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嘟……”一声长长的哨音响起。
  “劈……啪……”团丁整齐地举起自己手中的长枪。
  水匪的队伍自发地停了下来,现在双方离着两百多米。已经可以看清对方。
  “妈的,露馅了,这帮团练怎么跑这儿来了?”人群后方,二当家郭卜叫道,他在犹豫要不要继续前进。
  “兄弟们,冲上去跟他们拼了!”郭卜还是命令队伍冲上去,反正都是些流民,死了就死了,总要试试对方的深浅。
  人群在小头目的打骂下,大叫着往前跑去。
  “啪……啪啪”爆豆般的枪声响起。
  跑在最前面的水匪,割麦子一般倒下。
  后面的水匪还没反应过来,呆立在原地。
  “逃啊!”不知谁喊了一声,惊醒呆立的人群。一众流民水匪再也不管小头目的指挥,即使队伍里的小头目用刀劈砍都没有用,火枪齐射的威慑力实在太大。
  “二狗快趴下。”大牛对着二狗喊到。
  他们跑在后面,跑再快也跑不过子弹。二狗跟大牛叔刚趴下,就看到跑在自己前面的几个人背后溅起了血花。
  “投降不杀!投降不杀!”淮海团练一齐喊了起来。
  这句话仿佛救命稻草一般,由流民组成的水匪,纷纷趴在地上。只有安插在队伍中的小头目还在跑,二当家郭卜跑在最前面。他身强体壮,跑得最快。“乖乖,这帮团练的火枪好犀利。”他边跑心中还在想,他心中并不是很担心,自己只要能跑回去就好,要把这边的情况报告给大当家,让他不要冲动,退回去保存实力才对。
  就在他走神的档口,左右两边又杀出两只队伍,只见这些花衣军,单膝跪在地上射击,每一枪都能收走一个小头目的性命。他也有自己的血性,举起刀招呼自己身边的几个小头目,向着离自己最近的花衣军冲去。他有信心用自己的刀为死去的弟兄报仇。
  可是,淮海团练这边也看到了他,几个团丁一齐把枪指了过来,个人的武勇终归比不过一颗黄铜子弹。郭卜同时被几颗子弹击中,身子向后弹去,他的眼睛睁得滚圆……
  10几分钟,战斗便告一段落。除了几个小头目跑掉,2000人全部被歼灭,第一波攻击的时候有200多人被打死打伤,其他人全部做了俘虏。
  “太没意思了!根本就没过瘾啊。”看着团丁们押着一队一队的俘虏向后走去,董书恒对身边的刘青南说道。
  “我觉得这些人可能只是赖善成派过来的炮灰。部队要抓紧收拢这些俘虏,准备接下来的战斗。”刘青南提醒道。
  其实董书恒也看出来了,如果是靠着这些人还有装备,这个赖善成早就给人灭了。
  “刘师爷,你去跟知州大人说,让巡城营的弟兄过来把俘虏压走。”他对旁边的刘师爷说道,又看想向了身边的刘青南:“青南,收拢部队,短暂修整一下。”
  这一战共俘虏了1700多人,团丁却未死一人,只有二营一连一个倒霉蛋在追击的时候崴伤了脚。俘虏们一个个低着头。每一列十个人,由一根长长的绳子拴在一起,倒是非常老实。随着巡城营的士兵把俘虏押走,这边的淮海团练才缓过劲来。
  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杀人,刚才离着远开枪没啥感觉,跟自己平时打把差不多。这会儿打扫战场,看着中枪水匪的血腥模样,尤其是有的水匪被米涅弹那强大的动能撕开肚皮,肠子都流了一地,关键是人还没死,就拖着肠子在地上哀嚎。
  都是朴实的盐丁汉子,谁曾见过这种场面,顿时就将早上吃的压缩饼干,吐了一地。
  董书恒没让军官去斥责这些士兵,用他的话说“吐着,吐着就习惯了”。许多军官也是这个模样。董书恒没有吐,前世的他大学的时候选修过法医课,工作后又出过现场,还真顶得住。
  “咦?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这些伤员总不能全杀了,得救上一救啊。”董书恒突然想到,他之前在东台雇了两个军医,实际上就是俩游方郎中,会治疗跌打损伤,手里有几副金疮药的方子。这俩货当初一听要随军,可都是不愿意,在董书恒开出每月十两银子的天价工资后才答应下来。
  这会儿这俩人在门洞旁临时搭的一个棚子里。听说己方没有伤亡,还以为没事情做了。
  “把所有受伤的俘虏送给军医,只要还有一口气的就都搬过去。”
  一会儿棚子里就整齐地码放了一地的水匪伤员,俩军医一看就蒙了。这敌人也要救啊。
  “赶紧救人呗,我说两位记得我跟你们说的消毒、缝合吧。”
  两个军医手忙脚乱地救治起来。还好出征之前董书恒帮他们把工具都准备好了,剪刀、镊子、手术刀、针线一应俱全。甚至还有用大蒜熬制浓缩的替代抗生素。
  董书恒也不知道这有没有用,正好用这些俘虏实验一下。
  两个军医就在董书恒的半强制下开始做起手术,只是看着这俩人发白的脸色就有些不专业。还好俩郎中见过一些世面,没有像团丁一样吐一地。
  河边营地,老营的水匪,等了半天没等到团练的援军,却等来了逃跑回来的几个小头目。
  “废物!”听了小头目的诉说,赖善成一脚踹飞那个禀报的小头目。两千人砸进去连个水花都没有,还把自己好兄弟郭卜赔了进去。如何让他不气?
