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两人都说的冠冕堂皇,毫不功利,但是对话之中却都是满满的利益交换。
  这虚伪的对话,连慧儿这个丫头都能听得出来,不过自己今天是出来帮助少爷撑门面的,可不能表现出无礼。
  李存训这里确是听出了两人交换的条件。
  董书恒这里:一、帮助约翰·塞纳搭上魏源的线,打开传教的大门。
  二、与南方卫理公会合作建立一所综合性的教会大学,名字叫圣约翰大学,地点选在上海租界外面,董书恒负责大学的招生、土地、手续以及基础建设。美国南方卫理公会负责学校的建设资金以及学校的师资力量。
  三、董书恒允许南方卫理公会在中国赴美劳工中公开传教。
  四、淮海公司在对外贸易方面向美国倾斜,优先考虑美国的贸易利益,淮海公司在这半年时间里,摔出了近千万的订单,约翰这里帮马沙利争取一点,自己以后再在公使面前也好说话。
  ……
  约翰·塞纳这边:一、通过南方卫理公会帮助淮海书院介绍一批教授自然科学的教师。
  二、引荐董书恒跟美国公使马沙利见面。并且要帮助董书恒争取到马沙利的支持。
  三、支持并且保障淮海公司直接在美开展商业活动,实际上就是保障淮海公司在美国西部南部,地多人少的地方圈地。董书恒显然是不满足于一个代理人公司的规模。
  四、南方卫理公会的牧师要保障赴美劳工的合法权益,并通过南方卫理公会的力量,推动美国出台《保护华工权益法案》。
  这一点,作为一个南方人,约翰举双手支持,用他的话说,那些北方佬一个个说的冠冕堂皇要废除奴隶制,自己却在贩卖华工到工厂免费劳动,岂有此理!
  当然了,这件事董书恒也就是持试试看的态度。
  ……
  这次和约翰·塞纳的会面,双方都非常满意,可谓是宾主尽欢。
  两人从中饭谈到了晚饭。慧儿坐在那儿听得都不耐烦了。这洋鬼子除了长相有些不同以外,真的没啥稀罕可看的了,而且还讲的中文。
  两人终于谈好了。约翰要在东台住一晚,第二天就要回上海,他得赶紧和总部联系,船只横穿太平洋还得一个月时间呢!
  ……
  董书恒也回到了家中,对慧儿一翻表扬,让慧儿丫头心中乐开了花。
  “少爷带着自己出席正式场合就是对自己的认可啊!”丫头在心中想到。
  董书恒刚坐到书房中,李存训就过来了。
  “本来不想打扰您的,可是刚刚海门那边传来消息,说是来了一支南洋的华人船队,这只船队是王代表路过南洋的时候联络的新加坡华人家族派过来的,王代表好像和他们签订了协议。,另外还有南洋兰芳国的代表也跟着一起过来了。对方派来的船队规模很大,人也很多。”
  “第二件事,之前安排的水师新炮艇入列仪式已经快要在靖江准备好了,你需要出席一下。”
  “第三件事,西园先生已经赶到东台了,同行的刘总经理以及西园先生的一些学生。”
  “哎……”董书恒揉了揉太阳穴,事情还真多。
  “等西园先生他们吃好晚餐,我去见他们,就在接待他们的客栈好了。”
  “明天先去海门见一下新加坡华人,毕竟人家远道而来。后天我直接从海门去靖江。”董书恒吩咐道。
  “是,我这就去安排。”李存训接令出去安排出行事宜。
  董书恒则做下来,规划起下一步的动作。
  南洋在他的计划中是很重要的一环,当然他不会仅仅依靠当前的南洋华人,事实上他们世代居住南洋,已经形成了一批既得利益群体,很多人都有了自己的利益需求。在他的计划中移民垦殖才是核心。
  他现在的优势就在于拥有庞大的人口基数,能够不断地移民对当地进行渗透。
  而列强殖民南洋,基本上依靠当地的土著以及华人,存在很大的漏洞,这是自己的机会,但是必须想办法拉拢当地的华人,取得他们的支持。
  淮海军的水师现在即将拥有十艘内河炮艇,可以说在长江沿线,淮军的水师基本上堪称无敌。可以吊打太平军,但是董书恒现在还不能那么做。他封锁了长江,那么太平军就真的被困死了,失去了腾挪的空间,这可不是自己想看到的。淮海军的水师以后将以在长江沿线护航为主。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就炸沉你。
  正想着,忽然一双小手按到了自己的头上,一根青葱玉指轻轻地按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让他似乎进入了空冥状态。
  说实话,自己接触的女孩,他还是最喜欢跟慧儿在一起,可能是因为慧儿最了解自己。
  他轻轻地抓起慧儿的手……
  这时敲门声响起,李存训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那边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可以过去了!”
  慧儿赶紧去帮董书恒取来外套穿上,帮他整理了一下着装。
  到了客栈,董书恒终于又看到了许久未见的西园先生。
  东台也是西园先生的故乡,可是先生连老宅都没回,就直奔自己这里,可见西园先生对此事的重视程度!
