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陈炜道:“说自首有些不太恰当,我要你抓我邀功。”
  “你疯了吧!”
  曹斌愤怒摔门下车,指着陈炜骂道。
  陈炜指了指后边因为曹斌,差点撞上来的车,车主探头出操着方言骂人,耸了耸肩:“我们要不要换个地方谈?”
  曹斌抬头朝着骂人的车主瞪去,常年积累的气势爆发,车主骂人的话顿时卡在嗓子眼,吞吞吐吐说不出话,左右看了看,从心的把头收了回去。
  曹斌眼神冰冷的瞪了坐在副驾驶的陈炜一眼,哼了一声,不再言语,启动车辆,两人离去。
  魔都广贸大厦,天桥上,
  夜色的魔都景色依旧迷人,稀疏的车辆在马路上穿梭。
  月光皎洁。
  两人趴在桥边抽着烟,看着眼前车水马龙,霓虹闪烁,曹斌弹了弹烟灰,一时竟不知从何问起。
  “知道我为什么不抓你吗?”曹斌道。
  陈炜很诚实的回答:“因为你抓不到我。”
  曹斌无语,装作没听到的样子,继续道:“我是警察,你是药贩子,按道理,咱们应该是对手。但你和我很像,有着相同的行为准则,我们是一类人,所以我们成了朋友。”
  “我可以为了我心中的准则,放弃抓捕你的功劳。”
  “你呢,又是为了什么自首?你怕了?”
  “没怕。”陈炜心中无语,吐槽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算了,他是警察,给他个面子。
  “那为什么自首!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等着你的药救命吗!”曹斌情绪突然激动。
  他心中很是复杂,陈炜做出这样的决定,站在警察立场他应该高兴才对,可是他的心中此时却有些失望。
  那是一种无话不谈的朋友,长大后却分道扬镳的失望感。
  “正是因为这些病人,我才选择自首。”
  陈炜看着远处的高楼大厦,吐了口气,看向曹斌,好笑道:“你真以为我是无所不能的吗。”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被抓住,病人们又该指望谁呢?”
  曹斌沉默不语。
  “我要你去帮我找一些媒体,把我的事迹宣传出来,而且是正面宣传。”陈炜继续说话。
  曹斌疑惑的抬起头,他感觉自己仿佛明白了什么,但又没有完全明白。
  陈炜笑道:“让国家看到我们。”
  “看到这十几万的白血病患者的处境。”
  曹斌眼睛瞪大,
  他懂了!
  陈炜居然敢……可是,如果真的成功了,或许真的可以……
  曹斌神色复杂,看了看陈炜,确认他不是开玩笑,凝重的点了点头。
  “所以我才让你抓我。如果让你那帮同事抓了我,我感觉自己有点吃亏。”陈炜笑道。
  曹斌翻了翻白眼,转身离开。
  陈炜一个人站在天桥上,风渐渐变大,吹得陈炜的衣服猎猎作响,看着远处的鱼肚白,此刻他的情绪也是有些波动。
  刚刚成为僵尸时,尸毒入体的痛苦让陈伟至今记忆犹新,如今过了半年多,仿佛如昨天一般。这般看来,想必血瘾的效果也比僵约原剧中表现的要更加强烈。
  如今尸王果效果即将消失,他怕下一次,自己血瘾爆发,就会影响了自己的性情,狂性大发,吸干了追捕自己的便衣警察的鲜血。
  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所以药神原剧情中的结局,成了他最好的选择。
  当然,与原来不同,他做了一点点改变。
  ……
  魔都市第一法院。
  法庭上,此时正进行着一场官司,旁听席下,坐满了人。
  根据警察局的说法,这次重大案件,必须让全社会关注到,看到触犯法律的后果,所以此时有许多媒体在场,甚至还有电视台现场直播。
  陈炜此时坐在被告席上,安静听着瑞士诺瓦公司代表的代表律师讲辩护词:
  “我要提醒审判庭注意,是诺瓦公司救了白血病人,不是印度仿制药,更不是被告。被告的行为,导致了全国性的假药泛滥,严重违反了国际版权法,被告人必须予以严惩。”
  “我的陈述完了。”诺瓦律师看向法官。
  陈炜抬头看了眼律师旁边的瑞士格列宁代表赵立忠,对于这个人他当然认识。
  赵立忠此时看到陈伟看向他,露出了一个肆意的笑容,盯着陈炜的目光里有痛恨,有愤怒,更多的是对敌人终于伏法的畅快。
  陈炜翻了翻白眼。
  法官点头,对着陈炜的律师示意道:“辩方律师。”
  这位律师是曹斌帮他请的,听说是业内资深律师。
  律师起身陈述:
  “我的当事人虽然触犯了法律法规,但半年多来,有上万慢粒白血病病人,是通过他购买的药,保住了性命。格列宁在全球的定价如此高昂,多少病人倾家荡产也负担不起,试问他们这么定价,真的合理吗?我们必须要清楚,陈炜的主观意愿是救人,而非盈利。”
  “我的陈述完了。”
  法官看向陈炜,按照流程问道:“被告,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如果没有的话,我们休庭十分钟,十分钟后宣布审判结果。”
  陈炜沉默片刻,缓缓起身,向四周看了一圈,目光朝摄像头停留的时间稍长,他看向法官,语气平静道:“我犯了法,我认罪,该怎么判我都没话讲。”
  陈炜转身指向旁听席:“但是,看着这些病人,我心里难受,他们吃不起天价的进口药,他们就只能等死,甚至是自杀……”
  此时镜头转向旁听席,旁听席上,很多病人默默流泪,吕受益和程勇也在,两人甚至放声大哭。
  陈炜眨了眨眼,心里暗道:戏过了老铁!
  电视机前,因为警察局的宣传,此刻也有许多人关注着这场案件。此时的他们心中也不禁生出一种心酸和感动。
  陈炜接着道:“瑞士诺瓦公司的行为,在国际上也引起了许多人的抵抗,只是我们并不知道。”
  “此前,已经有来自各个国家一百二十余名医生在美国杂志《血液》上声讨格列宁药价过高。”
  “我讲这些,是希望社会上的人们和我一样关注慢粒白血病这个群体。他们如今活着的每一天,都是水深火热。”
  “当然,我相信,今后会越来越好的,只是希望,这一天早一点到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