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四月十五日,天晴得像一张蓝纸,几片薄薄的白云,像被阳光晒化了似的,随风缓缓浮游着。路边杂田中的油菜花,争相开放,仿佛一片金色的海洋。
  上午时分,县衙差役上报,北门外来了一只大军,孙知县赶紧坐着轿子来到北城门上。这时董府的管事来报,说是自家团丁路过准备西去协缴发匪。这才让孙知县放下心来。这时许多百姓也聚到北门外看热闹。
  随着队伍越来越近,整齐的跑步声传来。人群不自觉地往后退了退,这种整齐的步伐声给人一种沉重的压迫感。
  路人甲:“看,他们穿的是啥衣服,还有那帽子,从来没见过。”
  路人乙:“那花花绿绿的,像个叫花子一样,好好的衣服为啥染成那个样子?”
  路人丙:“可是看起来好精神啊,大丈夫当如是!”
  路人丁:“他们肩上背的是火铳吧!这火铳好长,跟鸟铳不像啊?”
  路人戊:“看他们身后的被子叠得好整齐啊,像块砖头一样。”
  路人己:“快听,他们唱歌了,一群大老爷们儿唱歌。快听听唱的什么?”
  只听见行进的队伍跑步改齐步,踩着步伐唱起了铿锵有力的歌声:
  “这是王者之师啊!”一位老学究躲在人群中小心地说道。
  “呵呵,这个董二倒是有几分见识,配得上做我鲍有志的朋友。”一位锦袍青年站在人群中说道。此人身高一米八几,站在那里如鹤立鸡群,看起来就像富家子弟,却又给人几分落寞的感觉。
  “啪”的一声,一只景德镇的青花瓷花瓶摔的粉碎,这花瓶卖给洋人至少能值十量银子。黄家别院之中,黄浩正在对着一帮子家丁大发雷霆。
  “刘斌,我给了你那么多银子,让你去买火枪,你说你买的枪呢!这么多钱,就买了一堆破鸟铳,你是来糊弄本少爷的吗?”
  原来黄家这次也要组织团练,黄老爷就把这件大事交给了自己最疼爱的三儿子,希望让他历练一下。结果黄浩拿出两万两银子让手下刘斌去买火枪。这家伙去了苏州城,花天酒地一翻,又去了赌场碰碰运气。结果……当然是输了。还好这家伙及时收手,剩了五千多两银子,只能在苏州城买了五百多把二手的鸟铳(估计是清军士兵偷卖的)。然后,黄家的团丁在训练第一天就炸膛了十几把枪,当场炸伤多人。
  这下新招募的团丁不干了,要闹着离开。黄浩好一翻安抚许诺,才将事情压了下去。团丁不敢用鸟铳,只能换上长矛大刀,总不能让团丁空手战发匪。黄家雇佣的团丁头目以前在镖局干,人称大刀王五,使着一手好刀法,本就对火铳不屑于顾。拍着胸脯保证会将团丁训练好。
  本来也就这样了,可是,看到了董书恒的团丁队伍,黄浩莫名地妒火中烧。他董家要家世没家世,要背景没背景,那董书恒凭什么那么嚣张。等着,看爷我不整死你,你那双胞胎妹妹是我的,你的丫鬟也是我的。对着手下一通火气,黄浩心中好受多了。又吩咐人备车,他要赶往盐道张巡检府上。
  兴化县城,盐道张巡检府上。黄浩见到了张梦龙。
  “张兄,你不知道那董书恒有多嚣张,公然把团丁拉到东台县城之外耀武扬威,我看他的团丁数量绝对不止500,这是公要造反啊。”黄浩咬牙切齿地挑拨道。他现在对董书恒是置之死地而后快。
  “放心黄老弟,这个董书恒蹦跶不了几天了,让他那么积极,到时候发匪会帮我们将他灭掉。就连江宁城的八旗军都被发匪旦夕灭掉,灭他几百小小的团练还不是轻而易举。”
  张梦龙阴窃窃地说道:“巡抚兵槽的李公与我家有些交情,到时候我们打点一下,让巡抚衙门把那董书恒派到最危险的地方,这就叫借刀杀人,岂不快哉!”
