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军爷,小的赵四是奉天来的商人,在这里跟土人换些特产。”
  赵四看到了一个年轻人,这个人像是这些人的头头,赶紧凑上去恭敬地说道。
  “哦,你的货物呢?”
  “那边那一堆就是小的的货物。”赵四指着码头边搭着的一个木制的货栈,里面确实摆了一堆货物。
  “哦,那你说说都有些什么?”
  赵四心里已经绝望了,这些东西在这里值老鼻子钱了,这说了铁定就不是自己得了,不过能怎么办呢,至少自己的命保住了。
  “呃……有十五箱茶叶、三担盐巴、50匹江北棉布,还有一些铁锅、斧子、箭头等铁器。还有一些江北产的橡胶车轮、胶底鞋。”赵四肉疼地将自己的货物报了出来。他知道这个将领听了肯定会想办法把这些东西收归己有。
  “老沙,你去查验一下对不对?”鲍有志对身旁的老沙吩咐到。
  “好嘞!”说着老沙就过去翻了起来。
  “支队长,东西跟他说的基本一致。”
  “哦,那就还给他,其他人的东西也一样,只要能证明是自己的,全部都还回去。”
  赵四揉了揉自己的耳朵,生怕自己听错了。
  “好了,让人去接收你们的东西吧,你先留下。”
  赵四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让伙计过去看住他们的货物,防止被别人认走了。
  鲍有志还真看不上他们这点东西。
  淮海军非常重视后勤。这次北上,淮海军准备在庙街和库页岛建立两个基地。因此物资上的准备非常的充足。
  方便储备的罐头食品,粮食、食盐等生活物资都是经过精确的计算,足够这么多人熬过整个冬天。
  另外,得益于沿海农场的养鸭业。董发明家又教被服厂的人如何制作鸭绒睡袋,还有当做内胆穿的鸭绒裤和鸭绒背心,这些可是在极寒天气生存的战略物资。
  另外还有大量的伐木工具。在广阔的黑龙江下游,唯一不缺的就是树木了。
  本来最麻烦的就是伐木了,需要大量的人力。现在好了,有了这些俘虏,在民兵到来之前,就可以提前把伐木工作做好。
  “张昆,你们陆战队留下来,看管这些俘虏,并且组织他们在附近伐木,等民兵到了之后,再把俘虏移交给他们。记住管理这些俘虏要宽严相济,捣乱的坚决干掉,对那些听话的可以赏点白酒。”鲍有志对陆战队的指挥张昆吩咐道。
  张昆点头称是。
  然后,鲍有志才看向一旁的赵四。
  赵四此时正在怀疑,这些人到底是不是大清的兵。
  赵四长年在外面跑生意,见过的兵多了去了,八旗、绿营、还有各地的团练,好像就没有碰到过不贪不抢的兵。
  “大人,贵军真是军纪严明,不知将军在哪里高就?”赵四小心地问道。
  鲍有志瞪了他一眼。
  赵四吓得赶紧跪下磕头:“将军恕罪,是小的多嘴了,小的该打。”
  这家伙还真是奉天出来的,真是奴性十足。
  “这也没什么,我们反正是朝廷的军队,这很容易就能看出来。现在俄国人来这里骚扰了,也就意味着不安全了。因此我们决定在这里留些人驻守。”
  “那真是太好了,大人,这里的人也是我大清子民。那些罗刹鬼经常越界抢劫,还占据了庙街。黑龙江的边民苦啊!”赵四说着说着,还挤出了几滴眼泪。
  “不过,赵掌柜,我们对这里不熟悉,尤其是这里的大清子民。我看您好像可以跟他们沟通。”
  “呃……大人,小的只能简单的沟通,这个岛上就有好几个部族,语言皆不相同,小的只是长年交易,知道一些简单的沟通用语。”
  赵四心里感觉慌慌的。
  “所以啊,赵大人,你是人才啊,是人才就得给国家效力,现在我委任你为库页岛的行政官,负责管理这个岛,你看这个岛这么大,你这个官怎么着也相当于是个知府。”
  赵四的心里一万只草泥马跑过……
  这是要了亲命啊!
