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回到了镇上住的客栈,董书恒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吃了点东西。此时才想起来,魏源好像都没留自己吃饭啊!
  不过自己好像也没给人家带点束脩。师傅请进门,修行在个人。这个便宜师傅好像对自己当前的处境没什么助益。不仅如此,还给自己出了一个难题。还是要搞钱啊!在这个清末的大环境中有什么办法来钱最快呢?
  太平军为什么能够快速积累出来那么巨大的财富呢?
  抢啊!
  后来的十几万湘军为什么会被一大笔财富弄得直接腐化堕落?
  答案是抢太平军。
  太平军的财富主要是从民间搜刮而来。要知道洪秀全带领太平军搜刮民财,有些丰富的经验。因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此时的中国民间很富,这种富主要体现在贵金属的保有量,而不是说他们真正掌握的实物的价值。
  从明朝开始就有大量白银流入中国。西班牙人在美洲挖的白银有很大一部分流入了中国。明末动荡,虽然生灵涂炭,但是金银还是在中国,并没有就出去,只是在不同人口袋里转罢了。
  现在这些金银大部分在民间的地主士绅手中,但是他们基本上不会用,或者说不知道该用在何处?
  这么多钱拿来搞洋务,多买一些先进机床、蒸汽机,多请一些技术人才,难道不香吗?
  什么?技术封锁?这个不存在的。英国人不卖咱可以去跟美国人、普鲁士人买,此时的地球上成熟的消费市场就没几个,只要你肯出钱,还有什么买不到?况且,西方列强也不是铁板一块,现在还没有什么技术壁垒的说法。
  什么?安土重迁?君不见,现在满世界的都是欧洲的探险家,有些技术大拿现在连饭都吃不上。再说就生活质量而言,我大清的江南小城甩了许多欧洲城市半条街。至少这里你还能看到小桥流水、青瓦红墙。等设想中的书院建好,董书恒保证让复兴会的老学究还有西洋的学者乐不思蜀。
  正在心中想着,突然门外响起了一声:“报告。”
  董书恒抬头望去,原来是警卫班长蔡树森。
  蔡树森二十出头,长得十分帅气。他原来是董家商队的一名护卫,为人机灵又识文断字,同时他跟随商队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因此董书恒把放在身边做了警卫班长,不乏栽培之意。
  “进来,树森,什么事情?”董书恒问道。
  “特战队来报,复仇者计划一号将在今晚子时展开。”蔡树森贴在董书恒耳边小声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董书恒说道。
  “另外,季部长在外面求见,说有重要情报向您汇报。”蔡树森继续道。
  “你让他进来吧,树森。”
  蔡树森离开房间,过了一会儿一个猥琐的中年油腻大叔走了进来,与蔡树森的年轻帅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哎,我说老季,你怎么越来越猥琐了,还有你在我这儿走路的时候能不能别拽呀,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过来收保护费的呢!看样子,我得把你送到军中去修理几天了。”
  “董事长,您可别呀,我这一天天东奔西跑的,半条命都快跑没了。”季明山苦着脸说道。
  “我看你是被青楼的姑娘掏空了吧。一天天的公费逛窑子,爽吧?就不能换个地方接头吗?”董书恒戏谑道。
  “哎呀!董事长,咱还是说正事吧。”
  “第一件事,我们盯着黄家的人报告,黄浩通过张巡检,傍上了杨文定手下的兵槽主事李光,弄到了一个绿营千总的差事,据说此时已经带着手下的团练去了江都杨巡抚账下。”
  “第二件事,我们发现黄家的一个管事来了高邮,我们的人一直跟着他到了乔家尖,据说那里盘踞着一伙水匪,为首的人叫赖善成,具体情况不详。”
  “第三件事,是关于扬州的,胜保的骑兵到了,钦差大臣琦善现在胆子大了,开始逐步向扬州逼近。太平军也许是感觉到了压力,正加紧在城中的搜刮。他们把全城的男女强行分开,男的上城协防,女的集中劳动。我们的一个外线上报,近期太平军正准备送一批少女还有五百万两金银财货去天京城。”
  “多少?”董书恒不进瞪大了眼睛。到底还是抢钱来的快啊!
