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这是怎么回事?将臣对这个鸡做了什么?
  陈炜脑子一时有些浆糊。
  僵尸鸡见被发现,打了个低沉诡异的鸣,鸡爪刨地,黝黑泛着冷光的爪子一抓,石块碎裂。
  僵尸鸡展翅朝陈炜扑来。
  陈炜吓了一跳,转身就跑,见势不妙,走为上策。
  陈炜快,僵尸鸡更快,不过刚跑几步,脑后一阵破空声传来,陈炜迅速低头躲闪。
  抬头一看,僵尸鸡居然飞到他面前,漆黑鸡爪闪着妖异的光芒,一爪又抓碎了身下巨石。
  好厉害!
  陈炜反身撤退,僵尸鸡继续飞扑攻击。
  “呼……呼……好厉害……”陈伟止住脚步。
  几个回合下来,僵尸鸡堵在了陈炜和洞口之间,断了陈炜的出路。
  僵尸鸡转身继续默默盯着陈炜,蓄势待发,准备下一波攻击。
  陈炜被堵住前路,逃跑不得,也仔细打量起眼前的僵尸鸡?
  山洞一时间静寂下来。
  陈炜边估量僵尸鸡的攻击力,一边想着突围的办法。
  然而僵尸鸡却等待不住,再次飞扑而来,鸡爪再次亮起黑色光芒。
  陈炜有些恼火,
  才刚刚体会到僵尸的强大,就被一只僵尸鸡追的逃跑。属实有些丢脸面。
  “我现在也是僵尸,不一定比它弱……”
  陈炜握了握拳头。
  他停了下来,脸色冷肃,眼神凛冽。
  面无表情转回身,紧握右拳,
  拳骨发出咯吱的声响。
  僵尸鸡速度不减,迅猛扑来,
  陈炜抬手,
  挥拳!
  对着僵尸鸡迅速一拳正面回击了过去。
  他能感受到这只僵尸鸡身上有寒冷尸气,并且很浓烈。
  但是,没他强!
  “咚!”
  “嗝…嗝…”
  一拳砸在僵尸鸡身上,僵尸鸡咚的砸在地上,直接打的倒飞回去,在地上摔了个滚,发出低沉的打鸣声,转身欲逃。
  陈炜得势不饶鸡,几步赶上,把鸡锤在地上后一拳又一拳猛烈锤击,这是他变身时体会到自己拳头强硬后,想到的最佳攻击方法。
  僵尸鸡在陈炜拳下发出悲鸣,声音渐渐低沉消失。
  陈炜停下拳头,站直身体,俯视着地上抽搐的僵尸鸡。
  咦?居然还没死!
  僵尸鸡在地上抽搐,居然在用一种缓慢而稳定的速度恢复着。
  “饶……饶命。”
  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
  陈炜瞳孔一缩,低头看到居然是僵尸鸡发出声音,
  只见僵尸鸡身形变幻,居然变成了一个男子。
  男子趴在地上一阵咳嗽,吐出一颗果子。
  卧槽!你到底是僵尸还是妖怪啊!
  陈炜后退一步,看着眼前玄幻的一幕。不过他都变成僵尸了,世界上有妖怪倒也不奇怪。
  原剧情中,60年后,青蛇白蛇在都市开酒吧呢。
  “你是谁?”陈炜问道。
  “小妖是山中精怪,在山中已经修炼百年。”男子有问必答。
  居然真的是妖怪。
  “我被人类天师追杀,逃入山洞,误食了尸王果,所以失了神志。”男子苦笑。
  “尸王果?”陈炜抓住了重点。
  “尸王果是受僵尸王尸气侵染的一种果实,传说只存在于僵尸王将臣沉睡之地。是一种天材异宝。”
  “尸王果有什么作用。”陈炜刨根问底。
  “尸王果有很多作用,是阴寒属性天材地宝。可以使妖怪功力大进,也是修士炼制丹药的珍稀材宝,凡人吃了也可以起死回生,力大无穷。”
  “而且,尸王果也可以作为将臣后裔的食物,压制血瘾。一枚尸王果,可抵一月血食。”
  男子抬头奇怪看了陈炜一眼,心说你不就是为了尸王果来的吗!我都看出你是僵尸了,你还装什么?
