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闫先生等了三天,见泰国警察一直抓不住嫌疑人唐仁,就出动自己手下的人马,
  不过半天,便把二人抓住了。
  夜上海娱乐城,
  阿香出面替唐仁和秦风担保,闫先生卖了阿香一个面子,但让两人十天之内找出黄金,否则就要将两人扔进湄南河去喂鳄鱼!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
  两人成功将十天时间……变成了三天!
  ……
  二人在天桥上怒目对峙,主要是唐仁瞪着秦风。
  唐仁很是愤怒:
  “疯了!你一定是疯了!五天不要,要三天!三天我们去哪里找黄金啊!”
  此时的唐仁很严肃,脸上也不再有平日里的玩世不恭,他指着秦风,眼神里有些惶恐,气急败坏的训斥道:
  “你知道闫先生是谁吗!唐人街金铺一大半都是他开的啦!”
  “出租车、大市场、华人超市、KTV,那都是他开滴啦!全泰国黑白两道,都没人敢惹他!就连军方都得给他面子!他说让我们喂鳄鱼,就会把我们喂鳄鱼啦!”
  看得出来,此时的唐仁是真的害怕了。
  秦风纠正道:“他……他说的是‘你’,不是‘你们’。”
  唐仁愣住了:“你什么意思,这时候分你我啦?我们不是搭档吗?唐人街神探吗?我还是你舅舅呢!你有没有点人性!”
  “现在我们去哪里啊?”
  秦风面色冷静道:“去那个女孩学校看看!”
  唐仁忍不住爆发了:“现在你还去泡妞!大哥!我们只有三天!三天就喂鳄鱼啦!”
  秦风解释道:“只……只有把凶杀案破了,才能找回黄金!”
  唐仁却是不再信他:
  “你破个屁,你有一点点线索吗!这几天我一直都在陪你玩,你有个毛线索啊!凶手在哪里呢?你连人家什么时候杀人,什么时候出来的你都不知道。你别以为你多看了几本侦探小说,就真把自己当神探了!”
  秦风终于忍受不了他了,激动回道:“……谁……陪谁玩啊!我是……来放假的,结……结果呢?大……大皇宫呢?我这几天,…吃…吃过饭睡过觉吗!”
  两人愈吵愈烈,
  最后随着唐仁咆哮的一声:
  “散伙!”
  两人不欢而散。
  ……
  没走几步,唐仁就被唐人街警探黄兰登给看到了,唐仁见状连忙要逃跑,
  这时,一个手刀出现在黄兰登身后,
  黄兰登两眼翻白,缓缓倒下。
  陈炜朝着街道对面的唐仁笑了笑,抬手打了个招呼。
  唐仁看到陈炜,脸色先是一喜,然后一阵变幻不定,最后冲着陈炜尴尬一笑,连忙转身离去。
  陈炜无视街道周围人的眼光,拖着黄兰登一条腿,把他拉到了街道里,
  又从“衣服”里,拿出一根大针管……
  ……
  黄兰登悠悠醒来,
  看着自己昏迷躺在地上,慌张做起来,摸了摸浑身上下,
  “呼……幸好……”
  长出了一口气。
  庆幸之后,黄兰登又开始感到愤怒,
  帕桑!
  居然有人敢袭警!
  一定是唐仁的同伙!
  黄兰登带着满腔愤怒回了警局,准备发动全部警力捉拿唐仁!
  ……
  此时的陈炜早就离开,重新吊在了唐仁身后。
  唐仁似有所感,时不时转身朝身后看一眼,没有异常,扭回去,然后又迅速转回头再看一眼!
  “……奇怪,总感觉有人在跟着自己。”
  陈炜此时就在唐仁身后大摇大摆的跟着,他却一副丝毫不见的样子。
  陈炜啧啧赞叹:“这么高的灵觉,现在谁和我说唐仁是蠢货,我都不会相信!”
  这是他在唐探世界见过的灵觉最高的人了,甚至比秦风和林默都高。
  至少他制造幻觉站在林默面前,林默并不会感到异常。
  林默的灵觉专注在了嗅觉方面,可陈炜的幻境可以欺骗他的大脑,自然也可以欺骗他的嗅觉。
  唐仁却不是,他的灵觉是一种更加形而上的第六感。
  唐仁走在前面,垂头丧气,小声嘀咕:
  “这个姓陈的果然有目的,我就觉得他出现的时间太巧了。”
  “玛德,都试探老子多少年了,还不死心,现在又来派人来整老子,这是要把我往绝路上逼呀!”
  然后又想到秦风,忍不住低声骂道:
  “老秦这儿子也不是个好东西,把自己亲舅舅就这么扔下不管,自己一个人去泡妞!我能不知道那小女孩有问题吗!可找她又找不到黄金,三天一过,闫先生还不是会把我喂鳄鱼!……没良心的东西!”
  陈炜眼睛一亮!
  唐仁声音很小,就算有人从他旁边经过,怕是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但陈炜却是听得一清二楚!
  他刚刚说的‘姓陈的’,
  是在说我?这是把我当成什么组织派来的人了吗?
  陈炜笑了,
  唐仁终于暴露了。
  他果然一直在伪装!
  ……
  突然,
  陈炜神色一动,转头看向唐人街方向。
  他早晨出来时,布置在房间内的警戒被人动了!
  有小偷?
  陈炜转身急忙回去!
  ……
  陈炜速度全力施展已经比高速要快,十几个呼吸就回到了旅馆。
  正要上楼,
  神识察觉到自己房间已经没人,隔壁阿香却被绑架在凳子上。
  陈炜有些恍然,这是托尼逃离了闫先生的“召唤”,回来劫持了阿香,威胁唐仁交出黄金藏匿地点了。
  他刚想要过去营救,可是听到二人的对话,陈炜生生止住了脚步,眼睛瞪大。
  房间内,
  托尼:“这么做会让你陷入危险!我们还有其他的方法……”
  阿香:“不行,来不及了,必须这么做!”
  托尼:“可是……”
  阿香脸色沉了下来,言语冰冷,和往常截然不同:
  “听我的!”
  阿香严肃道:“老师交给我的任务一定要完成!之前用黄金直接栽赃唐仁的计划失败了,还没有探到唐仁的底。现在我们的机会已经不多了……”
  托尼语气有些沮丧,还有些害怕:“闫先生已经知道我的底细了,泰国我是呆不下去了……”
  “哼!闫老狗年纪大了不中用,一直不上钩,不然我又何必一直守着这个唐仁!老师说唐仁可能一直在装疯卖傻,可我觉得他不是伪装,他是真的傻!”
  阿香说起这个,情绪也起了波动。
  她被派来的初始目标就是闫先生,可是因为闫先生一直不上钩,每次来她的夜上海也只是唱唱歌,喝喝酒。她的第一目标就变成了唐仁。
  天天守着这个邋遢又猥琐的唐仁,
  五年!
  整整五年!
  知道她这五年是怎么过的吗!
  阿香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绪,安慰自己道:快了,快了,这一次把唐仁逼到了绝境,他到底是人是鬼,很快就要揭晓了!
  她看向托尼,吩咐道:
  “准备一下,给唐仁打电话吧……”
  ……
  这段对话,秀得陈炜头皮发麻!
  信息量太大了!
  什么情况?
  你们搁这无限套壳呢!
  阿香怎么又和托尼又扯上了关系?
  她的老师又是谁?
  ……
  一条条线索在陈炜心中串联起来,他渐渐明白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