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江北阵营的这次会议,基本上定下了未来几年的基调,同时也对过去半年的工作做了一个梳理。
  淮海军陆军在新兵加入后,要进行磨合训练。各守备团以及协响办也陆续出发,不过董书恒的心中总是不踏实,就这样收了人家的权力,肯定会有一定的反弹。危险在未爆发之前是最可怕的,就如同未知的恐惧一般。
  他找来了娄志刚、艾能奇,现在特战队早已拓展为特战大队,规模达到了500多人,基地设在高邮。在人力部的帮助下,小娄小艾收罗了很多江湖高手,这些人在经过了审查,并把家人搬到淮海集团的农场后,被收录进了特战大队接授严酷的训练。
  当然他们的待遇也是极好的。特战队员的饷银是普通士兵的五倍,足够他们的家人过上很好的生活了。董书恒还会让他们的孩子进入学校读书。这让这些江湖人士感激涕零。要知道他们在社会上是不入流的人。中国人最讲究香火,看到自己的后代能够读书改变命运,许多人因此愿意为董书恒去赴死。
  “娄大队长,有个任务给你们,你把特战大队打散,偷偷潜入我们守备部队即将进驻的城市。这次收回地方权力,可能会有一些反弹出现。我会让季明山派情报司的人跟你们配合。有些人要是敢冒头,就坚决打掉他,抄了他的家,这方面你们有经验。要是不好处理,就让军队出马,但是你们要做好军队的情报工作,问题总是在萌芽状态下最好处理。”
  ……
  紫禁城东暖房,咸丰坐在榻上,手中捧着一本淮海书局新版的《博物新编》,这本书介绍了许多新奇的科学知识,诸如氧气、氮气和其他一些化学物质的近代化学知识,还介绍了声光电等新的物理学知识。
  “小德子,把这本书拿去给翰林院的翰林们看看,看看有没有谁能看得懂?”咸丰对着一旁的小太监说道。不一会儿,阴影处,显出一人。
  “皇爷,事情查清楚了,那本书就是江北提督董书恒写的,之前用的是笔名。另外,奴才的人在高邮还查到一些事情。”
  “哦,这个董书恒不光会打仗,还懂洋务?你继续说。”咸丰玩味地说道。
  “是,我们的人在高邮城外看到大量工坊,据此谋生的流民有数以万计,还有那董书恒近来大肆扩军,说是要收复扬州。一个汉人如此,怕是……”
  “赫敏啊!你是朕的内臣,不用学那些外臣虚头巴脑的,你说我大清八旗还能打吗?哎……这些人除了闹饷厉害,打仗一打就散,早已经不堪用了。朕早就想编练新军,可是这些人不会同意的,他们怕新军抢了他们的饷。”
  “皇爷,谁敢反对,臣去杀了就是。”看着咸丰满脸忧虑的样子,赫敏一阵心疼。自己是看着咸丰长大的,皇上外愚内秀,心思缜密,勤政好学,是个好皇帝,赫敏相信大清在他的带领下一定能实现中兴。
  “杀不光的,都杀了,我大清的江山也就没了。董书恒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是人都有野心,他曾国藩就没吗?我大清入关的时候不也是凭着汉人平定了南方?他们都有野心,只要不齐心就不会有事。”
  “听说老六最近跟曾国藩走的很近,你要照应着点。”
  赫敏点头应诺,他知道皇帝对这个六弟一直都有戒心,而这个六爷也确实是心机深沉,让人不省心,涉及到皇家私事,赫敏不好置喙。他倒是想起了京城的一些新鲜事。
  “皇上,最近京城开了家淮海洋货铺子,生意很火,里面颇有些新鲜物事,就是价格很贵。还有京城新开了一家车行,经营用人力拉的黄包车,据说坐着比轿子舒服,还比轿子快,一个人就能拉着跑。京中几个王爷都参了股,要不然早就给轿行给拆了,现在很多轿夫都改行拉黄包车了。”
  “哦,这个不会跟很董书恒有关系吧!”
  “回皇爷,正是!我们调查了一下这个董书恒,他家世代盐商,这个没问题,但是他现在仿照洋人方式开了家公司,就叫淮海公司,从洋人那里购买机器,聘用洋人技师,生产了许多新奇东西。坊间传言说他之前有一个洋人师傅。”
  “哦,怪不得呢!这个董书恒倒是越来越有意思了,赫敏,你看能不能插个人在他身边,他要是个孙猴子,我们总得给他上个紧箍咒吧!”
  ……
  上海外滩,英租界,季明山一身洋装,头戴文明帽,嘴中叼着一根香烟。身后还跟着一帮马仔,嚣张地走进了一栋大楼,里面每个碰到他的人都躬身行礼。
  “山哥,山哥……”打招呼的声音不绝于耳。
  上得楼上,进入自己的办公室,有两个人已经站在那里。坐到了自己的沙发椅上,季明山盯着两人问道:“是有什么新消息吗?”