  “尸王果属性阴寒,对寻常妖怪无碍。却是和我属性相冲,我本体是只大公鸡,天性属阳。且修行不到百年,法力低微,一时不察,被尸王果侵染了神识,做出攻击阁下的事情。”男子苦笑道。
  “是吗?”
  陈炜不嫌脏,捡起没有被男子消化的尸王果细细打量。
  阴寒尸气果然都在这颗果子上,男子身上现在只剩下另一种气息,那大概就是妖气了。
  男子有些不舍的看了眼尸王果,自从他知道将臣再此山洞沉睡后,就打起了尸王果的注意。
  却又不敢入洞惊醒尸王,只能苦苦等待十几年。前些天终于等到时机,趁着将臣被天师追杀,进洞寻到了尸王果。
  惊喜之余,直接吞了一颗原地卧伏炼化。
  要知道一颗尸王果足足可以增长一年道行。
  这山洞尸王果足足百枚,如果全部炼化,他肯定可以踏入两百年道行,成为正式的小妖怪!
  现在百年道行的它不过区区山精罢了。
  然而,没想到尸王果劲道太猛烈,它又道行低下,居然险些被同化成僵尸。
  不过它也是一时不察才被侵蚀神志,若是再来一次,以它的法力还是可以压制尸王果的阴寒尸气的。
  但眼下将臣后裔回来了,大概是要收回尸王果的吧。
  “这些尸王果还有吗?”陈炜问道。
  “有的有的,洞内还有好多。”
  男子垂头丧气。
  果然,尸王果于我无缘……
  陈炜跟着男子来到山洞深处,果然寻到了尸王果,尸王果在山洞角落长了一片,陈炜采完发现居然有99枚。
  加上男子吐出来的1枚,刚好百枚。
  而将臣在这里沉睡也刚好百年。
  陈炜若有所思,又从男子处打听了些消息细节,把那枚被男子吐出来的果子扔还了回去,打发了这个山精离去。
  山精失而复得,好歹又得到一枚尸王果,生怕陈炜反悔,
  直接化回原形,
  变作一只大公鸡扑棱扑棱飞走了。
  陈炜无语,
  转身用衣服包住剩下的九十九颗尸王果,打了包裹。陈炜也想起了这个山精是谁,这不就是原剧情中被马丹娜偷看洗澡,追杀询问将臣下落的大公鸡精么。
  不过,陈伟看了看手里的包裹,露出一副如释重负的笑容。
  一枚尸王果,居然可抵将臣后裔僵尸一月血食!
  真是解决了燃眉之急。
  他正愁自己该怎么填饱肚子呢。
  变身僵尸之后,他感到身体越发空虚,对鲜血的渴望更是从内心深处浮现。
  陈炜来到洞口,确认山精已经离开。
  在洞口站了一会,
  再次将洞口堵死,返回洞内。
  陈炜从包裹取出了一颗尸王果,细细打量着,却看不出所以然。
  但直觉告诉他,这颗果子没有危险。
  陈炜张嘴直接将果子扔进口中,牙齿一咬,果子崩裂,一阵清凉气息扩散口腔,顺着食道,沁入心脾。
  “哇,好凉!”
  陈炜打了个机灵,一阵满足感油然而生,身体终于放松下来。
  犹如进入贤者时间。
  这就是尸王果的功效吗?陈炜默默感受着身躯的变化。
  尸王果并没有让陈炜的僵尸状态更加强大,但是那种心底的饥饿躁动却消失不见了。
  并且这种感觉还在持续。
  静心感受,确实可以维持将近一月时间。
  ……
  太棒了!
  握紧了包裹,陈炜终于露出了开心点笑容。
  98枚尸王果!
  98个月!
  八年多的时间!
