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陈炜还没走到门口,就有人拦下了他,
  “站住,干什么的!”一个强壮门丁从侧方走出,挡在了陈炜面前。
  陈炜说明来意以后,很快就被请到了一个小院子里。
  到了大厅之后,陈炜发现并非自己一人。
  大厅里主位两座,侧旁左右各有三个座位,此时正有三人坐在座上,听见有人进来,纷纷抬头看来,
  见不是王老爷子,又各自低下下头,互不言语。
  陈伟进门,打量起分散落座的几人,
  左侧上位坐着一个老太婆,苟着身子,坐在左上位。
  另外两位是两个强壮男子,坐在右侧,一个赤膊束衣,像个樵夫,另一个穿着一身异装道衣,浑身挂满了小物件,看起来很是神秘。
  看了看,陈炜找了个左侧下位坐了下来。
  落座后,旁边忽然响起一道嘶哑阴森的声音:
  “王老爷的大院可是出了名的好进不好出,不知道小兄弟你又有什么本事啊?”
  老太婆阴恻恻说完,目光朝对面一人瞥去,若有所指道。
  陈炜朝对面二人看去,觉得有趣,
  江湖盘道吗?
  他能感受到老太婆身上的黑雾气息,看起来有些阴森。
  而对面二人,一人身上却青色气息缓缓缠绕,陈炜认出,那是一缕妖气,和之前见到过的那只山精差不多。
  另一个中年道士却是毫无修行气息,看上去宛如常人。
  陈炜此时是普通人形态,身上僵尸气息收敛,看起来倒是和那个道士一样,身上没有修行气息。
  陈炜笑了笑,拱了拱手,笑道:
  “在下练得是家传的庄稼把式,不值一提。”
  “原来是个臭练武的。”对面一人嗤笑站起,正是那异装道士。
  这中年道士放下杯子,站起身来不屑的看了陈炜一眼,直接对着老太婆怒目而视:
  “你这个老东西,从我过来就一直偷偷打量我,是什么意思!莫不是看上了你家道爷?我呸!”
  “嘿嘿嘿……道士脾气不小啊,是又如何?”
  老太婆先是一愣,发现中年道士找上自己,阴森一笑,却是直接认了下来。
  陈炜默默挪了挪自己的凳子,让自己离老太婆远一点。
  ……年纪太大了。
  中年道士被一个老太婆挑衅,火冒三丈,碍于在王家大府内,咬牙放下狠话:
  “死老太婆!等着!出了王家大府,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陈炜眼神诡异看向他,默默的又往后挪了挪凳子,离两人都远了一点。
  道士和老太婆忽然沉默,齐齐盯向陈炜。
  我们对阵,你一直往后远离,
  几个意思?
  ……
  “大家都是同道中人,诸位还是不要剑拔弩张,这里是王家大府,王老爷的脾气可不太好。”
  赤膊壮汉忙站出来打圆场。
  老太婆阴恻恻一笑:“胡七,他们可不是同道中人。”
  “那也与我们无关。有没有本事我们说了不算,王老爷心中自有定数,灵蛊婆婆你在王府还是安分一点!”
  那叫胡七的男子知道灵蛊婆婆的意思,却是不愿多事,沉声回道。
  原来两人居然认识!
  灵蛊婆婆坐回座位,看了眼中年道士,又看了看陈炜,心中冷笑。
  一个假道士!一个武夫!
  真是世道乱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都出来了!
  中年道士听到胡七对老太婆的称呼,好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变了变,居然没有继续追究,冷哼一声,脸色难看的坐了下来。
  ……
  陈炜默默把凳子挪回原位,心里明白,他这是被人看不起了。
  也是,练武哪有修行好玩!
  习武之人只会呼呼哈哈,
  修行之人抬手就是特效!
  没得比。
  想了想,感觉胡七较好说话,陈炜冲他拱了拱手,问道:
  “这位胡大哥,不知道王老爷何时过来?”
  这个王新海王老爷,谱还挺大!
  家里出了这么档子事,儿子都失踪了!
  想必心里此时都急得冒火了,现在有能人异士闻讯赶来,居然把人晾在这里。
  而且看情况,胡七几人在这里也等了不少时间了。
  胡七仿佛看出了陈炜的想法,自嘲笑了笑:
  “小兄弟不必多想,咱们这些人说白了就是为了那百枚大洋的悬赏才来的,也不确定有没有真本事,王老爷自然不会上心。”
  “听说王老爷已经亲自去请了附近有名的茅山道长,今日便能赶回。所以我们今日才过来聚集王府,等候王老爷。小兄弟和这位道长能今日过来,却是赶巧了。”
  “茅山道长?”
  “茅山道长!”
  陈炜好奇询问的同时,另一道声音更是惊诧响起!
  陈炜转头看去,那名中年道长听到胡七的话,惊诧站起,显然事先并不知情。
  左右打量了一下,中年道士拿起桌上的道披,搭在肩上,冲几人尴尬笑了笑,转身想要离开。
  然而他刚刚走到门口,门侧闪出两名男子,拦下了中年道士。
  中年道士好言好语,推脱道馆有事,改日再来,两名男子却无动于衷,并不放他走。
  中年道士无奈,只得转身回来。
  中年道长坐回原位,坐在凳子上,双手摩擦大腿,低头不再言语。
  却是没有了刚刚的嚣张跋扈。
  完蛋了!
  中年道士心里叫苦。
  听对面胡七和灵蛊婆婆的对话,他可能真的碰上了修行之人了!
  灵蛊婆婆的名号他听说过,传说中养了一群鬼婴,为人凶狠残暴,杀人不眨眼。
  没想到他刚刚叫骂的老太婆居然就是灵蛊婆婆!
  死定了!
  就算不死,茅山道士一来,肯定也会识破他!
  天道有轮回,没想到冒充茅山道士坑蒙拐骗这么多年,今天要和正主见面了!
  以王老爷的做风,伪装被人点破,他今天肯定要栽在这王家大府里了!
  左右都死定了!
  ……
  陈炜看着中年道士局促不安的样子,心中无语。
  他还以为这道士气息不显,说不定是位隐藏的高人呢,没想到真是骗子!
  既然是骗子,陈炜也不再把心思放在他身上,侧身和胡七继续聊天。
  胡七回答刚才陈炜的话:
  “没错!就是茅山道长,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毛小方?”
  陈炜一愣,
  谁?
  毛小方?
  哪个毛小方?
  陈炜也呆住了!
  你是说那个道法高深,独闯阴阳,被称作僵尸克星的僵尸道长!
  毛小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