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这时,
  何应求在祭坛上朝这里看了一眼,显然是听到了胡七的话。
  陈炜后知后觉,恍然看向胡七,突然明白了过来。
  真有意思!
  胡七这这番话是故意说出来让何应求听到,来博取何应求的好感。
  陈炜有些感慨,能修行的都是聪明人啊!
  没想到胡七你个浓眉大眼的,居然拍马屁拍的那么高级!
  何应求此时虽然看起来很严肃,但到底还是个小孩子,说不定就吃你这一套。
  老弟,路走宽了呀!
  陈炜无意中当了一回捧哏,心中也是无语。
  “谢谢胡大哥指点。”
  胡七目的达到,又得到了感谢,
  也是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
  今日在何真人面前混了个眼熟,日后若有麻烦,说不定便是一条求生之道。
  他胡七走的不是正统修行路,而是“南毛北马”中的北马一道。
  北马有两个含义,一个是指北方特有的出马仙,二是特指东北马家。
  和著名的东北狠人马家不同,马家世代传承一条神龙,据说那是马家祖先驯服圈养的保家灵兽。
  而他供奉的不过是寻常狐仙,平日里难伺候也就罢了,还有被反噬的风险。
  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
  他感觉狐仙奶奶对他的索求越发频繁了。
  哎,腰疼!
  ……
  何应求做起法来很是精简,流程也很快,完全不像电视剧里那般,还需要特定时辰,牲畜开坛。
  几张黄符甩出,
  火光四溅,
  何应求闭目掐诀,嘴中念念有词,稚嫩声音慷锵有力道:
  “疾!”
  双手朝着法碗一指,碗中清水泛起波澜,渐渐显出一副景象。
  “玄光术!”
  胡七惊呼,对着陈炜道:“小兄弟看到了吗,那就是玄门正法,非真人不可施展的,玄光术!”
  陈炜突然有些后悔刚才和胡七搭上了话。
  这是个话唠啊!
  不过陈炜此时也顾不得胡七,也被何应求的这一手给吸引了心神。
  道门法术看起来真够潇洒的。
  陈炜感叹,如果他没有被将臣咬了变成僵尸,说不得要去茅山拜师学艺,踏上修行。
  何应求在法坛上,看着玄光术显现的场景,招来王老爷,少年老成道:
  “可认得这是何处?”
  “……这……不知道。”
  玄光术里显现的分明是一处荒山,不过这附近荒山众多,面貌都差不多,玄光术中显示的清晰度较低,所以王老爷分辨不出来。
  何应求道:“你的儿子就在这里,看起来应该还活着。我的玄光术修习未深,无法定位,但既然寻到了人,那就必定在百里之内!”
  王老爷大喜,连忙呼唤府内下人:“何真人,我这就派人搜查大山,再叫上警察公所的人,今天肯定能找到我的儿子!”
  灵蛊婆婆突然出声,阴恻恻笑道:“不必那么麻烦,我这有一灵法,借王老爷鲜血一滴,自可以寻到鲜血至亲之人。”
  说罢伸出手来,手上握着一只茧蛹,破裂开来,爬出一只绿头飞蛾,飞蛾不过片刻便展了翅膀,个头变大好几倍。
  小何应求眼睛一眯,语气有些冰冷:“子母化恶术!”
  何应求手中桃木剑举起,指着灵蛊婆婆,周身气息凛冽了下来。
  这种术法是将鲜血滴入祭炼好的幼蚕之中,蚕茧破茧成蛾,得了鲜血,会自己飞向有血脉关系之人,被修行界称作“化蛾术。”
  但万物守恒,术法亦有代价,祭炼这蚕茧必须要将未出世的婴儿魂魄打入蚕茧之中,泯灭其灵性,保留本能。
  这么做,婴儿再无轮回可能,飞蛾寿尽,婴儿魂魄便会魂飞魄散!
  此术邪恶至极,被修行界所禁忌,所以也被称作:“子母化恶术”。
  何应求盯着灵蛊婆婆:“你是谁!修的是哪里的传承?”
  灵蛊婆婆阴森一笑,转头看向王老爷: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帮王老爷找到他的儿子!”
  王老爷连忙打圆场,眼神祈求看向何应求,
  何应求到底是个少年,何况还是被人客气请来做事。
  此刻脸色阴郁,手里的桃木剑紧握,片刻后,还是点了点头,整个人站在一旁,不再言语。
  只是心中暗暗想道:
  婴儿魂魄已经不能挽回,此时追究没有意义,
  等到寻回王老爷儿子,再要这个恶毒修士偿还罪孽!
  王老爷大喜,他倒是看出一些东西来,不过他可不管正道邪道纷争,他只要能找到他儿子!
  王老爷用针刺破手指,挤出一滴鲜血,滴在飞蛾身上,
  只见鲜血诡异的渗入了飞蛾体内,飞蛾周身颜色由绿色变得血红,在灵蛊婆婆手上不断翻滚,嘶鸣。
  半柱香后,一只拇指大小的血红色飞蛾从灵蛊婆婆手上飞出,想要离开。
  灵蛊婆婆嘴中低吟几声,念作咒语,用秘法将血蛾控制在周身飞绕。
  灵蛊婆婆转身,对何应求笑道:“此法已成,还请何小真人与我一同前去寻找王新明公子。”
  何小真人?
  “哼!”
  何应求冷哼一声,但是没有拒绝。
  王老爷见状,连忙组织人马,要一同前去。
  这时,一直躲在众人身后的中年道士探出身来,吞吞吐吐道:“王老爷,既然已经寻到王公子的踪迹,此事也没有帮上什么忙,在下深感惭愧,这就告辞离开。”
  中年道士想趁机溜走了。
  王老爷转头看向中年道士,面无表情,片刻后,突然一笑:“道长可不能走,等找回我儿,我自会给道长赠上百枚大洋。但如今尚未寻找,中途难免出现意外,多道长一位跟随前往,我心中也多一份安心。”
  “除非……道长你是没有真材实学,前来坑骗我王家!”说到这,王老爷看了看中年道士,余光暼过陈炜和胡七,脸色一沉,语气凶狠。
  中年道士忙摆手:“没有没有,既然王老爷相邀,我自然乐意一同前往。”
  就连胡七也是连忙点头。
  这位王老爷手底下人手众多,更有枪械在手,他就是有狐仙奶奶撑腰,也是不敢得罪的。
  陈炜见状,也是无所谓的点了点头。
  机缘巧合见到了年轻版本的何应求,他正想和何应求多待一段时间,看能不能借机打探到僵尸王将臣的消息。
  王老爷见几人点头同意,脸上又恢复了豪爽的笑容:
  “既然如此,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启程!”
  ……
  一行人浩浩荡荡,跟随空中飞舞的血蛾,
  向着大山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