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彭玉麟实际上也是一个比较激进的读书人。从他的一些过往就能够看得出端倪。
  历史上他虽然一直做清朝的臣子,但是他先后七八次辞官。而且他处处以国家民族利益为先,只是迫于洋务运动时的大环境,改良派占据了绝对的主导。
  他没有能力去反清,因为他清楚,一旦如此,只会跟太平军一样,让这个国家民族向深渊坠落得更深。
  现在他碰到了董书恒这个造反派,而且是一个有实力的造反派,自然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总统,雪琴还是先跟着您身边,了解一下咱们淮海军。至于您说的统领舰队的事情可以容后再议,现在水师刘大人可能比在下更加适合统领舰队。”
  “也可以,我们淮海军的建制指挥都跟清军截然不同,最近你可以多了解一些。”
  “总统,我们刚才说到太平军的事儿。您现在不欲剿之,但是太平军一直堵在江宁却也挡住了淮海军拓展的空间。”
  董书恒非常欣慰,彭玉麟能够这么快进入角色,开始为淮海军考虑。
  “雪琴,你觉得呢?”
  “我以为总统是想先巩固江北吧,毕竟总统崛起也就几个月时间,不可能把江北经营的铁板一块。”
  “是呀,地盘可以靠军队去占领,但是要想用起来还得有人才去治理。”
  “如果雪琴没猜错,魏大人的书院就是为了解决人才这块短板。”
  “我观总统手下的兵全部使用洋枪,虽然操练速度更快,但是士兵花费必然很大。总统是怎么解决经费问题的呢?”
  “抄家、经商、贸易。”董书恒从嘴里冒出六个字。
  彭玉麟眼睛一亮,这位总统还真是直接,不过确实都是来钱快的行当。这会练兵的人,必须得先会赚钱啊!
  “雪琴,回头我会让存训给你一份资料,让你深入地了解一下我们所掌握的力量。”
  “是,总统。”
  “雪琴,第一步我们稳固好江北,后,那你觉得第二步该如何走呢?”
  彭玉麟思考了一下回道:“呃……这第二部,我想总统是想驱逐太平军了,两个方向一个往西、一个往北。”
  “嗯,驱逐说得好,这仗其实很难拿捏分寸,打得让他跑,又不能把他打弱了、打没了。不过为什么不能往南呢?”
  “总统的心意,在下能猜出一二,这发匪往南跑了,清廷的压力就小了,到时候咱们江北就没有这么大的发展自由了,灭了长毛清廷下一步必然是要‘消藩’。”
  “嗯,雪琴还真是一语中的。”
  “大人,其实在下研究过这个洪秀全的性格,此人有大志而无恒心,眼光高而过于短浅,只要给他足够的压力,他必然会跑的。现在大人控扼东、北二面,南面有和春的江南大营,现在太平军又占据了安徽南部安庆等重镇,那么这个方向就是太平军的最佳选择了。”
  “后面呢?”
  “后面咱们当然是追着太平军一路进安徽,安徽可也是两江总督府的辖地。总统,自古淮西出劲卒,这里可是上佳的兵源地,控制在我们手中,那么依托江苏的丰厚财力以及总统您搞的工业化,可立于不败之地。江南各省无兵可用,有一只劲旅,足以平定。到时候精兵北上迅速拿下北京,大军从安徽进中原,则大事可成矣。”
  “呵呵,雪琴,没想到你还是一个战略家。看样子真不能把你放入舰队。”
  本来董书恒先入为主,历史上彭玉麟是中国近代海军的奠基人,那也是他后来入湘军、办湘军水师不断积累了经验。现在的他对于水师、舰队还是一个小白呢。但是其人先天的战略天赋已经展露。董书恒不清楚的是彭玉麟在历史上还是一个出色的战略家,不然他怎么会有一个晚清完美男人的称号呢?
  “呃……那个总统您过誉了。相比总统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作为,雪琴不值一提。”彭玉麟被夸的一阵尴尬。
  ……
  两人就今后的战略问题聊到了很晚,大有那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董书恒在船上的休息室里凑活着睡了一夜,船只从海门逆江而上,不到三百公里的水路,正好一个晚上就到了靖江。即将到达靖江的时候,李存训叫醒了董书恒。董书恒简单地洗漱了一下,来到船头,凉爽的江风吹来,让人一阵舒爽。
  彭玉麟早已经到了船头。
  “总统早!”
  “雪琴可曾睡好,乘船还适应吗?”
