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胡七心中惊骇无比!
  果然是这样!
  这个凶人居然妄图凭借一己之力,
  颠覆战争!
  他疯了吗?
  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一尊散修啊!连常识都不知道的吗?
  他咽了咽口水,声音有些干涩:
  “陈…陈兄弟,我知道你修为高深,我们也想把这群混蛋赶出去,可你这么做,会让你坠入魔道,失去心智的!”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修士不愿卷入战争之中吗?”
  陈炜抬眼看他。
  胡七露出一丝苦笑:
  “我们也有人想参加战争,把这些侵略的凡人赶出去,可是这种屠杀业障,会侵入心神,坏了修行,等我们把他们赶出去,我们修行中人之间,必定有人心灵扭曲,变成邪修,为祸人间!”
  他这句话说的真心实意!
  “以往就有大修士卷入战争,凭借滔天修为扭转战局,开辟一个王朝的真实事件,可是王朝开辟之后,大修士业障缠身,心智扭曲,变成了魔修,屠戮人间。他造成的人间生灵浮屠,其威胁更甚于之前的战争!”
  “陈兄弟你要引以为戒啊!”
  “你现在身上杀气那么重,还是应该立刻闭关修行,化去身上煞气才好!”
  ……
  僵约里有这个王朝吗?
  陈炜有些疑惑,
  你是不是欺负我历史学的不好?
  ……
  但是陈炜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面色也有些凝重。
  他是僵尸,但本质其实也是盘古族人。
  还是个一直在进化的半盘古族人。
  最近不停的杀戮日本鬼子,他也感觉自己心境波动剧烈,时不时会从心底涌出一股狂躁的情绪!
  他的出手也越来越狂暴,从精准点杀日本鬼子,渐渐变得开始虐杀,变成了一拳打爆鬼子,来宣泄狂躁情绪。
  就连静心饮血,修性感悟,
  也时常被狂躁情绪打断!
  ……
  他也不想变成只知嗜血杀戮的僵尸,
  做僵尸,不代表脑子就不要了!
  那些以为做僵尸就要杀戮吸血进化的蠢货,大多数连人都做不好。
  陈炜知道自己不能继续下去了,
  此时的他心境不稳,心识受了影响,元神进化很可能也会受到影响,会变得不可控制。
  而且,这两个月,他已经变得麻木许多,心神也感到了疲惫。
  再这样下去,他可能真的会变成毫无感情、杀人如麻的屠戮兵器!
  确实应该收手,压制一下心境了。
  ……
  陈炜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到此为止,我不会再杀下去了。”
  这样杀下去,效率太慢了……
  陈炜心想。
  ……
  在进化成完整体盘古族人之前,他不想让自己心灵进化途中异化,变成和现在不同的自己。
  如果不是经历世事后,自我感悟慢慢改变的性格,
  那被进化扭曲变成的另一种人格的盘古族人,和现在的自己还是同一个人吗?
  ……
  其实一开始,他并没打算直接屠杀日本鬼子,
  只是一路北上途中,见到其种种恶行,这才没忍住开始对其展开杀戮。
  结果越杀越痛快,越杀场面越壮观!
  杀的近乎忘了一切!
  大杀特杀!
  这才引起了修行界的关注。
  ……
  不过也就暂时杀到这里了,
  因为他此行的目的地,马上就要赶到了。
  ……
  胡七闻言,心底松了口气。
  他是真的怕陈炜继续杀戮下去,最后杀红了眼,连自己国土上的百姓都杀!
  那样一来,修行界必定和其展开大战!
  最终的结果,也只会是两败俱伤!
  但陈炜能这么轻松接受自己的建议,他也有些不可之置信。
  我就拐弯抹角劝说了你一下,你就放弃杀戮了?
  你这么容易被劝服,
  之前干嘛还把别人丹田给废掉?
  这么做岂不是给自己平白树敌?
  ……
  陈炜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冷笑一声:
  “你替我考虑,我自然会听得进去。那个杂碎,满嘴的大义凛然,背地里全都是自私自利,我没杀他,不过是需要他去报信罢了!”