  “无论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搞清楚这批东西运输的时间路线。”董书恒看着季明山的眼睛严肃地说道。
  哈哈,这真是天助我也啊,董书恒仿佛看到了这笔钱进入了自己的腰包,就是不知道自己的牙口够不够硬啊。
  “是,董事长,现在扬州主事的太平军将领叫曾立昌。我们的人买通了他四姨太的哥哥,这家伙以前就是扬州城的一个混混,现在也成了太平军的一个小头目。我们抓住了他的把柄,有把握从他口中获得具体消息。”季明山保证道。
  送走了季明山。董书恒把蔡树森留了下来与他一翻交代。
  东台县城黄家大院。四月的东台已经到了多雨的季节。子夜时分,猛烈的东风夹杂着雨水打在房顶、树梢劈啪作响。黄家的门房,两个守夜的家丁,正在打瞌睡。
  兵荒马乱的时候,大部分的大户人家都会豢养家丁打手。此时黄家后墙的一个阴影处,一队人马正蹲守在此。他们全部黑衣劲装打扮,头上用特质的紧身布套套着,只露出两只眼睛。
  “甲队负责控制门房家丁,并且看守大门。乙队负责清理左右厢房,丙队随我控制后院的黄家老爷还有各房家人。注意全程尽量不要发出声音不要用枪,不配合的全部灭口。”一个矮壮的黑衣人正在做做后的部署。
  “开始行动!”随着一声令下,整支队伍无声地散开。一名高瘦的队员踩着两名队友的肩膀,一个借力跳上墙头。
  观察了一下动静随后打了个手势。又有三名队员跳上墙头。
  门房之中,两名黄家家丁还在打瞌睡。突然,两名黑衣人从其背后的阴影中靠了过来,熟练地捂住这两名家丁的口鼻,两把匕首噗嗤一声,从他们的喉头划过。
  轻轻地,后门被打开,三支小队快速进入,按照计划潜入自己的行动位置。
  一刻钟后,所有黄家的家人被带到了一个宽敞的房间之内。矮壮的黑衣人,拔出黄老爷口中的布头,并且做出了一个小声的手势。
  黄老爷看了看身旁的家人,终是未敢大喊大叫。
  “黄老爷,明人不做暗事,我们台北盐帮顾大当家手下。今天大家伙收成不好,所以想跟您借点银子花花。”一个黑衣人用熟练的苏北口音说道。
  “好,我出五千两,希望你们不要伤我家人性命。”黄老爷咬着牙说道。
  “哈哈,黄老爷,你还真是只铁公鸡,不见棺材不落泪啊!”那黑衣人说着,对着旁边一人做了个割喉的动作。立即有一个黑衣人拉出一个管事模样的中年人。用匕首当着黄老爷的面,慢慢割开他的喉咙。
  看着这个放慢的割喉动作。看着那名管事因为喉咙被切开,无声地挣扎着,喉头的鲜血,随着他的挣扎有节奏地涌动着。黄老爷顿时就湿了,一股屎尿之味传来。
  “把他们分开来,谁先供出传家银藏匿位置,谁就能活。”那黑衣人又说道。
  立时,黑衣人把这些黄家家人、管事带到不同的房间。
  ……
  一炷香后,几名黑衣人,打开黄家祠堂的门,在排位架的后方找到了一个暗门,几人进去看了看后上来禀报:“找到了,二当家。”
  招供的是黄家大公子。事实上,这些人只有大公子和黄老爷知道密室。黄老爷这些年溺爱老三,似有要把家业传给老三的架势。大公子自然怀恨在心。
  大公子心想:传家银子没了,家里还有土地商铺等产业在,至少这些还是自己的,要是到了他那个小气的弟弟手中,还有自己啥事呢?于是,黄大公子招了,不过有个条件就是这帮人要干掉黄老爷。
  娄志刚看着那装满了石室的大银锭,口水差点没流出来。一瞬间,他甚至生出了带着弟兄们把钱分了的想法,可是马上就给自己否决了。有那么多钱自己有命花吗?跟着少爷,自己以后也一定会飞黄腾达。
  来不及清点,娄志刚带着手下先把黄家的人料理了,他果真留了黄家大公子的命,并且干掉了黄老爷。事实上,那个黄老爷已经吓得只剩下半条命了。所有黄家的人都被捆好关进地窖。
  把所有金银搬出地窖,却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这么多金银怎么搬走。还好当初董书恒带着他们做了详细的预案。娄志刚命人,把黄家所有的马车套上,所有金银装车,转移到城中的一处秘密据点。又将车子装上准备好的铁定。第二天一早大摇大摆地出门向北而去。
  等到一天后,黄家有人从外面回去,发现异常,并且将黄家被困的人救出来,再去寻找线索,也只会认为金银被运到北边。
  这件事后,留在家中的黄大公子一方面去县衙报案,只说是盐匪上门杀人抢财,至于逼供一块自然略过。另一方面没等三公子回来,就帮黄老爷把后事办了,并且名正言顺地继承了家主之位。
  重点中的重点是这次行动,董书恒共得白银95万两,黄金10万两。还有50余件珠宝字画。可谓收获颇丰。真是古有曹操摸金校尉,今有董家抢劫特战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