足,让那名针锋相对的学子都感到双腿发软。
  教室里的学生再次鼓起了掌声。
  董书恒今天才发现,书院中的学生也不一定跟淮海军一条心。
  这也难怪,读书人被满清洗脑了几百年,满脑子都是满清正统思想,不可能一下子扭转过来的。
  看来要在书院中加入政治思想课了。这个课该怎么加,这得跟老魏好好探讨一下。
  一堂新闻课,因为董书恒的一个小演讲,一下子达到了高潮。有董书恒作出榜样,其他的同学也敢放开胆子说了。
  以前只敢在心中吐槽朝廷的弊端,现在可以当着大庭广众讲出来,让一些学生感到前所未有的痛快。
  也许可以以这种思想碰撞的方式,对学生们进行思想灌输。其实读书人是最容易接受革命思想的一群人。
  董书恒记得自己刚刚看的拿破仑传记。拿破仑最初上位就是通过支持革命,反对帝制,这激发了法国的潜力,一举让法国崛起。
  董书恒不惧怕民众思想解放,也不会去阻止,随着教育的普及,这个过程是自然而然的。思想解放是社会发展必然。不是说你去阻止就能阻止的,除非你闭门造车,跟清廷一样还搞愚民政策那一套。
  清廷就是这么做的,可是他们不知道时代变了,全球化已经开始,再过几年海底电缆会把世界真正地连接在一起。
  这时候你闭门造车,不思发展,牺牲的是发展的机会,错过了工业革命,只会变成挨打的那个。
  所以不能做鸵鸟,要发展,要开启民智,要解放思想,即使最后做不成皇帝又如何呢?
  董书恒觉得只要他能够带领华夏崛起,那么他即使不称帝也胜似帝王。至于子孙后代,儿孙自有儿孙福,自己这一辈子混好了,给子女最好的受教育条件,他们要是再混不好,那就是给他们一个世袭的帝王之位也是不够挥霍的。
  所以,最终董书恒还是决定要在书院中引入一些近代启蒙思想教育,民族主义教育。这些新思想的引入,至少能够动摇这些读书人心中的封建顽固思想。
  现在董书恒手中有着强有力的武装力量,但是他缺乏思想上的武器。
  这个事情还是要请教老魏,论理论知识,董书恒只是一个二把刀,专业的事请还是要请专业的人去办。
  ……
  课结束了,可是同学们都还呆在教室,一个人都没有走,他们仿佛失了魂一般。因为就在刚才,他们心目中的女神,和那个蹭课的人一起走出了教室。两人走得非常近。
  许多人在后悔,自己明明也知道这些道理,为什么不能大胆地说出来。大家知道这江北是淮海军的地盘,而院长就是淮海军总统的老师。他们还要担心害怕什么呢,还是自己心中的旧思想在作祟。
  “玉珍,你的课讲的非常的好,问题也都提到点子上了。”走在校园里,两人就像后世的校园情侣一般。
  这种感觉让董书恒非常的怀念。
  “别夸我啦,不然我下次上讲台就好害羞了。”
  “我们魏大小姐还会还害羞吗?那其他的女子就都不敢见人了。呵呵……”
  “哼,竟然敢取笑我。”说着小手呈拳状就伸向董书恒的胳膊。
  “哎……魏老师,这里是校园,注意教师的形象哦!”
  “你……哼……”
  魏玉珍哼了一声,加快脚步向前走去,甩开了董书恒。
  董书恒赶紧死皮赖脸地追了上去。
  “哎呀!开个玩笑啦,玉珍,你现在怎么说也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要稳重,怎么能动不动就生气呢?”董书恒笑嘻嘻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