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南洋的情况,董书恒只能在层层上报的纸面文件上简单了解。
  还好,现在新的领导模式已经确立,以后不是特别重要的文件都没必要自己签署。
  行政方面的事情会汇总到总理曾宪风那里,董书恒一般不需要过问。军队的日常事务也会由三总部会同处理。
  董书恒已经确定下来,自己不在的时候有由参谋长严仕坤领衔三总部代为处理军队的一般事务。
  本来这事儿应该由刘青南来做,但是他在一线带部队,跟董书恒一样没办打天天蹲办公室。严仕坤年纪大些,老成持重,跟着董书恒身边的时间也不短,对淮海军的情况足够的了解。
  让他来总领一些日常事务,董书恒也放心。而且军队建设方面的一些专业问题还有老汉斯帮他的忙。
  董书恒此时正在陪着阿达尔伯特亲王喝茶。他一到上海就听取了季明山的汇报,了解了上海这段时间发生的大事。
  同时,还秘密召见一趟华尔和张广顺,肯定了他们安保公司最近一段时间的表现。
  同时三人还一起规划了接下来安保公司的发展方向。
  介于当前的安保业务十分火爆,董书恒决定继续向安保公司输送兵力,将安保公司由现在的时两千人扩张到四千人的规模。
  “董,我现在感觉已经要痊愈了。非常感谢你还有你们神奇的中医。”
  “亲王殿下,无需客气,来,我们以茶代酒干一杯。”
  阿达尔伯特亲王喝了一口茶,品了一下说道:“董,我在普鲁士可是喝不到这么好的茶叶。欧洲的茶叶市场基本上被英国和法国垄断了。我们拿到手的货都是他们挑选剩下的。”
  阿达尔伯特亲说话的时候带着明显的愤愤不平。
  “这次您回去的时候我送您一份御前龙井,这种茶一年只能产100多克,大部分都是送给我们的皇帝陛下享用。”董书恒笑着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这足够我在欧洲的皇室内部炫耀很久了!”
  “这几天生病,都没能好好跟你聊聊正事,董,我们普鲁士怎样才能走出现在的困境?我很想听听你的意见,我听说您对西方很了解。”
  “呃……亲王殿下过奖了,谈不上了解,只是我作为一个局外人谈谈看法。我们中国有一句老话‘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我认为普鲁士要想跻身欧洲一流强国,与英法齐名,首先要整合德意志联邦。”
  “普鲁士现在在德意志联邦中占绝对主导地位,但是德意志联邦并非铁板一块,相信亲王殿下也清楚普鲁士历史上有多少次失败是因为德意志其他邦国扯后腿。”
  “是的,但是德意志的整合压力不在内部,而在外部。”
  “亲王殿下的意思是说英法不想看到德意志成为一个国家。”
  “是的,尤其是法国,德意志整合之后首先受到威胁的就是法国。”
  “另外就是普鲁士现在国内的经济情况并不是很好,一个穷困的普鲁士如何领导整个德意志呢?”
  “亲王殿下,我想我们之间加强经济上的联系一定能够改善普鲁士的经济状况。”
  “是的,这就是我为什么这次亲自到中国来。正是将军阁下的大笔订单,让我想到了解决普鲁士经济问题的方法。”
  普鲁士的经济困境,说白了还是走不出去,现在全球的贸易总量就那么多,英国把持着大头,其次是法国,西班牙、荷兰这些小国跟着喝点汤汤水水。普鲁士那点贸易量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
  “是的,我们和普鲁士之间确实有很大的互补关系,我们现在主要进口的是钢铁、军火和机械设备,我听说普鲁士的铁路建造技术也很不错,我想我们可以在这方面合作。”
  “现在我们淮海军掌握着很多的丝绸、茶叶以及瓷器、猪鬃等商品货源,这些商品在欧洲有着巨大的市场,普鲁士正好深入欧洲内陆,实际在商品销售上比英国更有优势。如果普鲁士愿意,我愿意提供货源,由普鲁士打开欧洲的销售渠道。”董书恒一口气将双方的经济互补解释个清清楚楚。
  “哦,董,我们的国王陛下真应该聘用你做普鲁士的商务大臣。现在国内的大臣真是尸位素餐。”阿达尔伯特震惊地说道。
  “哦,没那么夸张,我想普鲁士肯定有很多人也能够认识到这一点,只不过他们不了解中国。而亲王殿下您却准确地认识到了这一点,倒是您真的应该做普鲁士的首相。”