  “西园先生,好久不见了。”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董书恒极为尊重,见到老先生后,董书恒赶紧上前行礼。
  “刘叔,让您辛苦跑一趟了。”刘明远听了连连摆手。自己现在虽然比以前累了些,但是心情舒畅了许多,两个儿子跟着董书恒也都出息了,自己只能在这个位子上再多干几年,发挥一下余热,报答少爷。
  “恩,书恒贤侄,不用客套,我们赶紧说说正事吧。老朽一把老骨头要不是为了能够完成这件大事,早就驾鹤西去了。”冯老先生笑着说道,“我身后这几个是这次进入水利学院的学生,他们几个基础都已经很好,所以我这次带着出来历练一下。
  “在下杜辉,苏州人士。”为首的一个大龄青年首先站出来自我介绍道。
  后面的几人也都做了自我介绍……
  董书恒一一和各位握手问好。这些学子能够被西园先生带出来,显然是作为接班人培养的。
  “西园先生,几天前传来消息,黄河河南段又决堤了,加上现在兵荒马乱,这次水灾必然造成大量流民。我准备尽收河南百万流民,来完成我们这次“一纵三横”水利工程。一纵就是海堤工程,重新修缮范公堤,尤其是在各条河流的入海口修建水闸,避免海水倒灌的事情再发生。三横是治理淮河、黄河(现在的黄河还没有改道,还是从江苏入海),新建一条苏北灌溉总渠,联通洪泽湖与大海,解决洪泽湖水患,增加一块新的灌溉区。”
  听了董书恒的简单介绍,冯道利的眼中满是憧憬,这几条方案他已经在脑中过了无数遍,甚至多此实地进行了测量。
  “西园先生,人和钱您都不用担心。刘叔,公司那边要成立一个苏北水利工程总项目组,后面半年公司的资金要先紧着水利工程,各处农场仓库的储备粮要陆续调运道工地。这次工程要实行分段施工,分段管理,个别的工程可以分包给当地的一些大族来做,但是一定要做好工程质量的验收工作。存训,等会儿传令徐州的协响办还有驻军做好流民的接收中转工作,所有进入苏北的流民都要经过集中检疫隔离消毒,传令各地要做好防疫工作……”董书恒嘟嘟嘟说了一大堆。
  西园先生是个雷厉风行的人,他是这次工程的总负责人,晚上还要加班带着学生们做分段规划。淮海公司只是帮助他们打下手,做好后勤工作。董书恒安排好之后就回去休息了,明天早上,他还要早起去海门。
  第二天一早,董书恒收拾好行装向海门方向打马而去。
  海门港与上海隔江相望,往来方便。在董书恒的规划中,这里是江北地区对接东南,琉球、南洋的海上门户。
  北面的海州港主要是作为军港以及与朝鲜日本的交易港口。当然以后在山东站稳之后,董书恒会把军港移到胶州湾。
  海门港与海州港一南一北,构成江北地区的对外商贸窗口。
  海门港在原有的渔港基础上扩建而成。原来靠近渔港只有一个围绕鱼市聚集而成的小集镇。而现在围绕着港口一座新的港城正在形成,各色各样商行、客栈、酒楼拔地而起。
  码头上全是忙碌的码头工人,新城有一个警察局负责港口新城的治安。穿着藏青色制服的警察,背着老式的来复枪在港口巡逻,看着他们整齐的队列就知道不好惹。
  现在警察总署在各地设立的警察局已经陆续运转了起来。这些警察都是异地任职,纵向管理,只向上级警察局负责,以前差役欺压百姓的现象基本上没有了。
  董书恒一行人径直来到了淮海公司设立在此处的港务局办公楼。在一个大的接待室内,这次过来的各家南洋家族代表已经在此等候。
  “四叔,你说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猜一定是一位睿智的老者,不然怎么有那么高的地位。你看福建广东沿海的那些县令都是老头子呢!”
  一众新加坡华人代表中,一个二十不到的小伙子向一个中年人问道。这个年轻人名叫吴鑫,是新家坡吴家的子弟。曾经去英国游学过几年,颇有才华,是这批年轻人中的佼佼者。
  这时一个年轻人在几名护卫的簇拥下走了进来。大家看到港口接待他们的淮海公司的员工起身鼓掌,也都跟着鼓掌。
  各位家族代表都感到非常震惊,从来没有在清廷见到过这么年轻的大官。
  “大家好,我就是董书恒,欢迎诸位海外游子回家!”董书恒说道,“诸位这次来苏北是对我董书恒的信任,而我也绝对不会辜负大家的信任……”
  底下再次传来了掌声。致完了欢迎辞,董书恒在小会议室与各大家族派来的话事人以及西婆罗洲兰芳国的代表召开了一次小规模的闭门会议。
  会议内容外面的人都不知道,只知道几位话事、代表人从小会议室出来的时候脸色兴奋得通红。
  协议的主要内容是:
  淮海军支持南洋华人争取政治权利,帮助南洋华人秘密训练军队。
  淮海军向南洋兰芳国派遣军事教导团,帮助兰芳国建设常备军,以抵御荷兰人的入侵。
  南洋个各大家族帮助淮海军在南洋秘密武装垦殖。兰芳国同意淮海军在兰芳国势力范围内建设农场,开发矿山。
  经济上,淮海军管辖范围内,南洋华人可自由入境经商,欢迎南洋华人在淮海军势力范围内投资办厂。
  通过这次会议,董书恒终于开启了自己在南洋的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