  “哈哈哈……”黄浩大笑一声道:“张兄高明啊!痛快,真是痛快!张兄,这打点自然是我黄家来出,不能让兄破费。”
  “黄老弟,这样,巡抚大人正在征集军费,如果你能拿出五万两捐资,我相信不光此事能成,黄老弟甚至可以拿到一个千总的官身。”
  “好,干了,就依张兄所言!”黄浩咬咬牙道。如果有个官身他还是有把握说服老爷子出这笔钱,毕竟有个官身对家族生意也多有臂助。
  两个人狼狈为奸之际,董书恒正在东台城外与家人道别。陈夫人还有慧儿眼看着要忍不住泪水。
  董书恒在一旁佯装严肃道:“母亲,大军出征万万不可哭泣,不吉利。况且孩儿就是去打酱油的,咳咳……是去给官军打杂的,没有危险。”
  陈夫人闻言赶紧忍住眼泪,一旁的慧儿也是偷偷拭了拭眼睛。
  今天的董书恒也是一身迷彩短打装扮,器宇不凡,英气逼人。束着的腰带上,左右各挂着一把柯尔特手枪。他没有给自己专门做一身将帅的服饰,没别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怕死。要知道现在还流行斩将夺旗那一套。他身旁站着十五名大汉,一水的德莱塞。
  奇怪的是,旁边还有一个五人小组。有两个团丁拉着一个装着轮子的大圆桶。朋友们,这可不是加特林,那家伙还是过于复杂,董书恒不是物理老师也不是机械博士,做警察的时候只玩过手枪和喷子。
  现在摆在这儿的这个东西是历史上名声不显的蒙蒂格尼式机枪,这种枪类似于我们明朝的一窝蜂。本质上是一种排放枪,其将37 根枪管置于一个圆筒中,子弹则装在圆形枪机闭锁块上的37 个小孔中。
  枪手把装好子弹的闭锁块放在枪身后端的缺口处,再推动一个杠杆,将闭锁块向前推,完成闭锁,此时子弹正好跟每个枪管对正。然后枪手转动位于后方的一个摇杆,击发装置就将这37 颗子弹逐一击发,一圈转完正好所有子弹都击发。
  打完子弹后,再用另一个装好子弹的闭锁块,如此循环,形成比较猛烈的火力。
  五人小组,两名拖枪的团丁,一人为射手,一人为换弹手。一名团丁负责背五个闭锁块,战斗时还负责填装闭锁块。还有两名团丁负责背负弹药,同时还是副射手和副装弹手。
  这挺机枪是董书恒画出图纸,让兵工厂制造的。其实它的技术难度并不高,基本上就是并联的来复枪,弹药可以用德莱塞的铜壳定装弹。这次董书恒带在身边也是为了以防万一,毕竟它一分钟可以倾泻出三百发子弹。
  扬州城中,夏官又副丞相曾立昌端坐在大堂之上,这里是扬州知府衙门。年初时曾立昌随林凤祥兵不血刃拿下扬州,林凤祥不久之后被任命为北伐主将之一,这扬州的守备就由曾立昌出任,他也被天王认命为夏官又副丞相。
  想他曾立昌一个泥腿子出身,早年在老家参加太平军,后来成为林凤祥麾下一员,跟随林凤祥占领了扬州城,林凤祥成为扬州主将时他只是一名检点。现在他也是一城之主。他现在意气风发,目空一切。清狗只不过是一群胆小鬼,琦善的江北大营建了这么久,也只敢远远地监视扬州城。看样子林帅北伐必然摧枯拉朽,天国灭清指日可待。
  最近他又征集了一千多名美女,价值300万两金银财宝。这批财货送给天王还有东王,想来自己又可以再进一步。
  话说太平军刚刚进入扬州的时候,按照与开城投降士绅百姓的约定,确实是秋毫无犯。但是随着江北大营的建立,以及天京城立足稳定。天平天国一帮高层逐渐转变了自己的阶级立场。他们变得跟清廷一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天王府建立,一次就用掉了几百万两白银,更是从民间征集了五千侍女。东王府有样学样,其他诸王亦是如此。洪秀权在自己广西老兄弟里封了一堆的王。光王府就建了一大堆。另外丞相更是一大堆,还冠以春夏秋冬,这是生怕名称不够用啊!
  扬州富庶,又是未经战火就占领了。在天京一帮子大老爷的眼中就是一块大肥肉啊。于是扬州城当初那帮子带路党只能感叹:“太平军不讲武德啊!”
  琦善江北大营建立以来,曾立昌先是强行把所有的男女分开管理,领所有男丁上城守城。女性则编入女营。要知道,扬州这种人文荟萃之地,民风最是保守,不知道有多少人因此跳井自杀,甚至导致扬州城中中,井水不可饮得地步。太平军此举无疑是引起了众怒。
  有人甚至怀念清廷,在清廷统治下,毕竟还能用钱解决问题啊。太平军这帮广西老根本就是一群土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