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陈炜再抓狂,世界意志也没有回消息。
  一个时辰之后,
  陈炜丧气的锤了锤地面!
  心中诅咒:
  说话说一半儿,来世没老二!
  ……
  得不到后续信息,陈炜也没办法。
  但是,仅仅世界意志透漏的这一点讯息,也已经后陈炜消化很久了……
  昆仑居然是外来的神灵?
  这谁能想到!
  而且,按照世界意志所说,这个世界只是最近诞生的一批本土新神灵,那些老神和古神,居然大多从天外而来。
  这么说来,
  那泰山府君,也是外来的神明吧?
  ……
  超脱!
  陈炜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会不会这些神灵实力已经超脱了原本世界,可以穿梭世界,所以可以降临在灵魂摆渡世界,在新的世界继续做神明。
  就像是自己能穿梭世界一样……
  ……
  陈炜眼前一亮!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想想昆仑的主人——西王母。
  西王母的传说那么多,会不会就是西王母在一个个世界留下了存在痕迹,被世人流传开来。
  陈炜脑洞大开!
  觉得自己抓住了强者的秘密。
  ……
  昆仑?娅?
  看着眼前摆放的娅的鲜血,陈炜从中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诱惑力,仿佛血液上蹦出了一个小恶魔,在上面引诱自己喝下它:
  不停的轻声呢喃:
  “来啊,喝掉我……”
  “喝了我,你就能进化成功了……”
  ……
  陈炜有些犹豫,强忍下冲动
  思考喝下娅的鲜血的后果。
  ……
  陈炜想到,
  如果此界的西王母,真的是能穿梭时空的真神,
  那他还是暂时不要与之交恶。
  如果喝了娅的血,会不会让西王母认为,自己把她养的鸟儿给吃了,过来追杀自己。
  别说他现在不能穿梭时空,就算能穿梭,西王母会不会沿着穿梭路线追杀过来呢?
  太危险了!
  不得不防!
  ……
  还好赵吏没啥大背景,就连冥主阿茶,也只是本界第一批原人成的神灵而已,
  这个陈炜倒是不怕。
  ……
  不过冥界能和昆仑渐渐平衡,难道这里的西王母是假的,或者分身?
  陈炜有些茫然,对这个世界的势力形态感到迷惑。
  ……信息太少了,
  有很多东西,陈伟依旧不解。
  ……
  陈炜忽然别扭的动了下身子,感觉自己身体有些发痒,
  察觉了一下,细细感受,陈炜倏然大惊!
  居然是灵魂在发痒……
  这种感觉一闪而过,还没等陈炜沉入心神,探查神魂伸出,这股异样感便消失不见。
  陈炜闭目凝神,探查了一番,却是没有察觉到异常。
  陈炜脸色有些古怪,
  不会是赵吏的鲜血造成的吧?
  难道是赵吏活了太久了,肉身已经和普通人不一样,血液发生了改变?
  过期了?
  ……
  陈炜心中惊疑不解,
  赵吏这血有毒?
  ……
  想了想,陈炜犹豫再三,把娅的鲜血坚定的收回了随身空间。
  先不喝了!
  这二人的血都不正常!
  一个喝了灵魂发痒,一个也在眼前不停诱惑自己喝下它。
  太诡异了!
  把血液先收下,以后再说。
  ……
  陈炜取出在唐探收集的普通人的血液开始修行。
  身躯进化到了巅峰瓶颈,那就只好提升心境。
  ……
  同一时间,
  444号便利店,娅探头探脑的推开玻璃门:
  “咦,夏冬青呢,你怎么自己在这里啊赵吏?”
  赵吏郁闷的坐在吧台,喝着饮料:
  “别提了,我的枪上次让前辈给收走了,刚刚抓捕一个灵魂,又被冬青阻扰,放跑了灵魂,我和冬青因此也闹掰了……”
  王小亚凑上前好奇问道:“为什么呀?”
  赵吏翻了翻白眼:
  “因为那个鬼魂是个卧底而死的警察,我不让冬青管闲事,他不听,我威胁他要扣他工资,所以……”
  赵吏耸了耸肩。
  王小亚笑了笑,有些幸灾乐祸。
  赵吏瞥了王小亚一眼:
  “大半夜的,你一个女大学生不回家,在外面瞎晃当什么!当心被流氓占便宜啊!你说你妈妈在家多担心你啊!”
  王小亚闻言,头冒黑线:
  “赵吏!”
  她九天玄女哪来的母亲!
  那分明就是赵吏邀请来的灵魂摆渡妇人,过来破坏自己的计划!
  占自己便宜!
  ……
  王小亚以大学生死去灵魂接近夏冬青的计划失败,只得另想办法。
  王小亚不想说这个话题,开始询问她关注的另一件事:
  “赵吏,你回冥界有没有查到,之前出现的那个混蛋是什么身份?”
  说到陈炜,王小亚咬牙切齿!
  赵吏摇了摇头:
  “没有。冥界的资料库里没有叫陈炜的神灵。”
  “也许是化名呢?”王小亚不甘心追问。
  “那就不清楚了。”赵吏喝了口饮料,无所谓道:“你又打不过他,打听他的消息干什么,还想送过去被揍一顿啊?”
  “赵吏!”
  王小亚噔眼!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那是昆仑不允许我带着羽衣下凡,不然我一定把他打趴下,我九天玄女身为昆仑第一战神,还从来没怕过谁!”
  “好好好……”赵吏摆手,懒得拆穿王小亚。
  “小妞,少打听这些神秘的神灵,他们性格稀奇古怪,没几个正常人。话说,你不会有受虐症吧,这被人打了一顿,反而喜欢上人家了?”
  “赵吏!我要跟你决斗!”
  王小亚朝着赵吏挥拳砸去。
  “哎呦呦,胳膊断了!断了!姑奶奶手下留情……”
  “哼~”
  王小亚一把推开赵吏,赵吏瘫坐在地上,揉着自己的肩膀。
  “你说你没事打听他干嘛!”
  赵吏有些不理解王小亚的想法,世界上神灵那么多,妖魔鬼怪也很多,怎么九天玄女偏偏对此人起了兴趣。
  王小亚焦躁的挥了挥手:
  “哎呀,你不懂,说了你也不明白。总之,一旦查出他的身份,一定要告诉我,我会记你的人情的,等以后你落难了,我九天玄女罩着你!”
  赵吏无语:“我谢谢您嘞!”
  王小亚摆了摆手:
  “走了!冬青不在,没意思……”
  ……
  斑马路上,
  王小亚走在人行道上,默默出神。
  她在陈炜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似是而非的熟悉气息。
  陈炜身上的气息和那股气息不相同,却很相似。
  那股气息,
  她在死去的天人身上感受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