  “这样的家伙,修行修到狗肚子里去了,今后他们来一个,我杀一个!”
  握了握自己的拳头,陈炜言语冰冷:
  “他最好回去给我钓几个糊涂了的老家伙出来,让我给他们讲讲道理,不然这修行界灭了也罢!”
  陈伟最近杀红了眼,行事作风也变得果决狠辣。
  胡七面色肃然。
  这是个无法无天的主啊!
  修行界这是要变天呐!
  不过……胡七苦笑一声,合着前边我给你说的话,你完全没听进去是吧!
  我们不是不帮忙战争,而是真的会反噬自身啊!
  ……
  陈炜冷哼一声,对这个说辞不屑一顾!
  你们顾忌修行反噬,为什么对方每一个日军军营里都有忍者隐藏着?
  想避世就老老实实躲着修行,
  这个时候出来蹦哒阻拦自己的,
  没几个好东西!
  ……
  陈伟忽然眉头紧锁,看向湖岸另一边。
  “今天是个什么日子,怎么老熟人都出现了?”陈炜心中惊疑不定。
  此时对面树林里,
  一道清脆灵俏声音响起。
  “临、宾、斗、者、皆、阵、列、在、前!”
  一道神龙忽然出现在西湖岸上空,舞动游曳!
  神龙长约十丈,浑身泛着金色的光芒,龙头俯视着地上的陈炜,想要迫不及待的进攻。
  ……
  两道身影缓缓走了出来。
  其中一道身影赫然正是,马丹娜!
  马丹娜面无表情,看着陈炜,声音虽然依旧清脆,此刻却如冰冷寒刀:
  “你果然不是人!”
  陈炜刚刚露出的笑容僵硬在脸上……
  ……
  “没有修行者能够在这般杀戮下,还不疯狂的。就连我都做不到!你能做到这些,还不丧失本性,除非你已返虚合道,修成地仙!”
  “我后来问过神龙,才知道第一次见你时,它并没有在你身上感受到人的气息……你一直在骗我!”
  马丹娜越说脸色越难看,
  半年前和她一起赶路半个多月,朝夕相处的陈大哥居然不是人!
  而她既然一直都没有发现!
  她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
  上次和陈炜分离后,她并没有等到陈炜,却是已经找到了将臣。
  与将臣斗法的过程中,将臣将她马家传承龙珠打碎!
  神龙元气大伤!
  神龙元神“龙伯”苏醒过来!
  她与龙伯聊天,聊到与她相约除掉将臣的陈炜时,龙伯才回忆发现,陈炜居然不是人,只是第一次见面时,马小玲释放出神龙主要目标是天蜈妖王等人,神龙受马丹娜意识操控,这才没有攻击陈炜!
  联想到陈炜的目标其实是将臣,马丹娜心中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前些天,听到陈炜屠杀日军的消息,这才依照踪迹,赶了过来。
  ……
  “你也不是妖,身上没有妖气。所以你只能是……僵尸!”
  马丹娜举起手中的桃木剑,遥遥指向陈炜!
  何应求见状,在一旁也连忙掐决,
  准备战斗!
  ……
  陈炜看着半空中缩水了一些的神龙,这次并没有感受到威胁的气息。
  是我变强了?还是神龙变弱了?
  他面色平静,目光古井无波,看着马丹娜,语气淡然:
  “你要收了我吗?”
  ……
  马丹娜手臂一抬,脸色阴沉,想要开口,出手诛邪!
  却是迟迟说不出口……
  场面一时僵持。
  ……
  胡七在一旁稍稍远离二人战场,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十分尴尬。
  小何应求站在马丹娜身旁,小脸严肃,眼睛盯着陈炜:
  “丹娜姐,动手吧!僵尸就该被消灭!”
  陈炜闻言,眼神危险的看向何应求:
  “小子!做人别那么极端,小心以后被人打断腿,后半辈子妻离子散!”
  玛德!
  这个小鬼太讨人厌了!
  小何应求瞪眼:“你……”
  ……
  马丹娜举着桃木剑,对着何应求的话充耳不闻,目光复杂:
  “你告诉我,将臣现在在哪里?”