  底下两人一男一女,男的长得高大魁梧,名叫赵大奎,以前是上海一个小帮会的头目,在与人火拼时被季明山的救下,从此就跟着季明山混了,现在明面上负责黄包车行的事务。
  女的叫孟如芳,呃……算是季明山的姘头,以前是在扬州开妓院的,太平军攻入扬州后,逃到了高邮,不知怎么就跟季明山好上了,现在在租界负责一家舞厅,当然……不是正经的那种。
  这二人现在是情报司在上海的两个负责人。在董书恒的指导下,情报司在高邮建立了一个秘密的情报员训练基地,会对情报司内围人员进行专门的培训,比如审讯、刺杀、测探、密码使用以及反审讯等等,董书恒虽然不是专业的,但是他谍战片看得多啊。至少在这个时代,他培训出来的谍报人员还是比较专业的。
  比如今天这个孟如芳,她的代号叫“白玫瑰”,她的大上海舞厅,现在在上海那是家喻户晓,里面选姑娘都是按种族来分:什么“新罗婢”、“日本女忍者”、“南洋食人女”、“俄罗斯冰美人”、“西欧贵妇”,简直满足了顾客的各种想象。
  也有同行想通过后台,把大上海舞厅占了,奈何人家后台更硬,凡是不长眼的大都横死街头,或者被丢进了黄浦江喂鱼。
  赵大奎的代号叫“坦克”,代号很奇怪,但是是董书恒这个大老板起的,他只能接受。赵大奎本身就很能打,身边有八个手下也是狠角色,上海滩人称“八大金刚”。他的车行名字叫“兴华车行”,上海江湖人称“洋车帮”,这个车行几乎垄断了上海的地面儿,不管是租界还是上海县城,现在面上跑的都是车行的黄包车。半个月以来就跟其他帮派血拼了5场,从无敌手。
  “老大,最近有一个小刀会的组织找到了我们,想邀请我们加入,我暂时拒绝了。后来我查了一下,这个小刀会里面以广东帮最大,已经吸收了很多帮派,而且他们还私藏了许多兵器。我感觉这些人可能要搞件大事儿!”坦克站出来汇报到。
  “你这边暂时拖住,不要主动招惹他们,但他们要是给我们来硬的,我们也要坚决反击,打疼他们。白玫瑰那边可以帮着查一下这些人究竟要干什么?”说着看向白玫瑰。
  “明山,最近从一个英国公使团的通译那里得知,4月份的时候英国公使文翰及随员密迪乐秘密访问了天京城,但是访问的具体内容不知,我这里会试着看能不能控制这个通译。”白玫瑰说道。
  “嗯,情况我会向大老板反馈的,最近我要去北边一趟。这两条线,你们盯一下。”
  ……
  徐州沛县,张家在徐州一地发展几百年,最早可以追溯到明朝永乐年间。满清入关时,张家先祖率先投靠清军,站对了队,后来又出了好几位进士。
  这些年,张家的家产越滚越大,光土地就有20多万亩。最主要是张家控制着徐州众多的矿山,家中通过冶铁赚的盆满钵满。尤其是最近半年向东台输送煤炭,更让其大赚特赚。
  可是最近听说淮海军要来接管徐州,这淮海军跟那个买煤的淮海集团本来就是一家的。因此张家立马就认准了,这是淮海集团不愿意再花钱买煤,人家有军队,直接抢不就好了嘛。
  不能怪张家这么想,实在是这个时代,这种事情再普遍不过了。尤其是现在外面兵荒马乱,长毛都已经打过黄河了,清廷现在对地方上的管控力非常弱,地方大族成了地方上的实际管理者。他们之间的火拼械斗时有发生,根本不会有人来管。
  张家当然不会束手待毙,不管谁任职徐州都必须给张家面子。徐州城的巡防营一直都是张家的子侄在管。这一任的巡防营统领叫张勐,是张家家主张玉林的侄子。
  “勐子,要是让你们巡防营去干掉这来犯的淮海军,你们办得到吗?”张玉林对他的侄子问道,今天是一个家族会议,张家的主要话事人都在。
  “大伯,听说这个淮海军在南边一下子灭了五千的长毛。而且他们全部配备火枪,我们巡防营只有千把号人,根本就不够。”
  “这样我们再联系其他几个家族,组织5千团练,这样我们这边是对方人数的六倍,就是堆也能堆死他们。”
  张勐毕竟是正儿八经带兵的,他清楚打仗不能光看人多,还要看训练、装备、士气等很多因素。但是他不敢扫大伯的兴,这个大伯一向喜欢独断乾坤,最是霸道,他只是张家的一个旁系子弟而已,要不是巡防营是个苦差事,加上自己有些带兵的能耐,要不这个位置恐怕也轮不到自己。
  张家这边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着,一点也不避讳。消息传的满徐州都是。
  徐州城外的一家马店,住着十几个人,这些人自称是南边一个镖局的人,在这里等一批镖。看着一个个都是十分凶悍,店主不疑有他。
  今天一个,游商打扮的人,找到了这群人。
  “几位爷,要买盐吗?”那人问道。
  “要不咸的的盐。”
  这群大汉中一个领头的说道:“给我2斤3两6钱加碘盐。”
  说着那游商打扮的人拿出一张纸,递给壮汉说道:“这是这次参加张家行动的家族名单,团练人数,还有他们的伏击计划。”
  两匹快马离开马店,向南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