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赵吏一个人捂着胳膊,坐在店里沉思。
  陈炜走了,带着赵吏的血。
  陈炜当然不会放过他,赵吏也很配合,抽血而已,尽管抽。
  陈炜之前说,相比较昆仑更喜欢他时,他才感到一紧。
  还以为碰到老变态了!
  原来是虚惊一场~
  赵吏当时冷汗都下来了……
  想他赵吏千百年来,虽然荤素不忌,各种肤色,人种,环肥燕瘦都品尝过,却也是有底线的。
  他没有击剑的爱好!
  ……
  夏冬青第二天已经住进了陈炜的别墅。
  作息很规律,
  学习,兼职,上学。
  这些天经过和陈炜的相处,两人也彻底熟悉,再加上陈炜和他一样,也可以看到鬼魂,
  夏冬青对待陈炜,也真的当做了朋友对待,没有了一开始的拘谨。
  ……
  感受着楼下客厅,夏冬青收拾背包离开,去便利店上夜班,轻轻关门的声音。
  陈炜微微一笑,转身出了房门,走进另一间屋内。
  这间别墅很大,陈炜在楼上,特意给自己留了一间修炼室,屋内很空旷,什么都没有,白墙白地,一尘不染。
  ……
  陈炜盘坐在房间正中,
  挥手,两瓶血液出现在地面上。
  一瓶是红的,泛着猩狞。
  另一瓶也是红的,流闪金芒。
  “也不知道,这些超凡生命的血液,能给自己带来什么惊喜……”
  看着地上其中一管鲜红试管内的血液,鲜血暗红中不时流转一丝金色光芒,陈炜皱了皱眉头。
  这是赵吏的血液。
  相比较娅的血液带给陈炜一种强烈吸食的欲望,赵吏的血液让陈炜下意识感觉到一丝不舒服的气息。
  难道……是因为他前世是高僧的原因?
  现在的赵吏,用的还是当初无名阿罗汉的原本身体吧?
  只是好像因为失去了灵魂的引子,赵吏的身体已经沉睡太久,一身能力也如同石沉大海,消失在了身体内。
  只剩下灵星佛能,在体内奄奄一息。
  敲了敲手指,陈炜抱臂凝思,
  佛门克僵尸?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又好像完全没有道理……
  ……
  陈炜犹豫片刻,终究还是舍不得放弃赵吏的超凡血液,尝试着饮了一口。
  静心掐诀,神魂引导……
  一瞬间!
  “轰”
  陈炜脑海如同开天辟地,意识瞬间模糊,一场漫长的故事在他心海展开……
  接任监督者、苦修、下山渡世、抚琴、入冥府、见阿茶、做灵魂摆渡人、新孟婆三七、青楼客、寻般若……
  陈炜经历着赵吏的故事。
  ……
  不知道过了多久,
  陈炜睁开眼睛,
  随即,神识回归。
  血液中带来的种种感悟过往,在陈炜清醒的瞬间,渐渐模糊,遗忘。
  像手中的沙被风吹散,不见踪迹。
  ……
  陈炜疑惑抬手,摸了摸自己脸庞,眼角微微湿润。
  我……刚才哭了?
  陈炜惊诧万分!
  他以前不是没有察觉到,自己在感悟完血液主人故事经历后,会有一些异常情绪残留在心底,久而不散。
  时而尝到一丝苦涩,时而尝到一丝爱恨。
  可这一次,他感受到的……是茫然。
  是漫长岁月里,处世四顾,身无所依的茫然,找不到生存的意义。
  这是赵吏此时的心态?
  ……
  陈炜怕被心境反噬,不愿多想,把情绪压入心底,感受着意识海中流转翻滚,从意识海边界外涌入的金色物质……
  很多!
  如果是以前,靠着赵吏一人的鲜血,他就可以修补完金色穿梭之门,开启穿梭之旅。
  更何况赵吏的血液,给他带来的心境感悟,也是他在凡人身上不曾感受到的,让此时的他心境继续提升了一大截!
  ……
  陈伟随手把赵吏剩余的血液封存进随身空间。
  这是他养成的一个习惯,
  每次饮完鲜血,都会把世界主角的血液留个存根。
  他总感觉主角的血液和普通人不同的背后,有着一个很深奥的真相。
  他不着急去想要知道为什么,但出于谨慎习惯,
  他选择留一手。
  ……
  陈炜叹了口气,
  在以前,如果得到了赵吏血液,他早就高兴不已。
  可是现在……血液近乎白用了!
  来到灵魂摆渡世界后,他的穿梭之门已被封存,
  赵吏的血液只是给他带来了心境的感悟,金色的能量只能盘踞在意识海,暂时发挥不了作用。
  而且最重要的是!
  此时的他,经过了灵魂摆渡世界意志给的能量灌输,已经进化到了二代巅峰,卡在了瓶颈上!
  心境体悟可以提高,
  他的实力却是提升不动了!
  ……
  陈炜有些丧气,心灵撩拨世界意志,向其吐槽:
  “你说你一个世界意志那么高大上的存在,连帮助我突破成真正的盘古族人都做不到,你是不是有点太废了?”
  世界意志:
  “??……”
  咦?
  陈炜意外,这次世界意志居然在线!
  这几天陈炜联系了世界意志好几次,每次都联系不上,这次居然成功联系上了!
  见世界意志这次居然回复消息很快,陈炜忽略世界意志的扔屎表情包,连忙打招呼,问出自己心中的问题:
  “呦,醒着呢?问你个事儿啊。”
  “我很好奇,你说你身为世界意志,为什么选出的监督者这么惨呢,下场一个比一个凄凉。那些神明明显没把你放在眼里嘛!他们无视你,你就不能直接把他们的神明权柄给剥夺了?”
  “……”
  一段沉默过后,世界意志回复陈炜一段信息:
  “做不到,他们和你一样,都是天外来客,实力是自身的,无法剥夺。”
  陈炜凝眉!
  “天外来客?和我一样?”
  穿越者?
  陈炜有些震惊了!
  你这个世界这么乱的吗?怎么我看灵魂摆渡影视剧时没有发现呢?
  世界意志:“天地初开,便有神灵降临,后来人类诞生,世界发展,也开始诞生了本土神灵。”
  陈炜惊疑不定,捕捉到了一个可能性:“所以……昆仑其实是外来的神?”
  世界意志:
  “是的……”
  “那昆仑从哪里来,为什么来?有什么目的吗,还有,你知道泰山神吗?你本土诞生的神灵又有哪些,你为什么不找他们做监督者,选我这个同样外来的人来做监督者呢,你不怕我从屠龙少年变成新的恶龙吗?”陈炜一口气问出许多问题,期待着等待答案。
  “……”
  对面一阵沉默。
  “喂?”
  世界意志:“…#&…*#%……”
  这是什么玩意?
  陈炜着急的用心神敲了敲世界意志:
  “邦邦邦!”
  “喂!你还在吗?”
  “亲,回个话?”
  “靠!还在吗,没死吱一声!”
  ……
  过了许久,
  世界意志:“……能量……不足……无法……交流……掉线了……”
  啪嗒!
  陈炜仿佛听到了电话被挂断的声音。
  ……
  “啊啊啊!”
  陈炜有些抓狂!
  我听的正精彩呢,你居然下面没了!
  多说点你能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