  “你不了解,普鲁士人都固执得像牛一样,我为了建立海军已经努力了几十年了,经历了那么多的教训,可是那些人还是不愿意放弃大陆军的思想。”
  “这些人也不想想,如果仅仅维持普鲁士的安全,根本不要那么多的陆军,现在把陆军维持那么大的规模又能够为普鲁士带来什么好处呢?只能做欧洲王室的免费打手。”阿达尔伯特亲王在那愤愤不平地说道。
  “是的,亲王,普鲁士为欧洲王室做了那么多的贡献,应该得到一些回报,比如说在非洲要上几块土地,像现在的几内亚湾、西南非洲、还有东非的坦噶尼喀,英法在当地没有什么存在。如果普鲁士索要到这几个地方,那么就有了往来东方航线的补给点。还能够通过开发向普鲁士国内输入资源。”
  “嘶……你说的这几个地方英法都不大愿意或者没有精力开发,如果普鲁士想要的话确实有很大的可能要到。但是,你不要忽略了,以普鲁士现在的实力,根本没有办法开发呀。不仅是海军不够,普鲁士也没有那么多的人力财力去开发。”阿达尔伯特遗憾地说道。
  “亲王,这些都不是问题,如果普鲁士能够要到这些土地,那么我们可以和您一起开发这些土地。人力和财力都由我们来出,你们可以用土地入股,我们一起组成合资公司,共同开发这些土地。”
  “您看,在这件事里,普鲁士只要利用这些年对欧洲王室的贡献,要回自己的报酬。而这些在我们的合作下会变成价值。这些海外利益又能够为您筹建海军提供资金。不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吗?”董书恒微笑着说道。
  阿达尔伯特亲王仔细地揣摩着董书恒刚才提出的计划。这件事确实对自己只有好处,普鲁士根本不要付出什么,如果有的付出的话,也是普鲁士的影响力。
  而且这些都是海外利益,如果要分配的话,肯定是海军占大头。那么自己的造舰计划就可以施行了。
  “董,我收回刚才的话,你应该来做普鲁士的首相,而不是商务部长。”
  “哈哈哈哈……”
  两个人相对而笑。
  “亲王殿下,我的辖地现在在建设铁路设施,我想普鲁士也可以参与进来。这次您回国一定不会空手而归。”
  “当然,我现在已经感到收获满满了。”
  “亲王殿下,其实在您来中国之前,我就已经派遣了一支使团前往欧洲。我想请您回国之后加以照顾。另外我准备让他们把使馆设在柏林,毕竟我们现在在欧洲就您一个真正的朋友。另外,我们的人会在欧洲进行一些商业活动,也希望您予以照顾。”
  “这个没问题,只是一些小事,我想以我的面子还是能罩得住他们的。到时候我会联系欧洲的王室朋友给他们行个方便,保证他们在欧洲能够自由活动。”
  “那真是太感谢您了!”
  “不用客气,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互相帮助不是应该的吗?”
  两个人相视一笑……
  此时远在万里之外的欧洲,一群华人踏上了葡萄牙的土地。
  “哎呀!终于回家了。”看向里斯本的港口,船长安东尼奥兴奋地说道。
  “亲爱的王,要不要到我的家中坐坐。我可以做你们的导游,带你们逛一逛里斯本,这是一座美丽的城市。”安东尼奥向王韬邀请道。
  “那就麻烦船长先生了,我们在里斯本修整五天,到时候船长再送我我们去巴黎吧!”王韬说道。他准备就把里斯本作为此次欧洲之行的第一站。
  一行人在船长的帮助下在港口办理了手续。安东尼奥是一名老船长,而且他为人非常和气大方。在港口有非常多的熟人。
  王韬一行人虽然人数不少,但是在安东尼奥的运作下缴纳了一笔费用后,全部都可以上岸休整。
  临行之前,董书恒告诉他们在船上可以把辫子剪了。毕竟是去欧洲,最好还是入乡随俗,这样也方便与欧洲人打交道。
  王韬也是在租界呆了多年,早就想剪辫子了。于是现在里斯本人见到的这群中国人都是一头精神的短发,穿着淮海军常服一个样式的服装。
  有些去过中国的葡萄牙人都感到奇怪,这跟自己记忆中的清国人不一样啊。
  在安东尼奥的引导下,王韬一行参观了里斯本,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里斯本的环境真的不是太好。尤其是城市的街道,到处散发着恶臭。
  王韬他们重点参观了里斯本大学、里斯本航海学校等院校。并且安排了几名学生进入几所院校学习。
  他们甚至还得到了里斯本市长的接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