  “还好,在下经常乘坐江船,还算适应,这轮船还要更稳一些。”
  靠近靖江,长江在这里拐了一个弯。南面是江阴,北面就是靖江。在靖江靠近码头的位置,一座要塞正在拔地而起。
  此时,晨雾散去,案上的情况尽收眼底。
  “总统,如果没看错那应该是一座新建的炮台吧!放在这里真是妙。”
  “更确切的说,那是一座要塞,上面的炮塔全部使用钢筋水泥浇筑,中间还加了钢板。可以防得住重炮的攻击。”
  “总统,有此要塞,可保长江无忧矣。”
  “是啊,可是中国还有漫长的海岸线,不能每一处都建造炮台。真正的要塞是海上的舰队,他们才是海上的移动要塞,是维护海疆的真正力量。在此处建要塞,也是没办法而为之,真到了那一步,至少我们还能保住长江沿岸,抵挡住列强深入内陆,组织起有效地抵抗。只是东南沿海那些发达的地区可能要糜烂,多少百姓可能要流离失所。”
  “总统真是忧国忧民,我相信在那一天之前,我们的舰队一定能够建好。”
  ……
  上海英租界,今天英国公使文翰收到了商船的一份报告,清廷疑似在长江沿岸同时修建几个要塞。
  “这些清国人,有钱不去打叛乱分子,为什么在长江下游修要塞,他们这是为了防谁?”
  “汤姆,你去拟一份照会给两江总督,就说这严重影响了英国商船的通行安全。另外通知美法公使一同对清廷施压。”
  ……
  北京紫荆城养心殿,今天值守的军机大臣是邵灿。
  “邵爱卿,江苏、安徽、山东几个新任巡抚都上任了吗?”
  “启禀陛下,都已经上任,江苏巡抚杨文定已经捉拿回京,大理寺正在审理。”
  “留他一命吧,恩旨发配新疆。”
  “是,陛下!”
  “新上任的巡抚有什么折子上来吗?”
  “呃……新任山东巡抚桂大人上书,言曰,山东绿营荒废已久,各处匪乱、响马猖獗,奏请筹建新军,平定匪乱,安靖地方。”
  “嗯,桂中行是个肯做事的,告诉他准他从山东厘税中自行筹资组建新军,但是明年年中之前要彻底平定山东匪乱。”
  “安徽巡抚江忠源坐镇庐州抵御发匪,上书只言军中军费日紧,所募楚勇思乡日切,急需薪饷安抚。”
  “安徽税赋多出自南边,现在那边被发匪占据,北边被捻匪打乱。”咸丰叹息道,“先从内库播五万两给江忠源。另外命令魏源派江北团练前去支援。”
  “皇上,江北还要筹备收复江宁,这个时候怕是派不出人。”
  “让琦善自己去想办法,这次他举荐的官员朕都准了,他理应为朝廷分忧。”
  “对了,陛下,魏巡府也上书说准备派兵巩固江南防御,在常州重建大营,伺机收复镇江。”
  “嗯,这个计划稳妥,欲收复江宁,先剪除其羽翼,准其自行募兵筹饷。”
  ……
  靖江的码头上经过了简单的布置,锦旗招展,彩旗飘飘。
  董书恒携着一众淮海军水师高层站立在码头上,八艘新型炮艇一字排开。
  这次董书恒做了个懒人,他给八艘新艇起的名字分别是“长江一号”到“长江八号”。
  在音乐声中,每一名艇长轮流上前,从董书恒手中接过任命状还有艇旗。
  “老马,你怎么还要去抢长江七号的艇长?不是让你做太湖水师的司令吗?”
  “哈哈,总统军中可没有规定司令不能兼任艇长的,反正长江七号是俺的旗舰,以后俺老马就住在上面了。”此人正是马胡子,现在董书恒任江苏提督,马胡子名正言顺地划到了他的麾下。
  新艇入列以后,董书恒将淮海水师一分为三,三艘炮艇划给了运河水师,负责运河沿线的水上安全,主要是起到护航的作用。五艘炮艇划给长江水师,在长江流域活动,目前主要是长江下游。还有两艘炮艇划到了马胡子的麾下,成立太湖水师,剿灭太湖水匪,维护太湖沿岸的安全。
  其实,主要是看住苏州、湖州,李存训的哥哥李存文以前是湖州通判,现在已经升为湖州知府。之前在李存文的支持下长江集团在湖州开办了大量的缫丝厂,太湖沿岸是当前最重要的产丝地,这里有淮海军重要的经济利益。
  所以董书恒决定在这里投放一只武装力量。
  今天还有一项总要的事情就是宣布成立水师陆战队。水师陆战队是跟随水师进行登录作战的地面部队。
  董书恒决定先成立三个团,分别是
  401团,团长丁力。
  402团,团长钟金钢。
  403团,团长林彬。
  这三人都是新晋的团级军官,其中以丁力的提拔最快,扬州之战前他还是一名排长,但是在军校的考核中他得了第一名。要知道参军前他还是一名文盲,董书恒最看中的就是他的学习能力。
  这三个团将配属于海军司令部统一指挥。以后海军司令将由董书恒亲自兼任,彭玉麟将担任海军参谋长,刘大海担任海军副司令兼长江水师司令。张强担任运河水师司令。马连奎担任太湖水师司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