  陈炜摇了摇头,诚实道:
  “我不知道。”
  ……
  胡七站在一旁,看看陈炜,又看看马丹娜,壮了壮胆,畏畏缩缩对着马丹娜恭敬道:
  “那个……二位且慢动手。”
  “马天师,陈兄弟现在也没害过人,还帮助国人击溃侵略者,您看,要不您就高抬贵手,暂时放他一马………”
  胡七这话说的颤颤巍巍,脸上笑容堆皱在一起,把自己位置放得极低。
  ……
  马丹娜举着桃木剑依旧遥遥指着陈炜,
  过了几分钟。
  “哼!”
  马丹娜无奈放下桃木剑,放下狠话:
  “下次不要让我遇到你!不然我必定收了你!”
  马丹娜面如寒霜,冷酷转身!
  收起了桃木剑,带着小何应求离开。
  ……
  胡七瘫倒在地,后背一身冷汗。
  幸好他感受到马丹娜的犹豫,察觉马天师其实并不想收服陈炜,这才斗胆劝了一下,给马丹娜一个台阶下。
  不然给他几个胆子,
  他也不敢插手天师的事情啊!
  ……
  胡七见马丹娜远去的不见了踪影,咕噜从地上爬起来,一脸惊讶,绕着陈炜上下打量,语气惊叹:
  “厉害啊,兄弟!马天师在修行界名号响亮!与那些修行巨擎平起平坐,你居然能勾引到马天师!”
  胡七啧啧称奇!
  “而且陈兄弟你居然是将臣后裔僵尸!”
  “僵尸与天师,哇!”
  胡七一脸八卦,
  他感觉自己可能吃到了当今修行界,最大的瓜!
  ……
  陈炜无语:
  “我是僵尸你不害怕?”
  胡七:“怕啊!”
  陈炜道:“那你不怕我咬你,把你变成僵尸?”
  胡七脸色一紧,下意识倒退一步,想了想,摇了摇头道:
  “陈兄弟你不会咬我的对吧,不过你救了我的狐仙奶奶,就算你咬我,我也认了!”
  陈炜扶额:
  “你想得倒美!”
  你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还想让我咬你!想屁吃呢!
  挥了挥手,
  陈炜心情有些复杂:
  “我还有事要办,你也走吧。”
  陈炜转身离去。
  ……
  胡七看着陈炜落寞的背影,心中给配了一个凄凉的二胡音乐,他忍不住想要向别人倾诉,却又不敢。
  这种事如果他告诉了别人,被传了出去,恐怕马天师会放弃追杀将臣,直接过来斩了自己吧!
  陈炜这种僵尸他知道,
  将臣后裔嘛,和普通的行尸成僵和炼制成的金甲银尸不同,是一种天地不容的异族,和马家世代为敌!
  在他小时候,族内长辈给他讲解修行界势力时,讲到过马家和将臣。
  可是这个秘密憋在心里,不与人倾诉,心中实在难受!
  也不知道他一个壮汉,为何这么八卦!
  想了想,胡七掐诀召唤:
  “请狐仙奶奶上身,请狐仙奶奶上身!”
  “小白,你快出来啊,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
  陈炜不知道胡七的想法。
  离开了西湖,告别了胡七和马丹娜,他的心情此刻有些低沉。
  他对马丹娜没想法。
  如果今天马丹娜出手收服他,他必定出手与其相战!
  可是马丹娜居然放过了他……
  陈炜摇了摇头。
  算了,不想这些复杂的东西,
  办正事要紧!
  ……
  陈炜折转方向,向着大陆腹地前进。
  不杀日本鬼子,陈炜行动变得十分迅速。
  一个月后,
  陈炜在安延市见到了一个人。
  把空间内大部分的武器交给了他。
  二人交谈了一整天,
  谁也不知道他们交流了些什么。
  ……
  又是一个月后,
  一九三九年冬,寒风刺骨,路有饿殍。
  遥远的霓虹国内,
  升起了一朵壮观蘑菇云!
  那一天,
  东京很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