  “哎呀,大人啊,小的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襁褓中的幼子。家里离不开我啊!”赵四把头磕得砰砰响。
  “求大人放过小的吧。”
  “赵四!本将是看你有忠君报国之心,有心提拔你。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赶紧站起来!”鲍有志严厉地说道。
  赵四赶紧停了下来,不敢再撒泼,要是这个将军一不开心砍了自己就冤了。
  “这样吧,你就在这儿呆到明年,过几天会有人到这个岛。到时候你要教会那个领队的怎么跟岛上的居民交流,如果明年夏天前,你教好了他,就可以离开了。你的东西全凭你售卖,到时候你派信任的人把交换回来的货物带回去就好了。”
  在鲍有志的软硬兼施下,赵四只能答应下来。
  按照董书恒的规划,淮海军准备在庙街和库页岛分别建立两据点。
  每个据点都有一个由城墙围起来的居住区,一个农场,一个伐木场组成,居住区有一个学校,主要招收附近的少数民族年轻人学习汉语。
  据点通过贸易拉拢周围的少数民族,在少数民族中招收青壮,不断壮大聚居区。
  据点仿照农场的模式,不设常备军,所有工人,农民都是民兵。这次选送过来的农场工人都是单身的年轻人,目前这两个据点不带家属,所以严格来说这就是两个大军营。
  当然,舰队出发的时候没有考虑到这么快就与沙俄产生了冲突。等消息传回江北,怕是又要让董书恒头疼了。
  这时一个牵着驯鹿的男孩走了过来,一阵叽里哇啦。鲍有志一句都没有听懂。他疑惑地看了看旁边的赵四。
  “哦,将军,这个男孩说他的父亲被地上那个人杀死了,您帮他报仇了,他以后要跟着您。”赵四指了指地上那个头上扎着一块木头的尸体说道。
  “好吧,你问问他叫什么名字?”
  赵四又是连说带比划的。
  “哦,将军,他好像叫鹿首。”
  “赵四,你让鹿首回部落去,召集年轻人过来帮我们干活,我们会支付粮食和食盐给他们作为工资,如果带上驯鹿则能够领双倍的工资。”
  “大人,您这招真是高啊。如果他们能够赚取足够的粮食过冬,我想他们以后都会很高兴帮我们做事的。”
  “大人,这北方的边民,最大的敌人就是冬季。漫长的冬季,不能狩猎,不能外出,只能躲在地窝子里。所以要想过冬,必须要储备一个冬天的食物,这些边民都是捕鱼打猎为生,但是光吃鱼肉肯定是不行,而且鱼肉不易保存,而且量少。”
  “所以,大人,只要能够提供过冬的粮食物资,要想收服这些边民非常容易。”赵四说道。
  鲍有志感到自己捡到宝了,这个赵四对北方的少数民族真的非常了解,不然不会说出刚才那番话。
  “老赵啊,你说的真好,这事情你去办,物资你不用担心,我来解决。你只要做好各个部落的联系工作。这样人够了,入冬之前,就能把靠近港口的小城建好。”
  安排好了岛上的事情,鲍有志让赵昆带着一个连的陆战队留下看管俘虏,并且等候运载人员物资的商船。赵四则跟鹿首一起联络原住民,招募人手干活。
  岛上现在的工作主要就是伐木,把建城场地空出来,再储备建筑物资。
  鲍有志自己则带着剩下的三艘轻巡舰往庙街赶去。缴获的沙俄船只还有物资都留给岛上使用。
  董书恒还不知道海军的人已经帮自己惹了一个大麻烦。
  北极熊天生好战,绝对不会吃亏之后忍气吞声的,除非你能把他打残。
  送走舰队之后,董书恒就找来了胡光墉。
  “雪岩,你有没有看《长江商报》?”
