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夕阳西坠,暮色黄昏。
  陈炜对山林不熟悉,只能顺着下山的路原路返回。
  天色暗淡了下来,陈炜的视野渐渐看不前方景色,速度变得缓慢,沿着山路方向凭着记忆按图索翼。
  来到这个世界才刚刚几个小时,陈炜却感觉时间仿佛已经过了很久,刚摆脱困于荒山的迫境,之后赶山路要在天黑前下山,结果又碰到鬼子……
  发生的一系列的事,让陈炜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都很是疲惫不堪。
  陈炜缓缓行走在山上,紧握着手里的刺刀步枪,用刺刀探着山路,走走停停,耳听八方。
  手里的枪,给了陈炜安全感和上山的勇气。
  “喝!”
  “啊!”
  “杀!”
  不知走了多久,约在半山腰处,
  前方隐约传来打斗喊杀声。
  陈炜悄悄猫过去,躲在一个石头后面,探眼看去,正看见两人在打斗。
  一把大砍刀,一把武士刀。
  一名游击队员,一个是日军少佐。
  两人从岸上打到溪里,鲜血染红了溪水。又从溪中打到岸上,满脸污血,却不管不顾,只攻不守,刀刀致命,不死不休。
  陈炜看了一阵,心中凛然。
  却也不敢贸然出现帮忙,这次倒不是懦弱,只是他知道,纵然手里有步枪刺刀,出去加入战局也只是添乱,给游击队员制造负担。
  这两人都是高手,他插不上手。
  陈炜只能将步枪上好膛,瞄准日本少佐,默默等待时机。
  两人从黄昏打到黑夜,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般,借着月光,持续打斗着。
  终于,游击队员一招踢中日军少佐,日军少佐伤势爆发,一时不能站起。
  游击队员紧握大刀,一步步上前,俯视着眼前的仇人,国仇家恨涌上心头,看着地上终于惊慌了的日军少佐,缓缓抬起了手中大刀。
  石头后面的陈炜默默松了口气。
  砰!
  这时,突然传来一声枪响,从侧方突然出现一个鬼子,手里劫持着一个小男孩,应该是山下村庄的孩童。
  “况大哥,救我…”小男孩在鬼子手里挣扎着,却挣脱不出。
  鬼子拖着小男孩来到游击队员身前站住,将小男孩挡在身前,用手枪顶着小男孩的后背。
  地上的日军少佐残忍的笑了笑,拄着武士刀缓缓做了起来。
  “你要杀就杀我,别用孩子来威胁我。”
  游击队员无奈愤恨道。
  “好!”
  鬼子说完,却直接开枪杀了小男孩,血花从小男孩胸前迸发,浸湿了衣衫。
  小男孩缓缓倒下,没了力气喊救命,眼神渐渐暗淡,生命缓缓流逝。
  游击队员怒发冲冠,提刀向鬼子冲去,鬼子抬手又是一枪,游击队员中枪,用尽最后的力气将刀甩出,扎进了鬼子心脏。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仅剩的日军少佐站立起来,提着武士刀凶狠喊叫着,向中枪倒下的游击队员冲去。
  陈炜抬枪对准日军少佐,猛地扣动扳机就是一枪。
  然而因为第一次用枪,被后坐力顶的打了个空,没有打中日军少佐。
  但是枪声响起,还是吓得日军少佐停下了脚步。
  陈炜从石头后面缓缓走出来,看了眼中枪倒地没了声息小男孩,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游击队员,游击队员此时艰难转头,也看到了陈炜。
  四目相对,陈炜什么也没有说,游击队员却懂了眼前这个青年眼神中的意思:
  交给我吧。
  陈炜看着眼前的日军少佐,面无表情,手中步枪遥遥对准他,缓缓扣动扳机。
  日军少佐神色惊慌,转身就要逃跑,一阵破空声却从他身后传来,日军少佐惊慌转身,却看见一个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的人居然凌空踏步飞掠而来。
  轻功?!
  陈炜也是愣住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神仙世界!
  而早已精神紧绷的日军少佐,被这种情况彻底刺激崩溃,陷入疯狂,双手持刀猛地刺中了冲他而来的神秘人。
  神秘人猛地发狂,双手扼住日军少佐,仰天长啸,张嘴向日军少佐脖子咬去,居然吸起了血。
  这是……僵尸!
  陈炜心脏一窒,汗毛耸立,也被眼前情况惊呆了,这个世界居然有僵尸!
  陈炜屏住呼吸,缓缓退步,想要退回巨石后面,眼神紧盯着前面的吸血画面。
  僵尸三两下吸了几口日军少佐的血,狂性大发,随手将日军少佐一甩,扔下山崖,居然向陈炜扑来。
  陈炜脚步一停,扣动扳机,一枪直接打中僵尸面门,僵尸身躯猛顿,随后仰天长啸,居然更快速的向陈炜扑来。
  我命休矣!
  心有不甘抬手又是一枪,却根本对僵尸不起作用。
  陈炜转身逃跑,刚跑到巨石后面就被僵尸追上抓住,随后脖颈猛的一痛,陈炜感受着身躯里鲜血迅猛的流逝,大脑一阵空白。
  这僵尸有口气,
  真臭!
  鲜血被吸了小半,陈炜被扔弃在巨石后,僵尸又向着倒地的游击队员和小男孩走去,扶起两人依次吸起了血。
  “将臣!哪里逃!”一个声音突然出现,随后衣诀破空而来,居然是个年轻的女天师。
  女天师看着眼前被咬了的游击队员和小男孩,咬牙切齿道:
  “今天我不抓住你,怎么对得起毛道长!”
