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一种香?”
  夏冬青不解。
  陈炜没有解释,驱车来到444号便利店前。
  此时已是深夜,刚过了十二点钟。
  王小亚已经离开,只留下赵吏一个人孤单的坐在吧台,摆弄着冥界新出的“爱疯7”,浏览着上边的讯息。
  “赵吏!”
  陈炜推门而入。
  赵吏抬头,看到陈炜,连忙把手机收起来,佯装闲坐。
  枪已经丢了,手机可不能再被抢走!
  “哎呀,前辈你怎么来了?”
  陈炜眯了眯眼睛,眼神有些危险:“你藏什么呢?”
  好家伙!
  居然防着我!
  我是那种随便要别人东西的人吗?
  ……
  “没什么,没什么!”
  赵吏摆手,装作若无其事样子。
  “拿出来!”
  赵吏苦着脸,不情愿的从兜里掏出自己的“爱疯七”:
  “前辈,这可是我的工作手机。”
  “别喊我前辈,我可没你老,叫我名字就行。”陈炜伸手,从赵吏手中接过手机,拽了几下,赵吏才松开手。
  陈炜刷了刷讯息,乐了:
  “呵,你这是在工作?你们冥界挺八卦啊,这种小道消息也传?”
  手机界面上,此时正是一篇文章。
  文章上写了一个积年厉鬼,站在自身立场讲述,通过小道消息,探听到判官大人多年爱恨情仇的感情经历过往。
  赵吏瞅了一眼屏幕,解释道:
  “嗯,这个匿名老鬼已经被我们查到了,是判官大人的第二十七任前夫,他因为恶意造谣,已经被判官大人投入畜牲道了。”
  陈炜:……
  ……
  把手机扔还给赵吏,陈炜说道:
  “我对你的手机不感兴趣,这次来,是向你借点犀角香,我想……这个东西你应该有的吧?”
  一个破“7”,有啥好稀奇的。前世苹果都已经出到“12”了!
  赵吏手忙脚乱的接过手机,迟疑道:
  “犀角香?”
  陈炜点了点头。
  影视剧中,赵吏能够轻而易举的通过香味,辨别出犀角香,说明赵吏以前肯定接触过犀角香。这种好东西,陈炜觉得赵吏应该有存货。
  “这个香我确实有一点,不知道前辈要用来……”赵疑惑吏问道。
  犀角香在凡人眼中很珍贵,一小块香便是价值连城。
  可是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犀角香并没有什么用处。
  他那一块,也只是从前机缘巧合收藏下来的而已。
  ……
  陈炜倒手指了指门外,
  外面,夏冬青和鬼魂小龙坐在车里,并没有进来,显然还是对赵吏有些畏惧。
  赵吏看去,瞬间明白过来。
  ……
  赵吏咬牙!
  好小子,你这找到了靠山,我反倒成了恶人了!
  他哪能看不出,夏冬青对他的印象并不好。
  陈炜从空间取出赵吏的手枪,还给赵吏,笑了笑道:
  “好了,你和他一个孩子计较什么,他什么都不知道。我们要去给小龙帮忙,你要不要一起?”
  “去!”
  赵吏瞪着便利店外,车里的夏冬青一眼,
  夏冬青别扭的缩了缩脖子。
  “先说好啊,别再喊我前辈了,尤其是在夏冬青面前。”陈炜强调道。
  “那……”赵吏不知该怎么开口。
  “和冬青一样,叫我阿炜吧。”陈炜叹了口气,他觉得就自己这个名字,根本就当不了主角……
  “也可以叫我的字号,我最近给自己取了个字,姓陈名炜,字长生,你可以叫我长生。”
  “长生……”赵吏有些出神,仿佛想起了什么,赵吏脸色变幻,片刻道:“我还是叫您陈先生吧。”
  “随便你。”陈炜道:
  “带上你的犀角香,我们赶紧出发吧,天快亮了。”
  ……
  “先去哪里?”
  赵吏坐在了后面,拍了拍夏冬青的头,没有说话,
  陈炜转身看向小龙。
  “我想先回一趟家……”
  说到家,小龙神色有些哀伤。
  “好!”
  油门压下,轿车起飞。
  ……
  “叮咚!”
  “谁啊?”
  301房前,陈炜赵吏夏冬青三人站在门外,小龙看了几人一眼,诚恳请求道:
  “我有一件私事,想让你们帮帮我。”
  陈炜点了点头。
  他知道小龙说的是什么,这也是他找赵吏借犀角香的原因。
  一个神色哀伤,面容憔悴的中年妇人打开门,虽然已经深夜,却是可以看到中年妇人并没有睡下,想来是儿子的死去,让她无法安眠。
  “我们是小龙的同事,来看望一下。”
  “……跟我进来吧。”听到小龙的名字,妇人低头垂泣。
  ……
  “这里是小龙的房间。”妇人带着几人来到小龙的房间,转身拭去泪水,有些哽咽:
  “我去给你们倒茶。”
  ……
  小龙眼眶有些泛红,但作为鬼魂,却是没有眼泪可以留下。
  “在床底下,沾着一个牛皮纸袋,帮我把它拿出来。”小龙看向夏冬青。
  夏冬青闻言,弯身趴到床底,伸手去探查。
  “诶,你们在干什么!”
  一道声音忽然从门口响起,声音雄厚有力,是小龙的爸爸。
  他是一名老刑警!
  小龙爸爸盯着陈炜几人,眼神犀利警觉。
  赵吏和陈炜互相对视一眼,动作整齐划一,齐齐往后退了一步,把夏东青推到前面。
  夏冬青左右看了看,无奈出头,对着小龙爸爸轻声道:
  “您是叔叔吧?您……节哀顺变。”
  “我们不需要人吊唁!”小龙爸爸别开头,并不领情:“我也没有过这个儿子,他是我们家的耻辱!”
  小龙爸爸上下打量了几人:“你们刚才跟他妈妈说,你们是他警校的同学?”
  “不是!”
  陈炜拦住夏冬青,站出来,摇了摇头:
  “我们不是,刚刚我们骗了阿姨。”
  时间不多了,天快要亮了。
  ……
  小龙爸爸哼了一声,面色严肃:
  “我就知道!我第一眼看到你们,就知道你们不是警察!你们说自己是孔小龙的同学,可三年来,警校毕业后不当警察的,只有孔小龙一个!你们是谁?来我家什么企图?”
  陈炜示意夏冬青把东西从床底取出来。
  夏冬青拿出牛皮纸袋,递到小龙爸爸面前。
  陈炜朝赵吏点了头,对着小龙爸爸说道:
  “世间有奇物,以犀角而制。生犀不敢烧,燃之有异香,沾衣带,人能与鬼通。”
  “接下来的事,还是让小龙亲自和您解释吧。”
  赵吏燃起手中香炉,
  须臾,
  一到人影缓缓出现在小龙爸爸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