  “看了,大人,这报纸真是妙不可言啊!”胡雪岩笑着说道。他知道这份报纸也是总统的手笔。这么多年在商场上摸打滚爬,他深知商人对信息的依赖。可以说谁的信息更畅通、更快捷,谁就能赢得商场的战争。
  “这次报纸出来后,上海的茶叶和瓷器价格就涨了一成。洋人也加大了囤货力度。”胡光墉从来没想过,用一份报纸去控制经济。
  “雪岩,自从《南京条约》开海之后,瓷器、茶叶、丝绸的价格就一路走低,反倒是英国人出货的鸦片以及一些洋货越来越多。以往与西方贸易,大清都是出超,现在却变为入超。”
  “大人,何为‘出超、入超’?”胡雪岩不解地问道。他知道总统喜欢发明一些新词汇。
  “出超就是出口总量超过进口,货币总的来说是流入的,反之则是入超。”
  “所以,雪岩,这次找你过来,就是想问问你怎么样把瓷器、茶叶还有丝绸这三大件价格继续往上抄。”
  “总统,这个事情很好办,主要是囤货,减少出货量。咱们这三大件,在西欧都是硬需求,即使涨价了,他们也得买。”
  “而且信息从这传到欧洲要很长时间,西方的货船还会源源不断地过来。到时候他们更是不买也得买,总不能空船回去。”
  “那么我们需要准备些什么?”董书恒问道。
  “总统,我们需要大量的资金,所谓的商业炒作就是钱砸出来的。我们往上炒,英国人肯定也会调用大量的资金去打压,所以我们手中必须要掌握更多的资金。另外,总统您也要做好动武的准备,经济上拿不到的,洋人向来是通过武力来取。”
  “这方面,你不用太担心,他们已经在西边同俄国人打起来了,这一两年之内都没有精力在东方采取大规模军事行动。如果仅仅是小规模的摩擦,我们自然无需害怕。”
  “那就好,剩下的就是资金问题了。”
  “资金的话,江北会全力支持你,但是你最好想办法联合浙江的商人。实际上就是动之以利,只要有利益驱动,就不怕他们不入瓮,你见过不叮人的蚊子吗?”
  “总统这么说,雪岩知道该怎么做了,不过您要跟长江集团那边的大股东也打一下招呼。”
  “这个你不用担心,尽管放手去做。必要的时候我会让特战队配合你。”
  “总统,浙江的商人,我有把握可以拉进来,但是我担心的是十三行的人。”
  “这些人向来与洋人走的很近,跟洋人的利益捆绑很深。而且十三行一直做三大件的出口贸易,有自己的进货渠道。到时候要是他们放水的话。我们会非常的被动。”胡光墉担忧地说道。
  “嗯……这确实是个麻烦,不过我想也不是没有办法。到时候我们们可能要用点非常规手段了。”
  “你回头把当前三大件的主要出货地,还有货物转运路线整理出来。
  我会让这些地方冒出很多‘土匪’,到时只有我们淮海公司的商队能够通行。我要让他们一点货都进不到。”
  “嘶……总统,这么说的话,雪岩有必胜的信心了。总统准备把三大件抬高到什么程度呢?”胡光墉问道。
  这抬价也不可能是无限的。出口商品价格升高,国内价格也会随之水涨船高,丝绸瓷器还好,茶叶在国内也是民生用品。价格太高,势必会影响到老百姓的生活。
  “就暂定我50%吧!再高的话,就要伤人伤己了。”董书恒无奈地说道。要是他掌控了全国,就可以使用配给制度让国内的商品物价与出口商品价格脱钩。
  奈何他现在能够真正有效控制的也就是江北一地。
  “雪岩,这次贸易战,可能要动用银行的资金,你要把握好度,防止有人背后捣乱,出现挤兑的事情。”
  “是,总统放心,我会尽量在银行留足准备金。”
  “还有,雪岩,报纸那边也会配合你,你现在应该也能够体会到报纸的影响力了。如果有需要,我会让报纸那边配合你,适时地发布一些信息。”董书恒又补充道。
  “那就太好了,总统。”胡光墉突然间感觉自己变得无比强大,这种能够掌控操纵经济的感觉,让他感到迷醉。
  这一切都是总统赋予自己的,因此他只能胜利,不能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