  随后双手甩出一叠符咒击中僵尸。
  僵尸猛地一顿,符箓在身上爆炸,僵尸惨叫一声,转动头颅左右看看,居然没有攻击女天师,反而转身迅速逃走。
  女天师显然也没想到,这传说中的僵尸王将臣居然这么怂,见到她居然一逃再逃。
  女天师看了眼地上被咬的两人,心中纠结,又多了两个僵尸。却是因为角度关系,没有看到巨石后面被咬的陈炜。
  除草要除根,这次发现僵尸王将臣实属不易,要是被他逃掉,以后还不知何时能寻到。
  女天师暗自寻思,下定了决心,还是先除掉僵尸的源头重要,至于这两个,女天师低头看了二人一眼,等除掉将臣再来消灭也不迟。
  心中想好定策,女天师也不迟疑,运起轻身术,脚步一点掠去十几丈,凌空踏步向将臣追去。
  片刻,又是一阵脚步声响起,听声音至少两三人,脚步在不远处停下。
  随后是一阵沉默。
  又有人来了?是谁?陈炜感受着虚弱的身体渐渐失去知觉。疑惑想着,想转头看一看,却是没有一丝气力,动弹不得。
  “只差一点点就可以改变历史了,是谁的错!”
  一个声音响起,仿佛在质问旁边的人,语气冷漠无情。随后脚步声远去,声音主人离开。
  “发生了什么?”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是高柏晖,陈炜分辨出声音,心中放松下来,感慨高大哥命真大。
  高柏晖走到先来者面前,看了眼现场情况,慌张转身欲走。
  “高柏晖,你如果走,我就打断你的腿!”一个女声响起,居然和之前的女天师声音有几分相似。
  高柏晖止住脚步,苦笑着转过身来。
  “我有办法救珍珍了。”随后声音对着她的伙伴说道。
  陈炜之后又听到他们说了些什么,却听不太真切。鲜血流逝带来的大脑晕眩,还有僵尸毒侵染蔓延全身,让陈伟的意识在疼痛中陷入了沉睡。
  天师,僵尸,将臣,历史,珍珍。
  好熟悉啊。
  ……
  痛!
  好痛!
  陈炜猛地从床上坐起,仿佛做了一场噩梦,大口穿着粗气,浑身冷汗直冒。
  他梦见自己被僵尸咬了,身体感染尸毒,犹如万蚁蚀骨,剧痛无比,变成了不人不鬼的怪物,到处杀人吸血减轻痛苦。
  “咦,陈兄弟你醒了!”高柏晖听见动静,推门而入。
  “高大哥……”陈炜打量着四周,桌子,椅子,衣柜,一个书架,还有身下这一张床,其他的就没什么了,堪称家徒四壁。
  “哎呀,陈兄弟你可算醒了,你都睡了两天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高柏晖倒了杯水,递给陈炜,关切问道。
  “没事啊。”陈炜感受了下身体,晃了晃胳膊,疑惑道。“居然睡了两天吗,看来是我在山里迷路,下山后太疲惫了吧。”
  “不是呀,是我把你背下山的。”高柏晖后怕道:
  “前天你在巨石后面昏迷,幸好我发现了你,把你背了回来。”
  “什么!”陈炜猛地顿住,抬头看着高柏晖,不可置信问道:“我在巨石后面昏迷了?!”
  陈炜抬手摸了摸脖子,没有摸到牙洞,急切问道“你…那你有没有看到…僵尸。”
  高柏晖一惊,道:“你也看到了,我也看到了那个怪物,马姑娘说那就是僵尸呢!”
  真的有僵尸!
  陈炜有些失神,端着水杯,坐在床头呆滞着。
  不对啊,那我被咬了,为什么没有变成僵尸呢?
  “马姑娘,哪个马姑娘?”陈炜仿佛抓住了什么,转头问道。
  高柏晖兴奋道:“就是马丹娜马天师啊,很厉害的,她前天直接在山上把怪物赶跑了!”
  马丹娜?
  陈炜晃了晃头,感觉越来越熟悉了,还有昏迷前听到的珍珍,将臣,历史等等。
  之前高柏晖好像也在!
  “高大哥,之前在山上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他们是什么人?”
  “我也不知道啊。”高柏晖挠了挠头,憨憨道。
  “但是他们给我留了个字条,说是要我交给我孙子,真是的,我这么年轻,哪来的孙子呢”。
  高柏晖转身从衣柜里取出个包裹,拿到床边打开,取出一个折叠的布条,里面写了字迹。
  陈炜接过字条,眼神撇了眼包裹,却是一愣,那个是……摄影机?
  这个年代居然有摄影机,陈炜头皮发麻,感觉自己脑子要炸了。
  陈炜双手微微颤抖,把摄像机拿了出来。
  外表看起来很新,摆弄了一下,居然还能开机,
  陈炜调取历史,
  里面出现了一段录像。
  不顾旁边高柏晖惊奇的问东问西,陈炜急切打开了录像。
  录像不长,不过几分钟,
  看完录像,陈炜关闭了摄像机,沉默不语。
  ……
  他终于知道这是哪里了。
  不是纯粹的民国,这居然是个电视剧世界。
  这部电视剧他小时候看过:
  《僵约》。
  这个摄像机是六十年后的女天师马小玲穿越过来落下的。
  同行的还有况天佑和山本一夫两个僵尸,也就是之前被将臣咬了的游击队员和日本少佐!
  他们穿越过来要合力击杀将臣,
  不过看起来,他们好像失败了。
  陈炜摸了摸自己的脖颈,脖颈处光滑如初。但他明白自己确实已经被咬了,咬他的就是僵尸王将臣。
  陈伟心绪驳杂,
  我居然成了将臣后裔,一个二代僵尸。