  “弟兄们,这帮卑鄙的团练,埋伏在东门,他们杀了二当家,随我去为二当家报仇!”
  “报仇!报仇!”一众水匪跟着呼和道。
  “老三,你带上五百弟兄去卸甲镇把这个董书恒的老巢抄了,记得不留活口。”赖善成对身边的老三丁仲林说道。
  他自己则带着两千老营弟兄向着高邮东门杀去。他此时依然信心满满,两千流民的失败在他看来再正常不过,并不能说明什么。况且,他可是带着大杀器——五门弗朗基炮。虽然这炮不大,但是赖善成觉得那些土包团丁听到炮响立马就会腿软。
  “报告,水匪大军离我们还有四公里。”蔡树森这个时候进来报告道。董书恒此时还在陪着两个郎中倒腾伤员,三个人都是二把刀。弄得伤棚内传出一阵阵杀猪般的惨叫声。缝合的伤口也是丑不堪言。
  “走,过去看看。”
  “据侦查兵报,对方的队伍后面有五门大炮。”蔡树森补充道。
  “哦……”董书恒眉头皱了起来,他知道远程火力现在是自己的短板。虽然他不担心失败,但是也不想自己的班底有什么损失。
  到了前线,刘青南已经做好了战前准备,团丁们补充了弹药。
  “青南派出奇兵前出,以散兵线消耗敌人。”虽然知道敌人的火炮估计是那种老古董,但是董书恒没必要冒险,他的优势就是射程远超敌人的来复枪。既然自己有优势就要发挥出啦。
  刘青南立即派出了教导营的所有后膛枪手,还有二营、三营枪法最好的士兵,一共将近五百人组成一个前出奇兵队,以三人一个小组的散兵线向水匪的队伍冲了过去。
  “大当家的,对面的团练派出了五百多人冲杀了过来。”这时军师徐德先汇报道。
  “哦,区区五百人也敢来冲击我军,既然对方来送死就成全他们。”赖善成说道,“把我的弗朗基炮架好!”
  正说着,已经能够看到对方的团练了,只见他们队形松散,三三两两,一个个弯腰搭背,手里端着枪向己方快速跑来。
  “果真是一帮上不得台面的团练,看这散乱的队形,也就能欺负流民。”赖善成得意地说道。
  “命令弟兄们压上去,碾碎这帮杂碎。”
  一众水匪看着对方只有区区五百人。也是信心大增,一个个嗷嗷叫地向前冲去。
  双方距离很快拉到了四百米,已经是来复枪的有效射程。淮海团练纷纷停下了脚步,举枪瞄准射击。他们单膝跪地,双手举枪,对面的水匪就像是一只只靶子。
  随着一声声枪响,水匪的队伍中不断有人倒下。而淮海团练这边则每开一枪就往后跑一段,始终保持着与水匪的距离。
  “这帮花衣胆小鬼,只敢躲在远处放冷枪吗?欺负我们打不着他们是不?给我用大炮轰他们。”
  “嘭嘭嘭……”五声炮响,五颗铁球向淮海团练飞去。由于五百人是松散的散兵线,这种老炮的准度又不够,第一轮炮击全部都没有击中。奇兵队的团丁微微放下了心,刚才的炮响确实让一些胆小的团丁腿软。
  “啪啪啪啪啪啪……”奇兵队的依然在用枪还击着。几分钟的交手已经让水匪损失了四五百人。赖善成的心的滴血。
  “快,加快速度冲上去,跟他们拼了。”赖善成举起了手中的刀,大喊着冲了上去,周围的弟兄看着自己的大当家带头向前冲不禁加快了脚步。
  “嘭嘭嘭嘭嘭”又是一轮炮响,这次有一个散兵小组被炮弹砸中,两名团丁当场被炮弹拦腰截断。
  水匪们顿时士气大振,冲击的脚步更快了。
  丁力跟着自己的散兵小组按照操典,不断地射击、撤退再射击。他手中的来复枪每一枪都能收走一个水匪的性命。
  看到有弟兄被炮弹击倒,他没有害怕。反而更加地痛恨对面的水匪。这时候他看到水匪的队伍里有一个彪形大汉应该是个头目,因为他一直在举刀给旁边的水匪打气。
  此时那人离自己大概有五百米远。他还没试过这么远距离的射击。但是他还是举枪指了过去。
  “神佛保佑,一定要击中。”他在心中默念道。
  “啪”
  赖善成感觉自己撞上了一块巨石,身形一滞,一股眩晕感袭来。
  “大当家的受伤了。”不知谁喊了一声。
  这一句话浇灭了水匪心中的血勇。此时的水匪已经减员三个之一,早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之所以坚持,全靠这赖善成的个人威望。赖善成倒下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水匪的队伍立时崩溃。赖善成的亲兵也抬着倒地的赖善成向后跑去。
  而刚才不断退后的奇兵队则紧追其后,不断地用自己手中的枪收割着水匪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