  够了,八年多的时间够做许多事情。
  陈炜先前最担心的就是,自己做僵尸无法迈出第一步,就被迫吸血,养成血瘾,
  之后不得不狩猎人类为生,
  最终脱离人类,变成一只彻头彻尾的僵尸。
  但有了尸王果做缓冲期,他便有时间了解僵尸与人的不同了。
  也能在僵尸和人类中找到一个平衡点。
  ……
  陈炜站起身来,活动了下筋骨,离开了山洞。
  心情愉悦的他甚至蹦起了崖,
  就这么一跳十几米高度的下了山……
  ……
  三天后,红溪村。
  陈炜在村尾一间空屋子暂时居住了下来。村头连着的另一个村子就是高柏晖所在的黄河村。
  红溪村经过了日寇的屠杀,彻底荒废了下来,整个村庄空无一人。
  这三天来,陈炜将村口的被杀村民一一埋葬。
  “狗杂碎!”
  陈炜咬牙切齿,心中对日寇充满了仇恨。
  这个世界有天师,僵尸,奇人异士,甚至有神佛,但对待侵略者却没有出手抵抗。陈炜以后说不得会去侵略者中大开杀戒一番。
  等我掌握好自己的力量,我会替你们报仇的。
  陈炜站在坟墓前,心中默默说道。
  也不知道况国华跑哪里去了,陈炜抬头看向黄河村。他下山之后偷偷去过黄河村,发现原剧主角游击队员况国华已经消失,只剩下对况国华表白了心意的采药姑娘阿秀,独自伤心。
  不管了,还是先掌握自身力量要紧。
  陈炜对于优柔寡断的况国华没有任何帮助的想法。
  ……
  原剧中让陈炜印象深刻的是,将臣后裔都有属于自己的专属特殊能力。
  如况天佑的“超速度”,金未来的“手势手枪”,堂本静的“梦境杀人”等。
  这也是陈炜藏身于红溪村隐居的原因,他要激活自己的能力,提高自己的存活率。
  毕竟这个世界连观音和如来都存在!
  …
  陈炜返回屋中,又从包裹里取出了尸王果。
  虽然山精没有说,但服用过尸王果的陈炜隐约感受到,尸王果或许有着唤醒僵尸异能的功效。
  陈炜盘膝而坐,静气凝神,心神入定,内视感悟。
  果然,
  那种感觉再次浮现。
  脊髓深处,一阵蠕动,仿佛孕育着什么。
  但不管陈炜怎么心力触碰,却怎么也拨弄不动那股力量。
  陈炜睁眼,看着摆在旁边的尸王果,毫不犹豫服用了一枚。
  不够……
  两枚!
  三枚!
  ……
  五枚!
  ……
  八枚!
  足足服用了八枚,加上之前服用的,总共九枚!
  陈炜终于感觉到那股奇异力量顺着脊髓直冲大脑,随后扩散全身。
  轰!
  陈炜大脑一阵轰鸣!
  成了!
  陈炜神色一喜,
  意识海中,一种金黄色的力量漂浮溢散,充斥满了整个意识空间。
  心神微动,金黄色能力缓慢浮动,朝中心凝聚,旋转。瞬间形成了一个金色漩涡。
  漩涡犹如一道门户静静伫立在意识海中。
  陈炜仿佛明白了。
  意识幻化成一个小人,漂浮到金色漩涡面前。
  伸出右手,深入漩涡,轻轻一推。
  瞬间,
  金色漩涡爆发,意识海光芒溢散,识海中被金色光芒完全充斥。
  陈炜一惊,意念瞬间退出意识海,在现实中睁开双眼。
  只见眼前一切仿佛按下了暂停键。
  世界瞬间停止,
  然后如破镜般碎裂……
  陈炜身前一片金色漩涡浮现,一股吸力传来,把陈炜吸入漩涡之中。
  ……
  时空轮转。
  陈炜踉跄几步,止住身形,扶住旁边栏杆。
  抬头一看,
  愕然发现,自己竟然已经从破小房屋内,来到了一条斑马线街道上。
  只见眼前,
  高楼大厦,霓虹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